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盡在一思一念中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忙碌中,不知不覺已經在修煉的路上走進了第十二個年頭,回首修煉的歷程,心性修煉的過程是溶在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情當中,每一思每一念都是人與神之間的選擇。

一、在當媽媽中暴露執著和提高

作為四個孩子的母親,修煉中我受益良多,深深的感到,孩子是自己最好的同修。他們時刻幫我暴露著在家門外被自己掩藏的執著,同時用他們的純淨照映出我的人念和不純。

在家裏,每當聽說有人口渴了,正玩的高興的三歲的兒子會以非常快的動作打開冰箱幫忙去拿飲料,結果有時飲料撒在了地上,正在手忙腳亂做家務的我不加思索的就開始嚴厲的教訓他的莽撞,他用一雙清澈見底的眼睛無辜又緊張的盯著我的臉,探究的眼神讓我突然意識到自己的粗暴。三歲的他是家裏的熱心人,甚麼事都要操心和幫忙,靜靜的想一想他的無私和熱情,我感到自慚形穢。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在家務的忙碌中常常忽略了孩子這優良的品質,把他的熱心當作是添亂,卻不知道去體味和感動孩子的這份無私和熱情。這使我意識到,在證實法項目的工作中,我在對待其他的同修時,也在犯著同樣的錯誤,把事情的成敗看重了,過程中忘記了去欣賞和感受每位同修的優點和想要修煉的那像金子一樣發光的心。

就像我在參與媒體修煉的過程中,我是從電視台一成立就修在其中的老弟子,幹了兩年有了一些經驗之後,就以專家自居起來了,對別的同修做的新聞挑三挑四,點評中帶著各種人心,無意中傷害著同修的積極性,看不到同修的進步和努力想要做好的心。正是孩子讓我看到了自己這種把做好事情當成了修煉的人心,這顆心放大了會給證實法項目帶來多大的影響。

很多次,二兒子慢吞吞的幫弟弟收拾著玩具,我正趕著要出門,嫌他動作太慢耽誤了我的「大事情」,於是口不擇言的數落他的種種不是。他仍然不慌不忙的按自己的速度完成著自己出門前的事情。這一幕總是在重演著,我一次又一次被急的跳起來,二兒子卻好像從來不記得我的惡語傷人,總是笑瞇瞇的說:「我最喜歡媽媽。」我本來把其歸為是性格使然,他最為和順和沉靜,在四個孩子中顯得最老實、平凡、不夠聰明,在孩子們之間發生矛盾的時候,他總是最能忍受不公和委屈的一個,而且從不記仇。終於有一天,我發現自己根本不具備二兒子的這些優秀品質,我為自己的言行感到萬分的羞愧,正是他溫和能忍的個性,潤滑調節著這個家裏孩子們的關係,默默的「幫」了我不少忙,我卻用世俗功利的眼光來評價他,著急他不夠聰明、機靈,不會像哥哥一樣的幫我做事,其實一個心性高尚的生命,和宇宙真、善、忍的特性是多麼的溝通,他不正是用自己的言行在映照出我的不足,幫我提高的嗎。

反觀自己在救度眾生的證實法工作中,同樣是一次又一次的用人中才能的大小來衡量和協調工作,以要完成師父交給的甚麼任務為藉口忙於事中而沒有時刻修自己,沒有認識到只要是大法弟子都在正法中起著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不能以常人中的能力、年齡、技能等來看待同修,可就這樣的一個理,我也是一會兒明白,一會兒糊塗的來回折騰來回修。很多時候執著上來就沒有像二兒子一樣的,在修煉同修間有矛盾時起到潤滑和調整的作用。

有一陣,好像是提前進入了青少年期的大兒子開始出現了種種強烈逆反的言行,並常常用不學法來威脅我。我大感緊張,眼睛和嘴巴都盯在了他身上,覺的他怎麼不像小時候那麼懂事、那麼聽話和那麼愛幫助我了。結果矛盾越來越多,真是讓我焦頭爛額的。趕緊加強學法。我把眼睛從兒子身上掉個個,好好的看了看自己,哇!原來我整天數落他的毛病如急躁、自我、霸道、強制等等全是我的大問題呢!不就是我自己把一個純真、熱心、體諒他人的孩子給帶出毛病來的嗎?他曾經付出那麼多的幫我帶弟弟,可我從沒覺的自己應該真誠的感謝他,對他的種種天性中的美德也不懂得讚美和學習,現在師父不就是在用一種特殊的方式在提醒我嗎?當我真誠的向大兒子道歉,並開始改正自己時,孩子也就不再「逆反」了,也很認真的對待自己的修煉了。

反觀自己在大法弟子的協調配合中也是一樣,總是在執著做事的時候,忘記了同修在修煉幾年中曾經的付出和承受,對同修沒有了珍惜、感激和欣賞的心,這不就是間隔我們不能形成一體的敗壞的舊宇宙的物質因素嗎?如果我自己不能認清它、排斥它、否定它,我怎麼能和大家形成整體呢?

還有修煉後先後來到我家的三個小弟子,我都曾在他們出生後的第二天,試著讓他們上衛生間,不修煉的先生總笑我,出生一天的孩子怎麼會知道上衛生間呢?話音未落,新生兒就證實了他們完全懂得如何配合我,三個孩子都非常乾淨,基本不弄髒自己的身體,並總能讓我明白他們甚麼時候需要甚麼幫助。而且嬰兒們好像都非常明白救度眾生的時間很緊張,都在長到七、八個月的時候就主動拒絕和放棄母乳,讓我能早些行動自由。我悟到,師父無時不在提醒我,作為修煉人一定要謙卑,因為在大法面前,我人中的一切思想和觀念都是那樣的淺薄和錯誤。如果我能像初生嬰兒一樣的純淨,我就也能擁有新生嬰兒那樣神奇的領悟能力,也能很自然的做好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事。

二、在參與法會稿件小組中的修煉

參加法會稿件組的工作已經有幾個年頭了,去年好像因為種種客觀的原因,加拿大法會沒有開成,兩筆訂金都白扔了,很多同修還一致鬆了口氣:大家都快忙死了,決定不用開了,少了件事!我自己身在其中,也沒有感覺出有甚麼大問題。

到了今年,很多很多修煉上的問題暴露了出來,很多證實法中的大項目都魔難重重的,深刻反思,認識到是整體修煉上不精進造成的,還得從修煉的根本上入手才能看清事情的真相。這時仔細一看才發現,很多原來的修煉交流都變成了工作交流,學法點少的可憐,煉功點也是七零八落的,跟同修交流法會的重要性,好像大家也不太提得起興趣的樣子。到了離加拿大全國的法會只有十幾天了,儘管佛學會和輔導站一再發出呼籲、通知、交流,請每位同修都交上自己的修煉心得,可還是看不到動靜。

師父講,遇到任何問題都要向內找,我作為輔導站的成員,法會稿件組的負責同修之一更得向內找,這一找不要緊,真是看到了自己極大的漏和修煉不精進的種種表現。

記得剛得法的那幾年,真的是非常的精進,大法書拿起來就放不下,煉功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在公園,每次開法會不管能不能選上都寫心得稿,天大的難關也敢往前衝。曾幾何時,法學的少了,功可煉可不煉的了,法會也成了自己參與的諸多工作和項目中的一項,忙於其中完成任務了。

幾年來我在證實法項目中的事做了很多很多,這也就成為我不能堅持按師父留下的修煉形式走正的藉口,狀態好時我心裏也非常清楚,自己是不精進了,也想突破,可是卻怎麼也突破不了似的,問題出在了甚麼地方呢?

記得剛得法的時候,老學員交流說,師父在國內傳法時,曾經推薦弟子看看密勒日巴佛的修煉故事。那時剛得法,只要是師父說的話,那真是沒有不聽從的,趕緊就找來了這個故事看,當時看的是淚流滿面,看完後精進的意志無比的堅定,暗下決心:我也要像密勒日巴佛一樣的精進,不怕吃苦,立志一世成佛。

幾年走過來,密勒日巴佛的修煉故事漸漸的在腦海中淡忘了,由於自己在正法修煉中跟著師父一路走來,確實建立了一些威德,又是在常人中,所以就不知不覺的生出了種種不易覺察的,但十分可怕的人心,開始敢對師父講的話打折扣、講條件了。對修煉的神聖和嚴肅也不那麼警覺了,那狀態就像是一個得寵的孩子跟自己的父母耍上了:我也付出了很多,我也助師正法了,現在很多事也做的很辛苦了,師父的要求做不到也是可以原諒的了。由於這些可怕的想法埋藏的很深,自己沒有能夠覺察出來,也就成了嚴重阻擋自己修煉精進的大關。

意識到這些後,我把自己當作一個剛剛開始修煉的人,放下這幾年中所謂的功勞,又拿起了密勒日巴佛的修煉故事,十年後看到的故事與十年前的是這樣的不同,那時看到是一個修煉的榜樣,此時看到的是自己諸多的不足。比如說,密勒日巴的師父為了成就他,曾經讓他在山的四周蓋房子,蓋了拆、拆了蓋,他被石頭壓的遍體鱗傷,慘不忍睹,師父有時還對他又打又罵,雖然他也曾經想要走捷徑,也走過彎路,但始終對師父的話言聽計從,身體力行,因此而被師父稱為是最好的弟子,得到了師父的全部真傳。

想想自己這些年來,好像在各種證實法項目中付出了很多,承受了很多,可我今天終於明白,這一切就像是師父讓我去四處蓋房子,蓋了拆、拆了蓋,是師父為成就我而苦心安排的修煉路啊!明白了這點,我還敢以有甚麼功勞而自居嗎?

師父要讓我們成就高果位,做的事當然也就不只是蓋房子那麼簡單的事,就是要我們今天去辦報紙,明天去辦電視,後天去辦演出,而結果如何不是師父要看的,就像密勒日巴的師父每次都沒有讓他蓋完房子一樣,師父要看的是過程中我們做弟子的這顆心:是不是信師、是不是敬師、是不是真修、是不是精進。一次考驗不夠,要來第二次、第三次……

由於自己是在迷中修,往往就忘了這些,而是開始執著起要蓋多大的房子、蓋的怎麼漂亮、自己搬了多少石頭,出了多少力,並開始覺的是自己給師父蓋了房子,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師父就必須對自己好,對自己慈悲,就得讓自己成佛。這種可怕的人心會讓自己陷於要蓋漂亮大房子的具體工作中,並敢於不聽師父的法,敢於討價還價了。

再說到法會,那是師父在傳法之初給大法修煉定下的修煉形式,當年迫害沒有開始時,說要開法會了讓每個修煉人寫稿,誰會不寫呢?大家都非常重視和認真的寫,只因為那是修煉人必須走的修煉的路。邪惡的舊勢力破壞性的檢驗我們,最先破壞的就是師父傳出的修煉形式,國內集體學法煉功、法會的形式都被破壞了。現在明慧網都在克服重重阻力辦大陸同修的網上心得交流會,去年突破封鎖收到的稿件有上萬篇。國內同修也在盡力用正念正行重建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我們海外的弟子更不能再以證實法項目忙為藉口,繼續承認舊勢力的迫害,要身體力行的完成師父所要求的每一件事。

其實,就寫交流稿這麼一件事,都夠自己好好修的。回想幾次寫法會交流稿還有平時寫心得,都是自己人心暴露的過程。寫的很高興時體現出的顯示心、歡喜心;不願寫時的怕丟面子的心、以老學員自居的等級心;選不上時的爭鬥心、妒忌心;選上時的自大心等等,真是像師父說的:「人的心多了」(《轉法輪》),但正是在這不斷的暴露中,我明白自己還在修,也感受到師父不斷的在幫我拿掉那些骯髒的思想和物質,更在學法中看到師父給我展現的不同境界的法理。

此刻我不敢再懈怠,我決心時時都把自己當作剛入門的弟子一樣,認真的努力去做到師父要的每一件事,持之以恆,最終達到正法弟子的標準,不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以上是修煉中的點滴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二零零九年加拿大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