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法輪功破網軟件 意外在伊朗火紅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五日】《紐約時報》四月三十日發表了題為「伊朗人及其他人士智破網絡審查」的文章。文章指出,目前在互聯網上廣為流傳的破網軟件是法輪功學員製作的,法輪功學員研發突破網絡封鎖技術意外的被伊朗大學生發現,在不到半年內傳遍伊朗。

去年七月以來,伊朗大學生意外的發現了一個破網軟件,能幫助伊朗民眾規避政府的網路封鎖。他們隨即通過檔案分享與電子郵件快速散播。

該軟件並非由伊朗人所製作,而是由法輪功學員主導的「全球互聯網自由聯盟」(Global Internet Freedom Consortium,GIFC)開發。

每週中國的網民會收到來自自由聯盟的一千萬封電子郵件以及七千萬封即時訊息。這些訊息夾帶著破網軟件,讓你能夠躲避政府嚴密的網絡封鎖,連上被封鎖的網站。

與多數其他國家相比,伊朗政府的網絡監控相當的嚴密。伊朗政府利用精密的技術封鎖上百萬個提供新聞、評論、影像、音樂等資訊的網站,在最近更封鎖了Facebook及Youtube。如果你在波斯當地的網路上搜尋「女人」,會跳出訊息:「親愛的使用者,你不能進入這個網址。」

但這個情況在去年七月被大破,一個破網軟件出現在一個提供免費下載各種軟件的知名網站上。這個破網程式能幫助伊朗民眾規避政府的網路封鎖,讓他們能查詢任何他們想要知道的資訊。

大學生們首先發現這把開啟網絡封鎖門禁的鑰匙,隨即透過檔案分享與電子郵件快速散播。在去年秋天,已有超過四十萬伊朗民眾突破政府網絡封鎖,自由的瀏覽網際網路。

但這個軟件並非由伊朗人所製作,而是由一群志願幫助法輪功的電腦專家們所發明。法輪功是修煉,自一九九九年起被中共當局鎮壓迫害。他們在全世界各處的資訊中心運作著電腦,提供管道讓網路使用者繞開各個監控防火牆。

網際網絡已不僅是商業、娛樂、資訊的平台。它也變成了一個監控的舞台,而反對者們也持續對抗著。電腦在全球衝突中,不僅在諜報、軍事行動中逐漸扮演關鍵的角色,也同時決定著全世界的人們接受甚麼樣的資訊。

根據總部位於巴黎的新聞自由組織記者無疆界的報告,目前有超過二十個國家政府使用日漸複雜的過濾系統來封鎖網際網路。

伊朗民眾迫不及待想得到的破網軟件是GIFC的成員所開發。GIFC的成員主要來自美國,並與法輪功關係良好。這個自由聯盟是許多小組織的其中一個,致力於發展系統讓所有人能夠連上開放的網際網絡。他們就像美國之音等組織,努力傳遞自由的信息給封閉國家的民眾。

另外一方面,由一群反網路審查活動者所組成的非營利組織,提出了「Tor計劃」,免費提供「Tor」軟件供下載,讓人們寄送加密訊息或隱秘瀏覽被封鎖網站。這個軟件最早是由美國海軍研究實驗室所研發,現在已被來自世界各地、超過三十萬人使用,從警察到罪犯,甚至是政治家與間諜。

多倫多大學的政治學者建立了另外一套系統,叫做「Psiphon」。它讓人們僅透過瀏覽器就能避開國家的網路防火牆。他們意識到其中的商機,便成立了一家公司,提供服務讓媒體公司能夠在國家網路防火牆下向網路用戶傳送數位資訊。

在這場無聲的電子戰中,你也可能將危險帶回家。在他們團體的網頁上清楚寫著「逃避網路審查可能會觸法。你必須仔細考慮其風險與可能的後果。」

在這個貓抓老鼠的遊戲,貓也要反撲。中國的網絡封鎖系統,被對手稱做「中國的防火牆長城」,部份來自於西方科技。今年二月,香港大學新聞學教授麥克奇能(Rebecca MacKinnon)的研究報告指出,許多部落格的網路審查並非由政府執行,而是由私人網路供應商,如中國雅虎、微軟、MySpace進行的自我審查。逾三分之一,或甚至超過一半在這三家中國網路供應商的貼文,遭到審查或未能發布。

當法輪功團體在數年前尋求廣告贊助支持這些服務時,美國公司在中共壓力下停止了廣告贊助。

此外,中共當局目前雇用了超過四萬名網路特務在區域網路中心,並花錢請成百上千的學生們在互聯網上灌滿政府的指示信息,而淹沒反對者的言論。

那些反對網路審查的支持者,批評政府的運作系統就如同數位版的柏林牆。

他們也注意到反網絡審查的力量是很好的政治施力點。哈德遜研究中心(Hudson Institute)資深評論員霍洛維茲(Michael Horowitz)表示,西方對像伊朗這樣的國家的影響力非常小,但是如果有能力讓美國總統自由的、沒有風險的與成千上百名伊朗人民溝通,「這將會大大的改變世界!」

美國政府以及美國之音均投注資金在這些規避網絡封鎖的技術上。但專家說,就目前而言,法輪功學員作出了最主要的貢獻,建構一套系統,協助了最多的網路使用者躲避審查,自由的瀏覽網路。

每週中國的網民收到來自自由聯盟的一千萬封電子郵件以及七千萬封即時訊息。但這些訊息並非會夾帶著惡意詐欺的連結或是藥品廣告的垃圾郵件,而是重要的破網軟件,讓你能夠躲避政府嚴密的網絡封鎖,連上被封鎖的網站。

周世宇是GIFC的創辦人之一。他與中共的網路戰爭從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門事件就開始了。當時他是一名大學生,父親是人民解放軍情報部的將軍。周表示,他們這群示威的學生們在一夕之間,就從英雄被抹黑成殺人者,這是他第一次認識到政府操控媒體的力量。

於是他離開中國,到美國攻讀電腦科學研究所。而後在九十年代末,他修煉了法輪功,並加入了技術專才學員組成的小組,開始向廣大中國民眾寄送電子郵件。

他和另一位互聯網自由聯盟的志工李淵都曾就讀北京清華大學──相當於中國的麻省理工學院。李淵也來美國攻讀電腦科學,隨後進入貝爾實驗室,現在是全職的志工。

二零零六年四月,由於李淵建造的破網軟件太成功,危險也隨之而來。四名亞裔男子持槍闖入李淵在亞特蘭大郊區的家中,毒打了他,並搜尋文件,帶走了兩台手提電腦。聯邦調查局(FBI)並未逮捕到任何一名嫌犯,也拒絕作出評論。但李淵認為幕後是中共當局指使的。

早先他們寄送電子郵件時曾受到美國之音國際廣播部的資助,但他們稱絕大部份的成果來自於志願者的勞力與奉獻。

政府封鎖網絡的方式是封鎖某些網絡IP位址。網路IP位址就像電話號碼,每個網站都有特定的四個一組的號碼以供辨識,如209.85.171.100是Google.com的位址。GIFC開發的破網系統將中國或伊朗民眾想要拜訪的受封鎖網站,透過軟件連到國外的電腦,再轉向連到他想前往受封鎖的網站。

這項技術的原理就像是籃板球----遠端電腦好比籃板,目標網站則是籃框。然而政府的封鎖系統也會用更複雜、精密的技術,搜尋這些替代路徑並封鎖掉。所以軟件會不斷的變更遠端電腦的IP位址--每秒超過一次。當審查系統找到位址時,破網系統早已更換新的位址了。

法輪功團體去年向國會展開遊說行動,希望能爭取到政府所提供突破網絡封鎖的一千五百萬美金預算,而能增進突破封鎖的成效。但是這筆款項最後給了Interviews這間國際性組織,他們主要在扶植地方媒體。

今年更廣泛的團體組織成聯盟,希望推動國會在突破網絡封鎖工作給予更高的預算資金。談判人正在聚集包括越南、伊朗、維吾爾族、西藏、緬甸、古巴、柬埔寨、老撾的反對份子,當然也包括法輪功在內,準備動員遊說國會提供金援。

周世宇表示,他的團隊將每分錢都花在刀口上。「網際網路這場戰爭已經演變成資源之戰了。」他說:「我們每花一塊錢,中共就必須花一百、甚至好幾百元。」

法輪功的軟件在伊朗似乎太受歡迎了。去年底全球互聯網自由聯盟的電腦已經超載。今年元月一日,聯盟不得已必須得自我封鎖,關閉了對中國以外的所有連結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