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朝陽溝勞教所強迫法輪功學員做奴工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三日】長春朝陽溝勞教所用做苦工奴役法輪功學員。朝陽溝勞教所長年承攬為印刷廠裝訂書籍(俗稱:劃紙葉子)的活,現在主要由一大隊和二大隊的被關押人員幹,也就是將已經印刷好的大的紙張拿到勞教所裏來,由被非法關押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和其他普教(普通勞教人員)將大的紙張摺疊成小的紙張並按頁碼排列好,再由印刷廠拉回廠裏裁切後裝訂成書。

這個活是由一個叫高老四的人和勞教所合作的,此人的姐姐在市司法局工作,依靠這個背景已合作多年了,象徵性的給所裏付一點勞動報酬。有一次一個犯人頭頭算了一下帳,二十幾個人幹了好多天,勞教所總共才掙幾十元錢,少得可憐,而背後暗箱操作的是相關勞教所負責人從中索取更多的賄賂。實質上被關押人員被強迫奴役所掙的錢都被個人撈取了。

法輪功學員閆國柱因拒穿囚服和拒絕被奴役做苦工而遭到多名管教的圍毆和電棍電擊。法輪功學員劉鳳寶也因拒穿囚服和拒絕被奴役做苦工被長期嚴管,被單獨隔離,不能自由活動,每天被幾個犯人包夾監視,不離左右。法輪功學員王貴明剛被關進朝陽溝勞教所時,已在看守所絕食多日,身體非常虛弱,因拒絕被奴役做苦工,遭到毆打和電擊等,僅兩天就被殘酷迫害致死。

勞教所三大隊的管教孫海波,他的岳父母開了一家紙盒廠和勞教所也搞起了合作,由三大隊被關押人員為其糊裝安宮丸的藥盒,糊一個藥盒給勞教所0.12元,由孫海波代表廠家負責技術及看管,這種活完全都是手工操作,多達十多道工序。糊藥盒也沒有休息日,每天吃完飯就幹活,為了保證效率必須集體方便,不能單獨去,上廁所就算休息了。法輪功學員幹活時還要被包夾,午飯晚飯後也不休息,一坐就是一天,每天都是連軸轉。

目前劃紙葉子和糊藥盒的活一直都在幹著。不知哪個家具廠和所長王曉明搭上了關係,將做好未刷油的家具拉到勞教所裏來,讓被關押人員用砂紙磨光,這種活灰塵很大,很嗆人,勞教所連口罩這種最起碼的保健用具都不給。

三大隊還曾和長春市虹霖製衣有限公司合作在勞教所內成立了服裝廠,製衣公司出機器設備,勞教所出場地和人工,虹霖製衣公司的老闆管某和勞教所的副所長王建剛有關係,是奔王建剛來的,也是想利用這廉價的勞動力大撈一把,被關押人員經過僅幾天的縫紉機練習就開始製作成衣,做好一件成衣最貴的才給勞教所3、4元錢,做好的許多成衣還要出口,因縫紉技術差,質量經常出現問題,結果不到一年時間就黃攤了。但這期間被關押人員每天工作十四、五個小時是家常便飯,上下午各方便一次,中間沒有休息,早6點起床吃完飯就上機台,連軸轉,晚上經常加班加點到9點、10點多,有時達到11點多。為了避開司法局有關負責人夜間的檢查,有一段時間竟然凌晨四點多就出工,普教都背地裏罵聲不斷。

法輪功學員許國棟在病重期間到外邊檢查為嚴重貧血,身體弱得連走都走不動了,仍被架著上樓到現場,也不讓留在寢室,雖然沒幹活,身體累得連下樓吃飯都不想去,有幾次他不想下樓去吃飯,管教硬是叫人給架著下樓,下樓後喘的不行,飯根本就不能吃。

法輪功學員上機台蹬機器的還要被包夾,兩個法輪功學員不能挨著坐,更不能脫離所謂的「互包組」,「互包組」是邪黨採取的一種用互相監視、相互告發的迫害方式。如果縫紉晚上不加班,那麼糊盒就得加班,犯人頭頭經常任意毆打侮辱做奴工的人員。

司法局有文件不許被關押人員超時間、超體力勞動,但這一紙空文是給人看的,他們把這些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和其他被關押人員當成了永不停止的機器來奴役,副所長張軍海在陪同來所參觀的外單位人員時就說「不能讓他們閒著,閒著就得有事了」。

這只是長春朝陽溝勞教所利用苦工來奴役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從而使勞教所、尤其是其相關負責人榨取非法收入的冰山一角。

朝陽溝勞教所負責人電話:(區號0431)
所長王曉明:84835680轉8001(辦公) 13814316466(手機)
政委魏國良:84835680轉8002(辦公) 13840099155(手機)
副所長王建剛:84835680轉8003(辦公) 13904306009(手機)
副所長張軍海:84835680轉8004(辦公) 13314316865(手機)
徐建國:84835680轉8005(辦公)13844880455(手機)三大隊大隊長高建輝電話:13844975119
三大隊教導員 呂志生電話:13604403312
三大隊管教 孫海波電話:13009123997
省司法廳紀檢委監察室電話0431─8275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