北京警察害死孫敏 偽造現場(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北京中共不法人員綁架了內蒙古法輪功學員孫敏之後,將孫敏迫害致死,並製造了假屍檢報告、偽造了孫敏跳樓致死的假現場。孫敏是在丈夫武陽被綁架之後遭中共綁架的。武陽在北京發放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的「神韻晚會」光盤時遭到綁架。


孫敏


孫敏遺體

武陽與妻子孫敏,是內蒙古赤峰市大法弟子,為躲避當地中共不法人員的騷擾與迫害,流離失所到北京,居住在豐台區角門。2009年4月22日上午約九點多鐘,武陽在北京宣武區某鞋城發放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的「神韻晚會」光盤,被保安惡意誣告,宣武區牛街派出所不法人員綁架了武陽。

為使家人、房東等人不受不法人員的株連與騷擾,不使他人正常的生活遭到破壞,武陽只說自己發「神韻光盤」二千多張,沒有說自己的姓名及家庭住址等情況。但不法人員大概採用了特務的技術手段,通過武陽與妻子孫敏通話的手機及其他信息定位,找到了武陽和妻子孫敏的住址。在當日的下午,也就是4月22日下午也將武陽的妻子孫敏綁架到宣武區公安機構。並在4月22日下午三、四點鐘逼問武陽時,在其他房間也在逼問孫敏。據知情人說,他們二人都沒說出姓名、原籍,一直是「零口供」。不法人員把孫敏迫害致死。

高精度圖片
孫敏和女兒

高精度圖片
武陽和女兒

迫害死孫敏後,北京公安對外卻稱孫敏是跳樓「高墜死亡」,委託北京盛唐法醫學司法鑑定所作孫敏的「屍表」檢驗,來證明孫敏符合「高墜死亡」。孫敏屍體有明顯的電刑具、鈍器等傷痕,但「屍表檢驗」把所有銳器、鈍器所造成的外傷都說成「挫傷」, 把大傷說小,不明顯外傷不提,只作「屍表」,不作內傷鑑定,僅用肉眼都能看的很清的屍表來說明死亡原因,達到符合「高墜死亡」的目的。為混淆視聽,推脫責任,北京公安還到孫敏和武陽居住的樓下製造了「高墜死亡」的假現場。

在豐台區公安給家屬的「死亡人員通知函」中稱:「2009年4月23日1時30分,在北京豐台區角門西裏晨新園小區19號樓南側樓下發現孫敏高墜死亡。根據相關規定和要求,按程序處理死者善後,請該人家屬接函後速來京處理此事或與我局聯繫。聯繫電話:010-88249210 010-88248330 聯繫人:王增斌 」。 家屬見到「死亡人員通知函」中的聯繫人王增斌,據王說,孫敏死亡之前的事是宣武區警察操作的,孫敏死亡後,他作為管片的公安局警察被叫去現場的。他說宣武區警察4月22日晚上22點到23點間來到武陽與孫敏的住所,敲門後孫敏開門,發現不認識就關上了門。約10分鐘左右,宣武區警察在樓外發現孫敏已墜樓死亡。而在「北京盛唐法醫學司法鑑定所」出具的「屍體檢驗報告書」中,又提供了孫敏的另一死亡時間:「據北京市公安局豐台分局程羲同志介紹:2009年4月22日23時許,孫敏(女、39歲、身份證號 150402196709180323)在北京市豐台區馬家堡角門西裏19號樓6-502室樓下被發現死亡。」以上文字記載與口頭所述的孫敏死亡時間就有三個,因為孫敏真正的死亡時間是不可告人的,孫敏根本不是跳樓而死,所以他們各說不一。

據北京豐台區角門一帶的知情人說,4月23日0時左右,一向偷偷摸摸、不穿警服、不漏身份、不被人知曉的抓大法弟子的公安人員,來到豐台區角門西裏晨新園小區,稱是宣武區公安,不知武陽的名字,只帶了武陽的照片,說他們已確知此人居住在該小區,但卻不知是哪樓哪戶,故作聲勢找物業,物業就讓保安帶他們到那照片上的人住的房間門外,保安離去。約十多分鐘,宣武區公安便在樓的另一側「發現」了「高墜現場」,稱在武陽居住的19號樓6-502室樓下發現有屍體,是裏面的人跳樓了。但是,宣武公安沒有實施搶救,等豐台公安來到,又等公安局領導來到,照了現場照片,就把屍體拉走了。

其實孫敏是甚麼時間被迫害致死的,總之是被迫害致死了,而不法人員為何要把時間推後在深夜?是由於選擇製造假現場的時間在深夜最合適,可以避免他人看見其如何製造假現場。很顯然,真的是有事實依據的,就會清楚,而假的沒有依據,各說各的,越扯越亂,越抹越黑。

在所謂的現場照片上,看到孫敏還戴了帽子,帶了挎包,在他們登記事項中得知,包裏還帶了存款摺、銀行卡、現金、家門鑰匙……等等,一副整裝齊備的樣子。按王增斌所說,孫敏就開門看了一下就關門了,他們又沒進房間,深更半夜,光線不足,僅幾分鐘的時間,又沒看見跳樓的過程,怎麼斷定樓下整裝齊備的死者是從武陽家剛見到的人跳下來的呢?而屍檢所冰櫃裏孫敏結滿冰霜的屍體,透過厚厚的霜都能看到上軀、頭部、頸部、肩部、腕部、手……等,都有電刑具、銳器、鈍器所傷,頭髮蓬亂,又如何解釋?

據懂司法鑑定技術的人介紹,跳樓的人從樓上跳下,跳下的高度與落地的位置是可以計算的,跳下的樓層越高,落地的位置距離樓就越遠,這有一個計算比例。但從所謂的孫敏「高墜現場」照片看,屍體是在樓根下的,五層高的樓像沒距離一樣,顯然屍體是被放在樓根下的,而不是跳下來掉在樓下的。

所謂的現場照片只給家屬看了一下,家屬要複製,他們卻不許,這樣就不會被世人看到造假的漏洞了。

而在北京盛唐法醫學司法鑑定所的登記表上,登記的孫敏屍體的開始存放的「日期」是「4月22日」,司法鑑定所存放屍體處的工作人員說:「屍體直接拉到司法鑑定所存放屍體這邊,鑑定也在這裏作,22日就來了,我們就得從4月22日開始收屍體存放費。」這個時間則說明孫敏屍體在4月22日已被拉到該司法鑑定所。假現場是不法人員4月23日的凌晨趁夜深偽造的。

迫害大法以來,參與者明知不可告人,所以採用的手段是越來越隱蔽,不被人知的操作。抓人者都穿便裝;闖入家中不出示任何證件;看到的鄰居及知情人都被恐嚇不許說出,搶奪的財物不登記、不退還。最慘無人道的是江澤民「打死算自殺」 的喪盡天良的做法被這些人付諸實施,迫害死孫敏他們就是如法炮製逃脫責任的。

請知情者繼續提供更多孫敏被迫害致死與武陽被綁架迫害的事實情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