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為生前在監獄遭受的酷刑(圖)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三十四歲的法輪功學員徐大為,遭中共四個監獄八年迫害,先後在瀋陽大北監獄、凌源第一監獄、撫順第二監獄、瀋陽東陵監獄遭受暴力洗腦,長期戴手銬腳鐐,毒打、上大掛、灌食、膠皮管打、針扎、電棍電擊等殘酷虐待。二零零九年二月三日,徐大為八年非法刑期已滿,家人來到東陵監獄接人時,發現徐大為骨瘦如柴,頭髮花白,臉色呈黑紫色,面目表情呆板,不認識家人了。徐大為被接回家僅僅13天,於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含冤離世,身上還有被迫害留下的各種傷痕。


徐大為被迫害前幾個月

下面是徐大為在瀋陽大北監獄和凌源第一監獄被迫害的部份事實。

徐大為於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轉到瀋陽大北監獄路建隊,大約被非法關押四十天。在二零零二年大年前夕,剛到路建隊時,惡警就對徐大為等四名大法弟子體罰、面壁而坐,指使犯人看著,恐嚇他們,問他們還煉不煉功了。當他們回答「還煉」時,惡警就指使犯人脫掉徐大為的褲子,毆打。徐大為不屈服,繼續在床上煉功。當時瀋陽第二監獄路建隊隊長趙士傑拿犯人的帽子抽大法弟子嘴巴子,罰他們到操場列隊、跑步,讓犯人給他們喊口號逼他們做操。大法弟子不配合惡警、惡人,整體來到操場中心開始煉功,惡警、惡人看到大法弟子正念抵制,就洩氣了,狠狠的踹了他們幾腳,就草草收場了。

後來徐大為和其他大法弟子為了維護自己的信仰和人權,反迫害,用他們自身承受巨大的痛苦,以絕食這種平和的方式去喚醒良知與正義。惡警們不但沒有反省非法犯罪的惡行,反而變本加厲,以野蠻灌食的方式加重迫害大法弟子,並將他們吊銬在上下鋪的鐵梯上約二十天左右。

徐大為和楊新宇一起被下到大隊強制洗腦,他們不予配合,惡警就指使犯人一對一監管、並毆打他們,並送嚴管隊迫害。當時十二大隊副大隊長李建國指使監獄便衣武警給徐大為等大法弟子戴上背銬,送到嚴管隊蹲小號。在小號裏有時遭犯人毆打,一天只給一小塊發糕(約二、三兩),長期不給吃飽飯,處於飢餓狀態。據那裏關押的犯人講,以前在嚴管隊蹲小號的犯人,每天只給喝一次糊糊粥,不給吃乾糧。有一個犯人蹲小號後,回到隊裏吃發糕時,就被噎死了。監獄怕再出現這樣的事情,就改為一天給一塊發糕了,不給吃飽飯,用飢餓來虐待關押的人是司空見慣的事。

徐大為蹲的小號是2米×2米的小屋,一個號關兩個人,每天從早上四點一直坐到晚上十點,屁股上的肉都坐死了,非常痛。

二零零二年臘月二十九,徐大為等六名大法弟子被轉入凌源第一監獄非法關押。徐大為、梁志洪等大法弟子從大年初一到初六堅持學法煉功,被獄政科長王洪博送嚴管隊蹲小號迫害。惡警用自製的土銬子(用直徑8mm的鋼筋製作而成),這種特製的手銬對人體傷害很大,兩隻手手背挨手背銬在背後,一點不能動,越動越痛。鋼筋上有鐵鏽與皮膚接觸後,皮膚紅腫磨破、感染化膿,鑽心的疼痛,白天、晚上都銬著,二十四小時不打開,包括吃飯、上廁所,胳膊和膀子痛的像掉下來一樣。腳上也戴著鐐銬,徐大為被這樣迫害大約有一個月的時間。

因凌源監獄強迫大法弟子做機械活和做地毯等重奴役活,徐大為絕食反迫害,遭野蠻灌食,多次被送嚴管隊遭酷刑折磨。第一次送小號時,被上大掛,在平板床上用8#鐵絲,呈大字型仰臥,四個方向抻開,抻到最極限,二十四小時都掛著,大、小便都在床上。不洗臉,淚水、汗液把眼睛腌漬的受不了。一般人三天就承受到了極限了,徐大為第一次就被掛了七天,後來又多次遭到這種酷刑。


主要參與迫害人:
獄政科科長:王洪博,四十多,家在凌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