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被中共的「政治」給欺騙了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三日】 中國古代的「政」和「治」,與今天的「政治」一詞有著根本不同的內涵和意義,也與西方古代「政治」一詞的涵義有著不同。近代由西方傳入中國的「政治」一詞,在翻譯時,盜用了中國古文化中的政治一詞。而中共暴政的「政治」則是馬列邪惡主義暴力革命、殘酷鬥爭的理論,是中共搶奪政權、殘害人類的理論遮羞布,是打壓異己的大棒,是怕暴露其邪惡本質從而製造出來的愚弄民眾、欺騙民眾的幌子。

正本清源,揭露中共愚弄民眾之手段,還原政治之本義,去除被邪黨文化灌輸的毒素,是本文的中心主題。

一、中國古代

中國先秦諸子也使用過「政治」一詞。《尚書•畢命》有「道洽政治,澤潤生民」;《周禮•地官•遂人》有「掌其政治禁令」。但在更多的情況下是將「政」與「治」分開使用。「政」主要指國家的權力、制度、秩序和法令;「治」則主要指管理人民和教化人民,也指實現安定的狀態等。
  在中國古代,「政」一般表示:
  朝代的制度和秩序,例如「大亂宋國之政」
  一種管理和施政的手段,如「禮樂刑政,其極一也」
  符合禮儀的道德和修養,如「政者正也,子帥以政,孰敢不正」
  朝廷中君主和大臣們的政務活動,如「其在政府,與韓琦同心輔政」
  「治」在中國古代則一般表示安定祥和的社會狀態,如「天下交相愛則治」
  修養、治國等治理活動,例如「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中國古代的這些「政治」的含義,與西方和古希臘的「政治」含義也完全不同。

縱觀中國歷史,三皇時期是道治,順天道而行。五帝時期是德治,以德行天下,據載黃帝有土德,古曰黃帝;堯禪讓位於舜,舜以孝聞名天下,所居之處,民風皆為改觀。

那時的人,以為官治人為骯髒的事,有個典故:「許由浮瓢,巢父洗耳」的故事。堯帝有一天走至溪邊,看見一個無私、無名利的人,說明要將帝位讓他,那人卻說污了耳朵,捂住雙耳,跑至溪邊洗耳,碰巧溪下游有人牽牛飲水,得知洗耳污水,遂把牛牽至上游而飲。(見《高士傳 許由》)

說明那時民風純樸、心淨脫俗,高賢之士認為政權和治理人的事是骯髒和不乾淨的。

夏以後廢禪讓制為宗族家族式治理,至商湯,因夏桀殘暴,《易•革•彖辭》中有:「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的名言。湯以仁厚聞名天下,商湯「網開三面」的故事在諸侯中很快就傳揚開了。諸侯聞之,曰:「湯德至矣,及禽獸」(《史記殷本紀》)。諸侯們聽說以後,都齊聲稱頌說:「湯是極其仁德的人,對禽獸都是仁慈的。大家都認為湯是有德之君,可以信賴,歸商的諸侯很快地就增加到四十個。還有《湯誓》(1)和商湯禱雨(2)的典故,體現了替天行道、敬天愛民的思想。

至西周實行分封建國制,將全國土地分給有功的王室大臣,讓他們自己治理,再共同保衛皇室。

到了漢朝,分封制度逐漸被廢,皇帝中央集權得以加強。秦朝統一中國後,集權制更是得以強化。隋代以後,科舉制度使得求官正式成為一個官方認可的職業途徑。從官為政成為職業。

  二、西方政治

古希臘的政治是城邦政治。年滿20歲的公民(不包括婦女、奴隸和外邦人)都參與城邦的管理和治理工作。在古希臘人看來,人是具有德性的,人生活的意義在於實踐自己的德行。人們在公共活動中充份展現他的德行。亞里士多德說:「政治的目標是追求至善。」

近代西方的政治學家認為政治是人們在安排公共事務中表達個人意志和利益的一種活動,政治的目標是制定政策,也就是處理公共事務。

三、「政治」一詞傳入中國

中國古代的政治和西方以及古希臘的政治含義有很大不同。中國古代的政治是替天行道,德被天下,敬天愛民,是君主和大臣治理國家、教化百姓的活動。這種政治為上承天命,下施仁政才能上合天意,而惡政則違背天道,會受到天譴和懲罰。

中文裏現代的「政治」一詞,來自於日本人翻譯西方語言時用漢字創造的相同的「政治」一詞。當英文的Politics從日本傳入中國時,人們在漢語中找不到與之相對應的詞。孫中山認為應該使用「政治」來對譯,認為「政就是眾人之事,治就是管理,管理眾人之事,就是政治。」他的這一說法在當時的中國很具影響力。

這樣,古老中華文化中政治一詞的內涵,被西方傳來「政治」一詞偷換了概念,加進了不屬於政治原本的含義。

四、××黨的暴政

××黨是西來幽靈,其口中的「政治」是與中國古代的政治涵義是截然不同的。也與西方古老文化的政治涵義有著天壤之別。它是××黨暴力、鬥爭手段的理論遮羞布,打著為政的幌子,幹著攫取統治權利和殘害民眾的勾當。而且××黨宣揚無神論,直接對神靈犯下褻瀆之罪,豈能沒有報應?

馬克思、恩格斯、列寧邪惡主義認為,「一切階級鬥爭都是政治鬥爭」,「政治是經濟的最集中的表現」,「政治就是各階級之間的鬥爭」。××黨崇尚暴力革命,所以殘酷虐鬥、屠殺、鎮壓、迫害、運動、批鬥、反擊等等就是中共邪黨的根本手段和經驗。這是××黨政治的核心,是由其邪惡本質決定了的。

中國古代的封建、迷信、政治等詞被中共邪黨強加了不應有的含義,被作為整人治人的大棒,需要整人搞運動時,批判你「不關心政治」;感到自己的暴政被唾棄時,又指責你「參與政治」。

20世紀80年代,中共所謂的政治學界根據其統治需要,對「政治」概念又增添了新的內容,故意用來愚弄百姓,讓政治和參政議政等管理國家的行為脫離民間,成為少數人欺壓統治百姓的所謂上層建築,企圖讓民眾只從事經濟行為,而不從事揭穿中共暴政和推翻中共暴政的行為。中共的教育,都是為了其統治和愚弄百姓的需要。

《九評》出世,揭露了××黨的邪惡本質。××黨是殘害人類的邪靈,要想人類和平,振興中華,就必須制止邪黨暴力和鬥爭,就必須解體××黨,必須從根源上清除黨文化和馬列邪惡主義。

五、修煉不是參與政治

法輪大法帶給人類的是真善忍大法法理,法輪大法是修煉,是在世人的正常工作中,提高思想境界和道德品質,最終修成佛、道、神,不是要搞人間的政治,也不是要人間的甚麼政權。

中國神傳文化一直是敬天尊神的,歷朝歷代對修煉人都是視若半仙,崇敬有加。比如赤松子、張三豐等等,哪個皇帝也決不會因為他們對朝政、帝王說了甚麼就說是修煉人搞政治。

神、佛是超越人的境界的,又怎麼會看中低於自己的骯髒的政治和政權呢。

法輪功學員是身在塵世、走向神的修煉人,是要放棄對人間名利的執著,放棄對人間政治政權的執著的,怎麼會追求和刻意參與政權之爭呢?

中共和江澤民互為利用,違背起碼的普世道德和現有憲法規定,殘酷鎮壓法輪功,捏造謊言,製造「自焚」假案嫁禍法輪功,迫害世人對真善忍的正信,扼殺信仰自由的人權,犯下了人神共憤的大罪,必將受到惡報。法輪功學員在國外遊行,在國內發傳單,目地是揭露迫害,揭穿中共騙人的謊言。勸人退黨,也是勸人退出中共暴政,退出行惡的中共邪惡組織,退出曾血腥殘殺中國民眾、用各種運動迫害中國人的邪惡組織,這是叫人不與邪惡為伍,是在救人,是在勸人向善、回覆良知和道德。是大好事啊。

法輪功能幫助人類回歸人的最高道德標準,回歸人類應有的最美好的狀態。能使人達到與天地和諧,與自然適應共存相處的最好心態。也希望人類能有和平、富饒、美好的未來。



附錄:

(1)湯與夏桀會戰開始之前,湯宣讀了一篇伐夏的誓詞,史書稱其為《湯誓》。

(2)商湯禱雨:《商史》記載:商朝的開國君主成湯即位後,天不下雨鬧大旱七年之久,成湯於是來到桑林之野誠懇地向上天祈禱,他以六件事自責道:「是因為我的政令無度;或是我使得臣民有違職責;或是我的宮廷生活奢侈腐化;或是我任由後宮弄權亂政;或是我吏治不嚴使賄賂盛行;或是我聽信讒言以使小人得勢?」話還沒有說完,方圓數千里便下起了大雨。這就是歷史上的「湯禱桑林」。商湯禱雨的故事,是古代國家政治生活的真實寫照。更為重要的是,它反映了古代開明帝君注重修身和善於納諫、勇於自責的精神。故儒家將其列為「聖德芳規」,亦稱之為「官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