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不仁,投胎當驢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六日】在明朝有一個王子,性情很殘忍。他的生母死的比較早,這王子他平時就無所事事,經常和太監、近侍一起做暴虐殘酷之事。侍妾稍有過錯,他就燒紅烙鐵脫掉她們的衣服燙她們,或者把沒熄滅的煙灰放在她們手掌中,直到煙灰把皮燒焦了才算完,中間不准轉動手掌。假如對方不能忍受,那麼就會搞出更加酷烈的刑罰。如果貓狗稍不合他的意,他就把貓的四隻腳縛在四條狗身上,鞭打四條狗,來撕裂貓的肢體。如果是狗,就改用四條驢或四匹馬如法炮製,這是效仿古代車裂的酷刑。他還常常在殿中放一個大鍋子,煮了滿鍋的滾油,捉了燕雀蝙蝠活活丟下去煎,等到焦黑了,便蘸了椒鹽來下酒,一頓吃數十個也不滿足。這殘暴的王子還沒等繼承爵位呢,就生癆病死了。

這個王子死了兩年之後的一天,那王府中的長史某人,晚上忽然夢見王子來了。只見他頭髮披散,身子赤裸,臉色很悲慘。長史驚訝地問他從哪裏來,王子流著淚說道:我生前不仁到極點了,死後嘗盡了地獄的苦楚。如今陰間的判決已定,我該投胎當驢。你明天可到某大街某街坊某集市前,那兒繫著一條白色的母驢,又瘦又禿尾巴的,它就是我死去的生母轉世。這母驢腹中懷的驢胎,就是我。希望您念在昔日情分,買我母子回來,使我們不致死在屠刀之下,那麼您就恩同再生父母了。說完,哭的非常傷心,長史驚醒了,暗暗奇怪,嘆息著無法再入睡,翻來覆去直到天亮。

第二天,長史駕車來到集市,果然見到有懷崽的母驢拴在店肆之前,形狀顏色和夢中所述都符合。長史才下車,母驢就對他長鳴,雙眼淚下如雨。長史也因此潸然淚下,叫來店主問道:這驢賣嗎?回答說:這驢是昨天用五千錢買來的,今天要殺了賣肉,不賣活驢。長史說:不必如此。殺了賣肉,也不過想多賣幾個錢。你只要說殺了這驢能得到多少利錢,我會加倍給你。店主說:大人動了同情心,一定要買它,小人怎敢過高開價?連本帶利六千錢就可以了。長史如數給了錢,牽驢回府。當夜又夢見王子和他母親前來道謝。

長史不敢隱瞞,找機會稟告了王子的父親老王爺。老王爺聽後嘆息不已,好久,才說道:這個殘暴的東西,本就該受陰間如此的報應。就是他的母親生前也是一個陰狠妒忌的女人,根據她的惡行也當受這樣的報應啦。儘管如此,父子之情沒法斷絕。城外園陵,地廣草多,可以把它們放養在那園中,讓它們終養天年吧。長史連連答應。

放養之日,母驢就生下了小驢。一天,老王爺經過園陵,兩條驢見了王爺。跪在地上流淚。老王爺試著叫他們母子的名字,它們就搖著尾巴叫起來,好像在答應。老王爺也傷心了好久,憂傷的回府了,到老王爺死了之後,那兩條驢不知是否還在。

那王子和他的生母都可以說是當時的貴人啦,可他們分別因為陰狠妒忌與殘暴不仁,結果死後都投胎當驢,如果不是長史買回,可就要遭屠宰之苦了。兩個曾經的貴人因為行惡而落的如此下場,真是可悲,可怕呀!可見因果報應真實不虛,世上每一個人無論其有多大的官,發多大的財,有多高的社會地位,他要做了壞事照樣遭報啊。

由此想到,現在共產邪黨用盡包括活摘器官在內一切邪惡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這是多麼可怕的罪行啊。故事中的王子只不過是虐待下人,殘害動物就落的投胎當驢的下場。與之相比,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則比其不知道要大多少倍呀。被邪黨帶動參與這場迫害的人,如果不停止迫害的話,那麼等著他們的將是無比可怕的報應,到時就是想投胎當驢恐怕都是不可能的事啊。

(資料來源:《夜譚隨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