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同歸(圖)

三個好朋友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三日】(明慧記者周容台北採訪報導)「哇!你也煉法輪功!」二零零四年秋天,在法輪功的一次交流會上,居如、小玲和蔓鈴三個中學時期的好同學,不期而遇,她們雀躍地互相擁抱,興奮之情溢於言表,幾年不見,三位風華正茂的年輕女子沒想到,她們竟不約而同地走入法輪功的修煉行列,走上不同於以往的人生道路。


三個好朋友不約而同走上法輪大法的修煉行列。在天國樂團,蔓鈴選擇吹法國號(左一),小玲吹短笛(中),居如則吹黑管

殊途同歸 喜聞大法

蔓鈴和小玲是國中的好同學,居如和蔓鈴則是高中的好朋友,蔓鈴和小玲在中學畢業後就各奔前程,失去聯絡,而居如和蔓鈴一直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文靜乖巧的居如大學畢業後服務於一家高科技公司,她是一個非常細心敏感而且自我要求很高的人,對於很多小事她也總是往牛角尖鑽,搞得自己心情非常鬱悶。

有著娃娃臉的小玲就職於一家知名日商公司,精通英、日語的她,因為小時候家境較苦,所以一直把追求名、利當作人生的主要目標,她汲汲營營地在工作上力求表現,為了出人頭地、爭強好勝,常把自己弄得精神非常緊繃。

而愛笑的蔓鈴是一位朝九晚五的公務員,膽小而內向的她只想在安穩的公職生涯好好工作,別無所求,因為個性大而化之,常時不時地犯些小錯,就這樣每天過著一般上班族的生活。

在平順的日子裏,她們總還是有一些解不開的煩惱;居如會找些心靈、勵志方面的書來看,蔓鈴在煩惱時也會看看佛學、心靈成長方面的書籍,小玲更在幾年前就開始研究紫微斗數,並大量閱讀與生命科學有關的各種書籍,但還是不得其解,她們不斷地尋找能夠解開人生疑惑的方法。

二零零一年,居如因為叔叔的介紹而開始修煉法輪功,讀著《轉法輪法解》,她覺得這本書跟她以前看的書非常不同,讓她頓時心胸變得非常開朗,直到去上了法輪功的九天班,她才知道原來要首先要看的書是《轉法輪》

小玲與法輪功結緣是因為一位香港同事的關係,二零零四年從香港來了一位年齡和她相若的同事,她覺得這位香港同事氣質非常不凡,後來得知她煉法輪功,並從她那兒知道了一些法輪功的真相。離開台灣前,這位香港同事給了她法輪大法明慧網的網址。

小玲迫不及待地上網去瀏覽法輪功的相關訊息,很快就決定買書回來看,她記得《轉法輪》寄到的那一晚,她打開書看了十幾頁就無法停止下來,最後為了不要耽誤第二天的上班,她強迫自己把書闔上。看完《轉法輪》後,她馬上明白了許多人生解不開的迷惑,那段時間她覺得通體舒暢,看甚麼都覺得特別的漂亮。

最後得法的蔓鈴,因為服務的單位有法輪功社團,很早就向同事借了《轉法輪》,但是由於工作忙,翻了幾頁就放進抽屜,這一擱就是半年,直到有一次要到醫院陪媽媽,想帶本書去看,順手打開抽屜才發現那本被遺忘已久的《轉法輪》。當晚把《轉法輪》讀完後,當下她覺得這就是她一輩子要找的,她很慶幸這次沒再錯過。

一切的改變就從修煉法輪功開始

修煉法輪功後,她們處處以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不但在家庭中與家人的關係變好了,在工作上也更加得心應手,找到人生目標的她們不再自尋煩惱,她們一致認為法輪大法遇事向內找,凡事先他後我的法理,讓她們生活過得非常輕鬆自在。

修煉前小玲與妹妹的關係水火不容,修煉後和妹妹處得非常好,這點讓媽媽覺得不可思議,法輪功居然可以這麼輕易地化解姐妹倆二十幾年來的宿怨,後來小玲把《轉法輪》介紹給妹妹,念了十幾年佛經的妹妹也一起加入法輪功的修煉。

以前的小玲追求名利,脾氣不佳,對於比自己表現差的同事被提拔常會耿耿於懷,修煉後她學會放下,不強求,凡事都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有一次出差回來報帳,長官很欣慰地對她說,只有你會這樣報,有公車就搭公車,不會因為是公司出錢就浪費搭計程車。在公司工作八年,幾乎每個同事都知道她修煉法輪功,對她非常敬重,許多事情都會請教她。

法輪功也打開了居如封閉的心,她不再憤世嫉俗,內心變得非常祥和,能夠站在不同的立場為別人著想。她不再以自己的標準要求弟弟,承擔了照顧媽媽的責任,不再抱怨;以前重視外表的她,現在追求物質的慾望減少了,溫和賢淑的形像,被很多同事視為將來一定可以扮好賢妻良母的角色,所以爭相介紹對像給她。她覺得修煉法輪功讓她發現向內找的美好,在做好自己的過程中,展現修煉人的風範。

粗線條的蔓鈴覺得修煉後最大的改變就是變得更有智慧,工作中別人認為很困難的事,她很輕易的就辦成了,別人不想做的工作,她會主動去做;最令她印象深刻的是承辦了一個非常棘手的採購案,那是一個讓許多同事避之唯恐不及的大案子,長官因為看上蔓鈴的主動積極,所以決定改由她承接。其實剛開始她內心非常忐忑不安,沒有把握,但修煉讓她變的堅強,不再有畏難的心。接下了案子後,她很平實地逐步將整個案子完成,過程中長官有時心急罵人,她都不慍不火地耐心解決,工作的表現讓她得到提前的擢升,同時也讓她的長官開始了解法輪功。

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

二零零四年秋天法輪功的那次交流會上相會後,居如、小玲和蔓鈴就常聯袂參加法輪功的學法組、心得交流和講清真相的活動。她們感受著修煉法輪功帶來的美好,但她們也從明慧網等網站得知中共利用勞教、洗腦、酷刑、活摘器官等手段殘酷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訊息,她們非常不解中共為何要如此懼怕這個教人「真、善、忍」的修煉團體?

直到二零零七年七月一日香港回歸十週年時,她們要到香港參加一個呼籲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遊行活動時,她們親身體驗了中共的邪惡。那次活動,因為中共提供了一份法輪功學員的黑名單給香港政府,並脅迫香港政府不讓名單上的人入境,所以有近千人被拒絕入境香港;蔓鈴是在申請香港簽證時就被拒絕了,而小玲、居如兩人則是在持有合法簽證的情況下,在香港入境處被暴力遣返。遣返過程中,柔弱的居如甚至被裹上防暴毯,連眼鏡、錢包都不見了,身無分文的回到台灣。

回來後,她們除了向周遭的人講述了她們的親身經歷,讓人了解中共的邪惡本質外,她們決定用更積極的作為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大法的美好,她們相約利用工作之餘一起參加天國樂團──一個完全由法輪功學員組成的軍樂團。這個樂團參加各種社區活動,給人們帶來美好的音樂和大法的福音。蔓鈴選擇吹法國號,小玲吹短笛,居如則吹黑管。

雖然三人都喜歡音樂,但是因為從來沒碰過這些樂器,所以就自掏腰包找老師學習,通過不斷的練習,她們很快就上手。蔓鈴記得第一次上場在台北的遊行時,邊走邊吹奏,對體力真是一大考驗,但是看到路旁的民眾欣喜的表情,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還有一回到香港遊行,因為路線很長,走著走著兩隻腳居然抽起筋來,但是仍咬緊牙繼續走,後來越走越好,圓滿的走完全程。

現在她們的足跡已走遍台灣、香港、馬來西亞、印尼、印度、澳洲…等地,在振奮人心的音樂中,她們看到民眾感受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她們相信通過這樣的音樂形式將會讓更多人增進對法輪功的了解,同時一起站出來制止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