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多家媒體透視中共控制網絡鉗制言論自由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日】(明慧記者英梓綜合編譯報導)近日,加拿大多家主流媒體對中國當局近期利用網絡監控、查封網吧等形式鉗制言論自由的事件置評。網絡發展使得大陸民眾能夠了解到中共禁止人民知道的訊息和事實真象,同時,在中國因網上發表異議或交換資訊而被捕、遭禁的人數激增,據大赦國際的資料,僅在2003年,被捕的人數就比往年急劇增加了60%。目前中國至少有54人因為在網上發電子郵件,建立網站或者交換法輪功資訊而受到囚禁。

* 中國的網絡鎮壓

據渥太華公民報在週一(11月8日)的報導,對中國持續的鎮壓自己的人民裝作看不見也許是權宜之計。但是,無論中國的經濟和文化怎樣發達,它都是一個獨裁國家,必須將其看作一個獨裁國家來對待。

公民報以最近發生在中國的網絡監控制為例加以說明,2月至8月之間,政府永久性的關閉了1600個網吧,因為他們違反了規定,例如讓孩子們玩暴力和色情的視頻遊戲。同時,對違規者罰款總額達1470萬元,同時18,000家網吧被停業「整頓」。

公民報評論說,制止讓孩子們接觸暴力、色情內容的行為聽起來是好事,加拿大的父母同樣擔心互聯網上的暴力遊戲和色情讀物會對孩子造成不良影響,怎麼能夠對中國處理西方人也抵制的東西進行抱怨呢?

不同的是,民主國家的政府不會用檢查制度強加於公共道德領域。我們不會不考慮言論自由的權利和人民的願望而在這些事情上立法。

公民報認為,中國不是這樣。最近封鎖網吧的浪潮僅僅是最近中國當局攻擊言論自由的行為。互聯網信息正在給這個中國政府控制人民的能力造成威脅,因此中國政府將其看成一種惡兆。中國監禁了許多在網上粘貼「顛覆性的文章」的異見人士。並嚴格限制人們涉及中共視為危險的話題:例如關於法輪功的信息,或關於台灣和西藏的信息。

關閉網吧只是中國官方試圖控制言論的另一種方式。網吧數量的激增使得監控很艱難,乾脆勒令其關門倒是來的容易。

公民報指出,如今中國官方在利用「保護孩子們」的藉口掩蓋其網絡監控的行為。公民報稱,這樣的掩蓋條款,讓中國老百姓和西方貿易伙伴接受起來更容易。

* 「記者無國界組織」:中國是世界上網絡異見者的最大監獄

溫哥華太陽報披露,中國今年被「記者無國界組織」描述為「世界上網絡異見者的最大監獄」,中國監禁的網上異見人士超過其它所有國家監禁網上異見人士的總和。

「記者無國界組織」加拿大分會會長坦尼婭-徹馳曼(Tanya Churchmuch)表示,中國有一個監控和審查新聞的系統。坦尼婭說,「有數十萬個像法輪功一樣不同主題的網站遭封鎖。比如說,有人想要進入到某個(被禁)網站,互聯網會顯示出這樣的字眼:‘服務器down掉了。找不到網址。’這種話看上去無傷大雅,而不顯示‘不允許瀏覽該網頁。’」

這位「記者無國界組織」的加拿大會長接受溫哥華太陽報的採訪時認為,許多被抓捕的網上異見人士並不認為自己是異見人士。他說「大多數是年輕人,甚至是學生,他們只是問一些關於六四的問題,或談論各種自由,宗教自由或類似的話題,然後他們就被追蹤、最後被逮捕。」

渥太華公民報在8日的文章中指出,一個政權用如此反民主的方式統治這樣的一個先進的國家,決不能單單歸咎為反應過度或文化差異。與成為21世紀最強大國家機器相平衡的是,中國能否成為施善行的政權?看起來不大可能,除非被迫改變。公民報對加拿大應採取的對策提出意見,像加拿大這樣的民主國家決不能滿足於同中國的貿易,並期待最佳回報,加拿大決不能對中國當局的鎮壓行為習以為常或漠不關心。

* 控制網絡,就像想用紙控制火一樣

與前兩篇報導的譴責口吻不同,加拿大環球郵報10月26日的報導從另一個角度闡述了,網絡控制給中國社會帶來的影響。

文章描述到,「在湖南湘陰垃圾遍地的骯髒里弄深處,一家網吧擠滿了人,在令人窒息的地下室裏,50來個20多歲的青年緊盯著計算機屏幕」。郵報記者證實,這裏網絡連接的速度讓他感覺回到了多倫多。

郵報記者稱,在湖南省湘陰縣這樣一個閉塞的地方,就有60到70個網吧。郵報記者問一個穿紅襯衫的在網上聊天的孩子在和伙伴談論甚麼,那個男孩無動於衷的回答,「法輪功。」

郵報記者評論道,在中國,法輪功是被禁止的,有那麼多監控手段針對這個精神團體,公開談論法輪功都是被禁的。但是,即使是政府也無法控制私人的網絡聊天。

研究互聯網對中國社會影響的權威人士郭亮(音譯)稱,有許多小城市以前是很閉塞的,但是現在人們擁有看世界的窗口。他在一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所做的研究中,發現互聯網改變了像湘陰一樣地區年輕人的日常生活。他們利用互聯網娛樂、聊天,他們也用互聯網看新聞。

加拿大環球郵報的報導彙集了來自中國民間的觀點:一位焦點團體的參與者說,「我愛讀網上負面的消息,尤其是老百姓的控訴,那些勇敢的報導永遠也不會由常規媒體發布;只有在互聯網上才能讀到。」一位女性網友說,「所有網民都可以參與討論,我喜歡在網上聽到不同的聲音。」

郭亮說,「中國老百姓把在網上閱讀新聞看作第一、或第二件大事。這種情況在世界上其他國家是絕無僅有的。這意味著他們對傳統媒體的報導不滿。」

加拿大環球郵報的報導中稱,互聯網意味著中國政府監控外來新聞的努力是徒勞的。如今能說英語的青年可以登陸到美國有線新聞網(CNN),英國廣播公司(BBC)和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的人數暴增。

2003年薩斯(SARS)爆發時,中國政府起初設法遏制消息。22歲的北京新聞專業的學生楊卡麗說,「只要登陸到日內瓦的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網站,一切就全知道了。」她的朋友格蕾絲補充到,「我們可以批評任何我們想批評的人,因為沒人知道我們是誰。」

一位23歲的北京商人麥克-馬說,「控制網絡,就像想用紙控制火一樣。」馬本人曾為一家暢銷報紙的網絡專欄撰稿,解釋如何繞過官方的防火牆。

在海外,與中國網絡封鎖抗爭的力量也在蓬勃發展。據溫哥華太陽報報導,北美大量的非政府組織和人權家們也在奮力促進信息流通,支援民主和人權提倡者以及像法輪功這樣的團體將有關信息傳進、傳出中國,以及讓信息在這個共產黨一黨專制國家內流通。

據太陽報報導,網絡專家比爾在接受記者電話採訪中說,「我將軟件傳遞給中國的用戶。用這個客戶軟件,他們將找到我們的網絡,連接到我們的網絡上,人們可以訪問任何他們想訪問的網址。」他說,製作的軟件非常容易操作,數十萬中國網民僅雙擊一下就可以安裝。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