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蕩面對陰險(一)

「四•二五」和平上訪十週年記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萬法輪功學員陸續彙集在北京的國家信訪局府右街和西安門大街附近。事件的發生地點緊鄰中共政治中心──中南海,所以這個後來被稱作「四•二五」的事件,也被稱作「中南海事件」。這一事件並被認為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導火索。

法輪功學員為甚麼要聚集在中共的政治心臟附近?這是挑戰中共嗎?「四•二五事件」是促使中共下決心鏟除法輪功的根本原因嗎?親愛的讀者朋友,如今整整十年過去了。今天,讓我們圍繞「四•二五」事件發生的前前後後,回顧一下這一事件的歷史背景,通過當時的歷史記錄,以及當事人的親身經歷,撥開迷霧,還原歷史真相,並進一步解讀這一事件的發生,對於當時和今天的中國社會,又意味著甚麼?

一九九九年之前政府、媒體對法輪功的正面了解

您能想像,以下的新聞內容出自於上海電視台嗎?

「今天一大早,上海體育中心人頭攢動,本市近萬名愛好法輪大法的煉功者會聚一處進行推廣表演。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師父於一九九二年向社會公開傳功講法,受到廣大群眾的歡迎。六年來,功法以煉功時不受場地時間的限制以及無需意念引導等不同於其他氣功的全新內容令人耳目一新,獨樹一幟,到目前為止,包括港、澳、台在內的全國各地都有自發性的群眾煉功組織,並傳遍歐、美、澳、亞四大洲,全世界約有一億人在學法輪大法。這是本台記者報導的。」

這是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大法之前,上海電視台一九九八年十二月播出的一段新聞。今天很多人看到這一段新聞節目,會大吃一驚。事實上,直到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大法之前,法輪大法不但在中國大陸廣受歡迎,中共政府部門、甚至政治局高層也對法輪功早有了正面的了解──儘管這其中有一部份中共官員一直想利用法輪功製造事端,從而為自己撈政治資本。

法輪功是一九九二年向社會公開傳出的。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李洪志先生在長春開辦第一期法輪功學習班。隨後,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向李洪志先生頒發了氣功師證書,一九九三年又向北京的法輪功研究會頒發了「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直屬功法登記證」,正式表明法輪功研究會的類別為「學術性團體」,業務範圍為「理論研究,普及功法,諮詢服務」三大項,活動地域為全中國。李洪志先生在一九九四年底停止在中國大陸辦傳功學習班,一九九五年七月,停止在海外辦傳功學習班,並於一九九六年初正式退出了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所以此後被「取締」的法輪功研究會,早在一九九六年就不存在了。

需要指出的是,這個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是一九八五年底經國務院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批准成立的,並由原國防科工委副主任張震寰擔任理事長,所以它並非單純民間學術組織。九十年代開始,該會直接由國務院「人體科學工作小組」管轄(註﹕「人體科學工作小組」,即所謂「九人小組」,是在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後,中共杯弓蛇影,為了將氣功和人體特異功能研究的所有組織納入監督管轄範圍而擴充組成的一個九人工作小組。這個小組成員來自國家體委、國家科委、衛生部、安全部、中宣部、財政部、公安部、總政聯絡部、武警總部等正副部級官員。)小組的一個主要任務就是監督氣功組織裏的「政治苗頭」,從這一點來講,法輪功有沒有所謂「政治企圖」,當時的中共是非常清楚的。

一九九三年八月三十一日,公安部所屬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致信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對李洪志大師表示感謝,感謝李洪志先生為全國第三屆見義勇為先進分子表彰大會代表免費提供康復治療。一九九三年九月二十一日,中國公安部主辦的《人民公安報》刊登報導《法輪功為見義勇為先進分子提供康復治療》,稱公安部見義勇為先進分子「經調治後普遍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公安部所屬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授予李洪志先生的榮譽證書。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在一九九三年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上,李洪志先生獲博覽會最高獎「邊緣科學進步獎」,和大會的「特別金獎」,以及「受歡迎的氣功師」稱號,在該屆博覽會上李洪志先生是榮獲獎勵最多的氣功師。

國家體育總局於一九九八年五月對法輪功進行了全面調查了解。九月由醫學專家組成的小組為配合此次調查,對廣東一萬二千五百五十三名法輪功學員進行表格抽樣調查,結果表明祛病健身總有效率為百分之九十七點九。十月二十日,國家體總派到長春和哈爾濱的調研組組長發表講話說:「我們認為法輪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錯,對於社會的穩定,對於精神文明建設,效果是很顯著的,這個要充份肯定的。」其間,大連、北京等地對法輪功功效的民間調查也得出了一致的結果。

一九九九年二月,美國一家權威性雜誌《US News and World Report》發表文章談到了法輪功在健身方面的好處:「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說:‘法輪功和其他氣功可以使每人每年節省醫藥費一千元。如果煉功人是一億,就可以節省一千億元。朱鎔基對此非常高興。國家可以更好地使用這筆錢。’」

外界認為中共在一九九九年四•二五萬人上訪之前,並不了解法輪功。這其實是中共為了開脫責任故意造成的一種誤解。前述事實清楚表明了中共一直對法輪功有著調查和監控。一九九四年五月十四、十五日,當時由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主辦,李洪志先生在北京公安大學禮堂舉辦兩場帶功報告會,下面聽課的人中就有公安部的高層人士。李洪志先生一九九五年開始在海外傳功講法。李先生在海外的第一次講法學習班,就是應中國駐法國大使館邀請,於一九九五年三月十三日在使館文化處舉辦的,大使館的人也有不少在下面聽。那時候從上到下大家都覺得這功法很好,而且是在海外弘揚中華傳統文化,大家都很高興。在江澤民發動政治運動之前,沒人覺得不正常。

「四•二五」之前中共高層對法輪功早已知情

中共的高層,包括政治局成員,在一九九九年之前也對法輪功都有了解。

李洪志先生在一九九二年五月開始傳法,當時在北京紫竹院有一個相當大的煉功點。紫竹院附近有許多退休中共老幹部,有的是部隊的退役將軍,也有的是國務院或中央機關的退休高幹。這些人中有的在中共黨內的資歷比江澤民、朱鎔基、羅幹、李嵐清等人老得多,有的人甚至是參加過長征的。中共十五大的這些常委有些是他們過去的下屬。

這些退休中共老幹部在學煉了法輪功並從中受益之後,自然而然的想到向身居高位的昔日同僚們介紹法輪功。

至少在一九九六年以前,紫竹院就有一位法輪功學員親自到江澤民的家裏教江的夫人王冶坪學法輪功。

李嵐清原來在外經貿部當部長,他是另一位法輪功學員的頂頭上司,兩人原來關係不錯。早在一九九五年,這位學員也說起過向老部長李嵐清介紹法輪功的事,還給了李嵐清一本《轉法輪》

江澤民原來在武漢熱工所的上級也煉法輪功,江澤民和武漢熱工所的人聚會時,老同事也給他當面介紹過法輪功。江澤民後來說他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才第一次聽說法輪功,這是公然撒謊。一九九六年,江澤民去視察中央電視台,看見一個工作人員桌子上有一本《轉法輪》,還對這位工作人員說「《轉法輪》,這本書挺不錯。」

羅幹也是在一九九五年就知道法輪功的,是他原來在機械科學院的老上級和老同事介紹的。

從一九九六年開始,北京修煉法輪功的人數迅速增長,中共各大部委也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煉功,甚至有的在任副部長也煉,很多人都看過《轉法輪》。因法輪功對人身體和精神道德的改善作用巨大,人傳人,速度遠遠超過一般人的想像。到一九九九年,中國大陸學煉法輪功的已達一億人。

法輪功在祛病健身方面的奇效,在提升社會道德水準的巨大作用,以及在修煉其他方面超越人們常規思維的事實,讓許多人改變了固有的觀念,甚至跳出原有意識形態的框框重新看待宇宙人生。然而,中共畢竟是一個依靠嚴厲控制全民意識形態而維持的政黨,絕對的唯物主義是中共意識形態的根本;法輪功在中國大陸的迅速傳播,也引起了中共的高度警覺,從而被中共視為在意識形態領域的可能挑戰力量,這為日後的大規模迫害埋下了導火索。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