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教師雷正夏被綁架迫害 其贍養老人要求釋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九日】家住重慶市新橋鳳鳴山中學的大法弟子雷正夏,因修煉法輪功,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於2009年4月7日在家中被新橋派出所惡警綁架。過了四、五天,該派出所來了兩位七十多歲的老人劉爺爺和陳婆婆,義正辭嚴的要求派出所立即放出雷正夏。

警察向二老兇狠狠地問:你們是他(雷正夏)家甚麼人?答:我們不是他的家人。問:那是他的甚麼親戚?答:非親非戚。於是警察與所長高聲怒吼:你們今天說不出放他的理由,就走不到路。陳婆婆(雙目失明)說:因為雷正夏是好人,救了人命又行大善,抓好人的就一定是壞人,壞人無權關好人,必須立即放人。

接著劉爺爺和陳婆婆就講出了十年前遇到大好人雷正夏的經歷。劉、陳二位是重慶市長壽縣山村一對貧困農民,膝下無兒女。1999年初的一天,他們撿到一名有病被丟棄的小女孩(兩歲多),多方尋找也無人認領,只好收養下來。本來食不果腹、衣不遮體的二老又添了一張嘴,更談不上給小女孩治病了,半年後女孩病情越來越重,面黃肌瘦,身體也畸形了,眼看著小女孩生命危在旦夕,老倆口找當地層層機構求救都無果,又八方找鄉親領養也無門,正在哭天無路時遇到了雷正夏。當聽明原由後,雷正夏說:把孩子交給我養吧,因為我是煉法輪功的人,我師父李老師教我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好人,今後我不但要把孩子養好,而且還要經常關心幫助你們的。

多年來雷正夏真是說到做到,經濟和生活上都對老倆口默默的幫助。2009年新年之際,雷正夏到長壽二位老人的住處,準備給他們買些過大年的年貨,到那一看,半山坡上的破舊住房不但透風漏雨,而且隨時都有垮塌的危險,一問才知劉爺爺一個人(因陳婆婆雙目失明不便出門),東奔西跑多次找村、鄉政府和縣民政等部門都無門。不但這樣,劉爺爺還拿出政府發給他們的「五保戶」證說,我們的五保戶生活費也從09年1月開始由08年的每月170元降到了現在的每月140元,別說治病和修房,就是最基本的生活也維持不下去了。說著就拿出了領取140元「五保」生活費的憑證。見到此情此景,雷正夏就將劉陳二位接到了重慶新橋自己的家中,每天給他們端茶遞水,一日三餐飯菜送到手上。幾個月來,在雷正夏的精心照顧下,陳婆婆雖雙目失明,但身體大為好轉,當老倆口正沉浸在真正感受到人間溫暖的美好中時,雷正夏卻突然失蹤了,幾天後得知大好人、大恩人是被新橋派出所綁架時,這才趕到派出所要人。

當派出所聽完二老的陳訴後自知理虧,就找藉口說派出所要開會,要攆二老出去,老人緊緊抱著所長的腿苦苦哀求兩天了,到2009年4月14日晚,仍未見雷正夏被放出。

雷正夏是重慶市沙坪壩區某中學的退休高級教師,現年63歲,教書育人數年,桃李滿天下,無以計數的學生,學業完成後服務於社會,對他十分尊敬,可現在他卻不能在家安度晚年。1996年,雷正夏與前妻離婚後,憂多愁多而落下病根,一個人暫時寄居某大學。經其他老師介紹,從此以後便走上了修煉大法之路,身心得到了很大改善,身體健康了,心情也愉悅了。1999年,所屬學校上報了名單給沙區整治部門,接著就接二連三的無故被其強行監禁。七、八年來,他多次被非法抓捕、關押、進洗腦班。

雷正夏第一次被抓是2001年過年關,他與現任妻子正在家準備過年,被突如其來的邪黨人員銬上手銬拉走,後來家人多方打聽,才知被劫持到了歌樂山重慶市藏族中學老師宿舍非法關押,期間24小時多人看守、說教洗腦,叫其寫保證書,施加精神壓力。雷正夏始終堅持自己的信仰,隻字未寫。一次看護人讓他和他們一道去食堂吃飯,雷正夏藉機闖出洗腦班,從此過上了居無定所的生活,一直漂泊在外。這時,沙區教育局局長得知情況後,親筆寫了字條,保證再也不抓他,讓家屬找他回來,數月後他才在家人的接應下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可到了2002年4月份,以在重慶市渝州賓館開世界APP會議為由,又來了4、5個人到家中,把他再次關押,並非法抄家,關在歌樂山街上某旅館樓上,直到10個月後,才被放出來。

2005年中秋節前,重慶市又召開市長峰會,雷正夏在買菜回家的路上,又被一群人劫持,被送到沙區井口半邊街儀表廠內的房子裏非法關押,後又被轉移到南岸南山公園後的農村,2個月後才被放回家。

2008年元月4日,雷正夏無故再次被綁架進大牢。十三天就把一個健康的老人折磨得奄奄一息,扔進醫院後,便甩給他的親屬,在醫務人員的搶救和親人們的精心照料下,才保住了性命,頑強的活了過來。然而重慶市的醫保以不是本身的病(屬外傷導致肋骨打斷兩根)不同意給報銷治療費,被迫出院。現在身體狀況才剛剛恢復,能吃點,能下地走動,卻又被邪黨相關部門非法關押,受其非人的虐待,親人們已心力交瘁,上告無門。

2009年元月14日下午2點多鐘,雷正夏因有點拉肚子,正在床上休息,突然沙區國安局等人闖進家中,把他強行拉走,邊打邊踢,又抄了家,13天後便奄奄一息,元月27日那天晚上當家人趕到醫院時,醫生正在給他做手術,半夜手術完畢回到病房,看到他胸上貼了大紗布遮住了整個胸口,肚子上打了四個眼套上了四根引流管,人事不省,整個臉消瘦蒼白,醫生要家人們護在床邊,一直不斷地呼喚他,刺激神經,不然怕他再也醒不過來。醫生說他是胃穿孔拖延了時間造成嚴重感染休克,九種器官受損,用了一萬多毫升溶液沖洗,就這樣家人守了一個晚上,第二天清晨,檢查他的身體儀器上各項指標仍然很危險,在家屬的央求下,醫生們緊急研究把他送到了ICU重症監護室全力救護,7天後才挽救回他的生命,轉回到普通病房。家裏已沒有錢了,聯繫醫保住院處醫治。醫保處了解情況後,說不符合報銷的條件,不予報銷。醫院也因賬上沒錢,停止了治療,家人無奈的將他接回家中,自尋辦法。

從這以後,凡是見過雷正夏當時情景的人,無不為之感到震驚,活生生的一個好人,在短短時間裏就被邪黨折磨得不成人樣,如今身體剛剛好一些,又被非法關押在沙區白鶴林看守所,已經有一個多星期沒見到他了,不知他在那裏是否安好。幾年來,雷正夏和他的家人經受了常人難以承受的壓力和迫害,如今家裏還有一個13歲的養女和她的婆婆、爺爺需要他來贍養。


沙區新橋派出所辦案警察:陳林孝  6696248  65211379
沙區看守所電話:65313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