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學生張連軍被迫害致癱,躺監獄近五年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六日】內蒙古赤峰市松山區張連軍,1995年考入清華大學,修煉法輪功「真、善、忍」後努力學習、提高自己的思想境界。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後,卻被北京市國保大隊迫害致癱,躺在內蒙古第四監獄裏已近五年。獄方不肯放人,還聲稱上面有指示。

張連軍,男,赤峰市松山區太平地鄉太平地村人,一個農村出生的孩子,在1995年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清華大學土木工程系。有幸接觸了法輪大法「真、善、忍」,一下就認定這是真理。經過一段時間的修煉,自己身心受益很多,他知道修煉人應從做一個好人做起,所以平時學習刻苦,嚴格要求自己,待人接物處處為他人著想。

1999年7月20日迫害法輪功開始後,他幾次上訪說明真相,幾次被綁架迫害,居無定所,回到赤峰家鄉仍無法落腳,無法找到工作,2003年和家人失去連繫。

2003年8月的一天,張連軍家人突然接到北京市國保大隊電話,說張連軍1月份被抓,現在頭部重傷,需做手術,要家人去北京公安醫院簽字。等父母匆忙趕到北京時,「國保」的人卻說手術已做完,很成功,卻不允許父母見人。父母擔心兒子的安危,強烈要求見人,結果都被他們以各種藉口拒絕。

由於一直得不到張連軍的消息,2004年4月他父親去了北京「國保大隊」探望,這才得知兒子被判8年徒刑,老人聽後如五雷轟頂一般,無法接受這殘酷的現實,但又擔心兒子手術後的身體狀況,又強烈要求見人,結果仍被以各種理由拒絕。

04年5月份,北京惡警用專車把張連軍拉到赤峰「內蒙古第四監獄」的入監隊,北京惡警把他從車上抬下,四監人把張連軍架到樓上。據目擊警察說:北京國保的幾個人把人抬下車,往那一扔,便開車揚長而去。

當時張連軍的狀況是;全身癱瘓,大小便失禁,無進食能力,無語言能力,眼球轉動遲緩,當眼睛看到人時,臉上有時會出現呆笑表情。

一到四監,四監就開始了嚴厲的管制,專人負責,建立監視記錄,每天由三班犯人看管,每班三人,負責各種記錄,餵飯等。嚴厲封鎖消息,不許其他大法弟子接觸,探視。

張連軍直躺在床上,下半身赤裸,當餵飯的時候,由犯人把飯放到嘴邊觸動,直到張嘴時,放入一口飯,這口飯甚麼時候咽下就不確定了。只能這樣時不時的餵幾口。身上多處褥瘡。早晨有人把他尿濕的褥子拿出去晾曬,白天有時全身赤裸的晾著,有時給蓋個布簾,有時給蓋個被子,自己無任何應對和保護能力。有時還有不三不四的下流犯人來羞辱他,玩弄他的生殖器,逗看管人開心。

到四監一個多月後,張連軍開始拒食,餵飯不吃了。四監獄,赤峰「610」(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和上級協商,為了刺激張連軍吃飯,讓家人來見他。由松山區太平地鄉派出所出面,於2004年7月16日,當地派出所人突然來到張家說,張連軍被送回赤峰第四監獄了,人已全身癱瘓,窩吃窩拉。讓家人到四監去看望。

7月20日,他全家人去赤峰四監探視張連軍,父母見到癱瘓在床的張連軍,無論怎樣的搖晃,哭叫、問話,張連軍全無一個正常人的表情,四肢不能動,呆呆的躺著。父母見狀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積存已久的苦水,老淚縱橫,妹妹更是失聲痛哭,全家人籠罩在極度的悲哀中。

父母要求保外就醫給孩子治病,獄方不讓,要求家人把錢給四監,由四監給治療,家人可以給送藥。

對張連軍的看管措施包括:不許監獄的人隨便見,封鎖消息,對外稱自己撞的,全面記錄張連軍每天情況。張連軍由於極度虛弱,很少有動作,看管人被要求時刻盯著他,如動一下嘴,或睜一下眼都必須按時間一起寫入記錄,交給獄方掌握。

張連軍所在的入監隊隊長曾凡文、副隊長恩克圖;赤峰四監迫害法輪功的惡警有錢有存、劉剛(現已調入呼和浩特女子監獄)、陳佳寧、張樹軍、葛彥謐等人。

在此強烈要求無條件釋放張連軍,追查元凶並法辦,賠償損失。

內蒙古赤峰監獄主要人員:
監獄長,康正行,辦電:0476-8421866,手機:13847646677
政委,段新文,辦電:0476-8424498,宅電:0476-8441899,手機:13704760103
閆建中,辦電:0476-8424958,宅電:0476-8228026,手機:13327168166
王洪彬,辦電:0476-8420576,宅電:0476-8462066,手機:13327168899
曲寶峰,辦電:0476-8422880,宅電:0476-8336865,手機:13304768315
信息指揮中心:0476-8420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