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清華大學教授須寅自述受迫害經歷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十日】北京清華大學教授須寅今日發表聲明一則,講述自己走入法輪功修煉的原因、因煉功被中共非法關押兩年的經歷。須寅教授並再次聲明自己已經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以下是該聲明全文。

我的聲明

我叫須寅,今年46歲,我從學至今,攻讀群書二十餘載。後研究土木結構工程中的力學課題獲得博士學位。本意教書育人為一生志向,在北京清華大學土木工程系執教至今已有13年,獲得師生好評。在每學期的教學評估中,多次名列全校教師前5%,是深受學生歡迎和尊敬的教師。現任清華大學土木工程系副教授。

看到中國共產黨在歷次人為製造的害人運動中,受到傷害的人家,幾乎涉及到每個人的家庭,甚至連國家主席也不能倖免。特別是「六四」學生反腐敗走上街頭,慘遭彈壓。清華學生在主樓設靈堂,祭奠三位死者,屍體未寒。而中共國務院發言人袁木在廣播和電視中卻向全世界人民說「未死一人,未發一槍」平息了一場暴亂。

這是一個甚麼樣的黨,這個政權給人民帶來的是甚麼?為甚麼製造天大的謊言欺騙世界,欺騙人民?我在思考,我在痛苦中尋覓:中國的出路在哪裏?

在尋覓中我找到了法輪功,我驚喜地發現《轉法輪》一書講的是教人修煉自身的道理,用「真、善、忍」啟發人的善良本性,不計較別人如何,只是找自己的不足。法輪功是提倡從自己內心約束自己做個好人的功法,這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我義無反顧的投入了修煉者的行列,成為億萬法輪功修煉者的一員,身心極大受益。但是,1996年中共宣傳部新聞出版署卻簽發通知,不准出版、銷售和收藏法輪功書籍。1997年,中共公安部又發出調查法輪功的通知,並無中生有的把法輪功誣蔑為「X教」。憑直覺這又是一場中共鎮壓人民的信號。

我內心極端痛苦,為甚麼這個黨要把人民做好人的權利剝奪?在百名高級知識份子上書中共中央國務院的聲明中我簽了名,參加了1999年4.25在北京中南海的和平請願,要求中共不要迫害法輪功,阻止中共用殘暴的手段對付善良的人民。但是所有善良的人們不願看到的這一切,還是於1999年7月發生了。中共在全國範圍抓捕法輪功學員,一場鎮壓普通民眾的運動從此步步升級。2001年中共炮製了「天安門自焚」偽案,挑起了人民對法輪功學員的仇恨。幾十萬人被抓、被關、被施酷刑,數千人被虐殺致死。在中共禁錮人民思想、操控一切宣傳工具的環境下,人民不接受謊言欺騙是不可能的。

我曾立志教好書,帶好我的學生,做一點力所能及的利國利民的好事,我專心投入教書育人的工作,但這一點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奢求。中共剝奪了人民一切自由信仰的權利,即使是一個教授也不例外。中共警察、專門迫害法輪功610機構、不明真相的居委會,整天虎視眈眈的守在我的家門口,監視我一家人的一舉一動,電話、電腦網絡也被監控。

2006年3月13日早上我家未鎖防盜門,二十幾個中共警察突然闖入我家進行搜查。他們沒有出示任何法律證件就翻箱倒櫃,並將我和妻子拘捕。因為家中有法輪功書籍就被視為非法,而這是政府機構的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在1999年7.20以前公開發行的正式出版物,並被評價為十大暢銷書之前列。我為此被關押兩年,其中16個月在北京大興團河勞教所囚禁,有8個月單獨關押在小號,每天被迫用固定姿勢坐小板凳面壁長達十八、九個小時。而在釋放的證明中沒有表明我有任何過錯。一個教授沒有錯卻坐了兩年牢,這是甚麼樣的黨操控的政權?!人間正義何在?!我的心裏話到哪裏訴說?

期滿釋放回家後,仍然受到公安警察和單位主管部門的監控,限制我人身自由。並以是否能繼續工作為籌碼進行威脅,企圖迫使我放棄修煉法輪功。由於我對修煉法輪功的堅定信念不會改變,我將面臨再次被抓捕和非法關押的危險處境。

一個勤勤懇懇敬業的教授無端的被關押兩年,有這樣遭遇的我,在國內不能發出任何聲音傾訴我內心的痛苦和抗議中共由此給我妻子、孩子造成的傷害。我終於來到能夠自由講話的美國,我要感謝能讓我自由講話的美國人民。

我雖然早已遠離中共組織,今天我也借此機會嚴正聲明、重申:退出中共邪黨附屬組織共青團,以洗掉由此帶來的恥辱。並儘快把我的遭遇向全世界人民公布,讓全世界人民看到中共的鐵幕後面掩蓋的真實情況。

聲明人:須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