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向內找中破除觀念 克服對自我的執著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九日】

尊敬的師父,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來自卡爾加裏,從中國大陸到加拿大已有一年多時間。來這裏之前,我的生活中很少有機會和其他同修接觸、相處,所以非常嚮往修煉群體,嚮往加入到群體證實法的修煉環境中來。到加拿大這一年多時間裏,我有幸參加了兩次神韻售票,深刻體會到這個修煉群體的珍貴,在和其他同修一起助師正法的過程中,加深著我對無邊大法智慧的更深入的理解。今天,我想主要談談在和同修相處及參加神韻賣票過程中,向內找,破除觀念,克服對自我的執著中的一點體悟。不當之處請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一、加入修煉群體後,對同修表現的困惑

來加拿大前,我在國內大學工作生活,有機會研讀大法書籍,也利用自己的工作機會,和我能接觸的學生、同事和朋友講大法真相。在我沒有和更多大法同修接觸之前,基於我對大法書籍的理解,我認為的大法弟子都是涵養很高,溫文爾雅,面目祥和,才思敏捷,氣定神閒的大德之士,對大法修煉人充滿了嚮往和敬意。

到卡爾加裏的第二個星期,我就迫不及待地去煉功點,參加集體煉功。但隨後很長時間裏,我看到和聽到的煉功人給我的印象卻讓我很沮喪。比如,有人不修口,有人口氣不善,有人在項目特別需要的時候撂攤子,也有人好像爭強好勝,盛氣凌人;在賣票非常艱難的時候,不能以大局為重,強調自我,眼睛總盯著別人;而且遇到不同意見的時候,每個人總是言詞機敏地引經據典,說大法如何講,但似乎並不能解決實質的問題。

還有其它一些來自大法弟子之間在言語上、行動上和溝通上的瑣碎現象,成為我長久以來很大的困惑。我困惑於這樣一些問題:都是大法修煉人了,怎麼還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這些現象怎麼被我看到了呢?沒人直接針對我,但我為甚麼看到了心裏那麼難受呢?為甚麼那些看起來非常簡單的問題,只要大家姿態高一點,各自退讓一點就能解決的問題,這些修煉真善忍的人怎麼做不到的呢?

除了想這些問題,我有時也試圖去做些調解,提些建議,但似乎這些努力沒有起到甚麼積極的效果,情況也沒有明顯的好轉,甚至很多時候,因為我的介入還使事情出現了更為複雜的後果。

二、在學法過程中學習向內找

這個經歷讓我很受挫折,甚至很長時間裏還挺傷心。但是,既然師父法裏說,「倆個人發生矛盾的時候,第三者看見了都得想想自己」(《澳大利亞法會講法》),所以,我還是努力地向內找。

但我的困惑是,我在哪裏有問題呢?

我覺得看到的這些現象是同修身上的,比如不守時、不守信,我認為我自己還是很注意、做好的,只是我看到他們不守諾,所以認為他們不對。至於哪位同修不修口,證實自己的心太強,或者搬弄是非,是他修煉狀態不好,人心太強造成的,也不是我說的,是他說的話被我聽到了,與我知道的情況不同,所以我認為是他錯了,而不是我錯了。至於某某人瞧不起其他同修,認為自己修得高,理解得好,總想指揮別人按照他的想法做,令大家不舒服,影響大家團結,也是他需要向內找的,我甚麼也沒做,需要我向內找甚麼呢?

找了很久,也困惑了很久。帶著這個問題,我花了很長時間把師父歷次講法中關於修煉人如何處理矛盾,以及關於大法弟子之間矛盾的講法著重摘錄下來讀。我發現,儘管師父講法中談到大法修煉人如何處理矛盾的講法篇幅越來越大,甚至在二零零七年對澳洲學員講法時,專門來講如何處理修煉人之間的矛盾。但歸結起來,師父在一開始傳法的時候已經講得很清楚了,遇到事情向內找,同化真善忍,做一個為了別人的人,比模範英雄人物還要好的人,「達到羅漢那個層次,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呵呵的,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轉法輪》)那麼在常人中修煉遇到的所有事情,也應該能夠樂呵呵的不放在心上才對。看到其他同修表現不好,我卻很難受,這是為甚麼呢?

為了這,我和一位同修探討,我說:「修煉人怎麼是這個樣子呀,要是師父看到大家這樣該有多難受呀。」對方問我:「為甚麼呢?」我說,「就好像你做老師,在學生上大學剛入學的時候,你就告訴他一些基本原理,是這些年上大學所有其他理論學習的基礎,但等快大學畢業的時候,你發現他對那個原理一點概念都沒有,這個老師該有多傷心啊。」我還補充說:「如果我的學生這樣,我會很傷心的。」

當時那位同修回答說:「師父每天都在我們身邊,他甚麼都看得見,師父是不會有人的傷心的。」

這個回答令我很是震動,啟發也非常的大。這使我不由得換一個角度來思量我看同修的這些不愉快的感覺。我發現:我是在用人的思維和感情來揣度神的想法,人是會傷心的,但神不會,神是慈悲的。

在常人當中,我努力做一個好老師,希望帶出的學生按照自己的期望,達到自己設定的標準。但如果學生的表現和我要求的有差距,我是一定會難過的。但是偉大的師父是在把情慾滿身的千百萬弟子,從地獄中撈出來,為這些弟子們承擔巨大的業力,還要細緻周密地安排我們修煉的路直至最後圓滿,把我們培養成宇宙間生命最為羨慕的偉大的神,其間當然會看到弟子們無數的「跟頭把式」,也包括我所看到的同修間的這些所謂的令人傷心的各種表現,但我理解師父偉大的智慧和慈悲一定不會被這些細碎的表現所帶動。層次和境界的不同,會派生出完全不同的結果和情境。

想到這個層面的時候,我領悟到,我需要換一個更為宏大的心胸和角度來理解修煉人之間發生的事情,我的心智需要拓寬,需要換一個更大的容器了。這使我向內找的過程取得了不小的進展。

三、向內找,是對常人中形成的「我」和對自我的執著的捨棄過程

向內找,使我看到了自己的執著:即任何的不快,都是對自我的執著。

向內找的過程,我發現了令我看到同修中引起我不舒服的原因,那是來自於常人中的那個「自我」,特別是與那個「我」連在一起的,在幾十年的常人社會中養成的無數觀念。那些後天形成的觀念包裹著先天本真的我,他們很多時候使我認為這就是我自己的看法,並習以為常,甚至與這些觀念不一致的觀念都不習慣,並不自覺地拿它們來衡量是非、對錯、善惡和好壞,甚至是修煉中出現的現象,這些觀念包括:修煉人應該是甚麼樣的,一個修養好的人處理問題應該是怎樣的,一個人態度和語氣應該是甚麼樣的,人和人之間最好的狀態會是甚麼樣的,甚麼樣才是合適的,甚麼樣就是不合理的,怎樣是有禮貌的,怎樣是粗魯的,怎樣處理是得體的,怎樣處理就是不適度的等等。

這些常人中形成的觀念左右著我的判斷,並把它們拿來衡量修煉中的事情。但這些衡量標準是「我的」,符合了我,我就覺得高興,不符合我,我就覺得不開心,從而不自覺地表現出來對修煉中現象的高興或不高興。但這些標準,卻不一定是師父的標準,不一定是和真善忍這一宇宙的最高標準相一致的。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常人中形成的這個自我的判斷和衡量標準,恰恰是修煉中需要不斷改變和提升的,在被改變和提升的過程中,那個由舊宇宙脫胎而來的自我是不會心甘情願地被改變的,因而表現在常人中,就是對自己所熟悉的觀念的維護和辯解,就是對舊宇宙形成的那個「自我」的執著。這也許是同修間出現溝通不愉快的原因,也是我看到一些現象不開心的根源。

因而,修煉的過程中,將會不斷地修正自我,重塑自我,從本質上淨化自我,表現出來就是過心性關,在複雜的人群中同化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在矛盾和人與人的摩擦中錘煉自己。這個過程就是對從前那個自我的不斷捨棄的過程,與此同時,也是真正的自我返本歸真的過程。

由此來看,立足於常人社會修煉的大法弟子,在修煉中表現出來的相互之間的矛盾,和克服自我過程中的那種經歷,在另外空間也許就是大穹從組、驚心動魄的過程。

所有這些都是推測和猜想,修煉到底是怎樣的,修煉人到底應該是甚麼樣的,修煉中表現出來的狀態本來是如何的,修煉中的我其實是不知道的,所以那些看到某些大法弟子之間的甚麼引起不愉快地那些感受,也只能是由於後天的自我觀念所造成的。

所謂的信師信法,修煉人之間的這些表現,不也是大法中需要去用正面的眼光去理解和敬重的嗎?也許這本身就是大法修煉在某個特殊的時空條件下的正常的表現,需要我積極地正面地去理解它。不是大法有問題,也不見得真是修煉人不合標準,而是我的眼光和後天自我的觀念需要重塑和提升。這樣的過程就是修煉需要向內找的原因。

想到這一層的時候,我感覺視野開闊起來。向內找,不斷地變化視角,用更宏大的眼光,更高境界的智慧,去理解一些事情,去解開心結,從而善解歷史輪迴中的恩恩怨怨。所以,向內找可以從產生更宏大的理解和對他人的寬容。

師父說,「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芝加哥法會》)。我們修煉中遇到的矛盾,特別是同修之間可能衝擊我們心的事情,都是我們提高的珍貴機會,是我們擴大心的容量的寶貴源泉。當我們過了這個難關的時候,大法將在更高的層面,展現他的無比美好和更廣闊的空間。而那些當時令你不快的同修,其實都是我們修煉過程中需要去充滿感激的對像。因此,無論其他同修做的怎樣,他們都在某個角度上幫助我們去悟到更高的理,等我們悟到了,我們就提高了,這一層空間就對我們不起制約作用了。

想到這一點時,感覺當天天清體透,陽光特別明朗,空氣中充滿了溫暖的氣息,路上的行人不停地朝我善意地微笑。而那一刻以後,再看同修,發現眼裏看到的他們竟然個個都非常親切,心中充滿了對師父的感激之情。

四、向內找,是主動化解矛盾的最有效的方法

常人的理中,通常要解決問題,需要找到問題的癥結,才能對症下藥。原因找錯了,解決問題的手段只能是南轅北轍。

師父吩咐修煉人遇事向內找,而不要去找別人的毛病,不要向外去求,這是一個非常積極地尋找解決問題的辦法。

當我向內找,找到自己的觀念是導致自己看到別的同修有矛盾的原因,而需要自己提高心的容量時,我同時也看到那些令我不愉快給我看到時,我開始有意識地警惕並檢討自己的觀念,並主動地去抑制那些想法,同時會儘量地從同修的角度去設身處地的理解他這樣說或這樣做的原因,去體會師父所說的那種「洪大的寬容,對生命慈悲,對一切都能夠善意理解的狀態」。(《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儘管我沒修好的那部份很多時候並不總能聽我的,也並不是遇到事情我都總能完全看得順眼,但是,我很多時候體會到了按照大法要求來做事的那種立竿見影的力量。

有一次,和一位同修交談,她突然情緒激動,措詞激烈,當時我的第一念沒有去想她的不是,而是想,她年紀大了,這麼生氣,這一天心情都要受影響,我一定有不對的地方,要好好檢討,而且立刻誠懇地向她道了歉,希望她不要生氣。這時候,她竟然馬上就穩定了情緒,並且也馬上向我真誠地道歉。我很高興,因為我們倆都這麼快的過了這一關。

向內找,這個考慮問題角度的變化,讓我面對修煉中的問題時,心態更為平和地去面對。從而我更深地體會到為甚麼向內找,是師父反覆強調的,他是一個積極的解決問題的法寶,是師父授予我們的一個內涵極為豐富的法器,他的強大力量將表現出一個化解是非恩怨的最高的效率方法。

五、結語

《西遊記》用形像的故事說明,取到真經要歷經九九八十一劫,它啟示我們,修煉是要準備隨時吃苦過關的。師父告訴我們,修煉的人「要能吃苦中之苦」,要看到利益明明白白地受到損失,而不動心。向內找的過程,也是一個敢於吃苦的過程,那是一個對熟悉的常人中的「自我」的捨棄過程。法中說「不失不得」,對凡俗的「我」的捨棄,才能換來神聖的我,符合新宇宙的標準的全新的我。遇事首先向內找,放棄那個後天的自我,放棄對那個自我的執著,師父將把法中無窮的智慧與無比的美好展現給我們。

以上是我近來關於向內找的一些理解,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感謝偉大的師父!
謝謝修煉群體給我的珍貴的機會!

(二零零九年加拿大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