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警察害死孫敏 偽造屍檢報告(圖)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內蒙古法輪功學員孫敏於2009年4月末在北京失蹤,家人在幾天後接到北京豐台公安分局的通知,稱孫敏「跳樓身亡」。但家人在發現孫敏屍體傷痕累累後,質疑此說法。屍檢所人員也稱孫敏屍體與跳樓死亡的特徵不符。知情人士透漏,孫敏在出事前曾被公安抓到派出所。


孫敏

內蒙古赤峰市大法弟子武陽(又名武志軍)與妻子孫敏,為躲避當地中共不法人員的騷擾與迫害,流離失所到北京,居住在豐台區角門。2009年4月22日上午約九點多鐘,武陽在宣武區某鞋城發放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的「神韻晚會」光盤,被保安誣告,綁架到宣武區牛街派出所。兩天後,家屬發現二人失蹤,在北京各公安機構查找。


孫敏與武陽全家

直到4月28日,北京豐台公安分局給孫敏的家屬發了「死亡人員通知函」,聲稱:「2009年4月23日1時30分,在北京豐台區角門西裏晨新園小區19號樓南側樓下發現孫敏高墜死亡。」豐台區公安稱委託「北京盛唐法醫學司法鑑定所」作屍表檢驗,而「屍體檢驗報告書」委託屍檢的時間卻是「4月22日」,委託事項是僅作「屍表檢驗」。

屍體檢驗報告書諸多疑點

據屍檢所不願透漏姓名的人說:「這屍體不是從五層樓上跳下來死亡的,跳樓死亡的特徵不是這樣。」連普通的技術人員都說:「憑我們在這裏的經驗,一看就不是跳樓而死的。」

5月6日,家屬到豐台區見到「死亡人員通知函」中的聯繫人王增斌。據王說,孫敏死亡之前的事是宣武區警察操作的,孫敏死亡後,他作為管片的公安局警察被叫去現場的。他說宣武區警察4月22日晚上22點到23點間來到武陽與孫敏的住所,敲門後孫敏開門,發現不認識就關上了門。約10分鐘左右,宣武區警察在樓外發現孫敏已墜樓死亡。

據知情人士透漏,2009年4月22日警察綁架武陽後,宣武區公安也把武陽的妻子孫敏綁架到派出所,在當日下午三到四點鐘開始對武陽訓話時,孫敏在其他房間也被逼問。


孫敏與女兒

看過孫敏的遺體的,即使不懂法醫學的人也能發現破綻。孫敏的屍體被放在屍檢所的冰櫃裏,冰櫃是抽匣狀的,往外拉時,只能拉出一半,再多拉時就會使外邊的部份過重,整個抽匣可能從高處掉下來。所以,家屬看屍體時只能看到上身的前側,後背與下身是無法看到的。屍體上結了一層冰霜,像蒙了一層白紗,凹陷部位還積下一堆霜,很難看清真實的表部傷痕。

儘管如此,孫敏的傷由於很重,透過冰霜還是能看到許多,比如僅能看到的上身前側就有好多處傷:

一、前額:從左到右分布著呈三角狀(Λ)的血口,分布均勻,每個「Λ」型傷口間隔約1.5公分,很象頭部被箍上電刑具產生的摳到肉裏的傷痕,傷口有滲出的鮮血,整個前額都分布著這種傷。

二、頭髮:平時總是紮著馬尾辮的頭髮,已無髮結,蓬亂,明顯被揪拽過,無法理順。

三、頸部:前頸部有大面積的青紫色傷痕,像被掐過或被勒過;右耳後還分布著許多像被電棍電擊後的破皮、出血的小血口。

四、肩部:右肩部有大面積的青紫色傷痕,像被鈍器擊打過,連著後背,到底有多大面積,後背無法看見;

五、手部:右手腕部有明顯的勒傷,很像手銬箍銬的痕跡;整個手都變了顏色,青、紫、紅相間。

六、上身與前側:表皮散布著鮮紅色的片狀的痕跡,很像是電棍電擊後留下的傷痕。

七、上肢:兩上肢雖然靠近軀幹,使肢體被放入長方形的冰櫃裏,但兩隻胳膊不挨著身體,連手都是懸起來的,很像被吊掛過。


孫敏遺體


孫敏遺體

這些照片是剛見到遺體時趁有關人員不注意照下的。在穿衣服那天把屍體全部從冰櫃中抬出,家屬想照全身、前後的照片,但有關人員堅決不許。

所謂的「屍體檢驗報告書」是不實的,是有關人員為掩蓋害死人命的犯罪行為,牽強的來「證明」孫敏是「高墜」而死:把所有外傷均說成「挫傷」,把大傷說小,不明顯的傷不提,只作「屍表」,不作內傷鑑定,僅用肉眼都能看的很清的屍表來說明死亡原因,達到符合「高墜死亡」的目的。

關於孫敏被迫害致死、武陽被綁架迫害的更多情況,請有正義良知的知情者繼續調查。

附:「北京盛唐法醫學司法鑑定所」出具的屍檢報告有關信息:

京盛唐司鑑所[2009]病鑑字第274號
委託人:程羲
委託單位:北京市公安局豐台分局
委託時間:2009年4月22日
委託事項:屍表檢驗 死亡原因
簡要案情:據北京市公安局豐台分局程羲介紹:2009年4月22日23時許,孫敏(女、39歲、身份證號 150402196709180323)在北京市豐台區馬家堡角門西裏19號樓6-502室樓下被發現死亡。
鑑定人:副主任法醫師 楊玉璞 (簽名)
法 醫 師 何新愛 (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