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朝陽溝勞教所血債累累 王國祥被迫害腦出血(圖)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長春朝陽溝勞教所近期又把一名大法弟子王國祥迫害致腦出血,現生活不能自理。在2006年3月份對堅持不放棄自己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酷刑折磨的」攻堅戰」中,曾連續15天不讓王國祥睡覺, 強迫」 坐板」(一種體罰方式:一種固定姿勢坐一天,稍有改變,就會遭到毒打)。


朝陽溝勞教所近期將王國祥迫害致腦出血,生活不能自理

王國祥,男,38歲,因發真相資料在白山地區長白縣被邪惡抓捕,被非法勞教2年。2005年4月被非法關押在朝陽溝勞教所一大隊時,王國祥不配合邪惡的所謂轉化要求,5月份被分到二大隊,當時正是邪惡的轉化攻堅戰。以二大隊的惡警馬雲濤為首的管教利用晚上值班期間以談話為名,從9、10點鐘一直談到 下半夜2、3點鐘連續多日進行折磨,大隊安排刑教包夾專門看著,不讓王國祥下樓到食堂吃飯。

2005年11月王國祥被轉到四大隊,每天被專人看著,單獨在宿舍坐塑料小板凳,不允許與任何人說話。12月份勞教所轉化攻堅期間,讓王國祥坐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小板凳也不給坐了,沒過幾天他上廁所一步一拐的。農曆年剛過,3月1日左右,四大隊又對王國祥進行迫害,用手銬將兩臂拉直銬在床邊上, 3、4天才打開手銬,接著20多天坐在床邊不讓睡覺,由兩名刑教看著。

相關責任人:四大隊大隊長陶慶軒,四大隊惡警陳立會。

朝陽溝勞教所是人間地獄,在這幾次「攻堅戰」中,從早到晚,惡警的打罵喊叫聲、電棍的電擊聲,大法弟子撕心裂肺的喊叫聲不絕於耳。施暴者窮凶極惡,受刑者淒慘無比,目不忍睹。功友被打昏死過去幾次,身體被打破的地方再撒上鹽面後,再去水房用涼水澆, 冷、痛加在一起昏死過去,有的被四肢吊掛起來,打的鼻青臉破不能吃飯。管教利用刑事犯人進行折磨法輪功修煉者成為家常便飯。教育隊所謂是「文明隊」「不打 人、不上刑」那是撒謊,被新抓捕的功友,先被刑事犯人在水房先打一頓,洗涼水澡冷凍完後,集中到大屋子裏頭幾十人排隊,橫豎坐直兩邊用人擠壓,天熱不讓開窗,衣服不准解開扣,幾十人擠壓在一起無法動彈,汗如雨下,就是這樣不准動,稍微動就挨打挨辱罵,有的弄到管教室裏被管教用皮帶、三角帶、電棍電的皮開肉綻,肉有燒焦糊的味道,四五個管教拳打腳踢所謂強行轉化。朝陽溝勞教所領導曾經叫囂:沒有照顧老弱病殘一說,只要還能活就不放人,人不行了抬勞教所大門外面死,就不算勞教所迫害死的。

下面是一些被朝陽溝勞教所迫害致死的一些大法弟子的情況簡介。


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的李萬雲

李萬雲,男,生於1962年9月8日。1984-1988年就讀於東北師範大學體育系,身體非常健康,畢業後分配在長春興業監獄任管教員。1997年10月在長春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由於工作認真,為人坦誠,多次被評為優秀管教員稱號。2000年春,李萬雲向世人講真相,被非法勞教1年,被劫持至長春黑嘴子勞教所,後又轉到臭名昭著的奮進勞教所繼續迫害。在獄中,李萬雲被迫害的全身長疥,流膿,穿不上衣服,才於2000年11月釋放回家。2002年第二次被非法勞教三年,在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被惡警殘酷迫害,導致身體羸弱,骨髓炎發生,2003年6月保外就醫時奄奄一息。因被惡黨人員勒索、病情嚴重,於2006年8月3日含冤離開人世。

白曉鈞(小軍),男 ,35歲,吉林省長春市大法弟子。2000年7月因去北京上訪被非法勞教1年,2002年1月在超期關押了7個月之後,被送往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非法關押,於2003年7月18日被迫害致死。


白曉鈞在朝陽溝勞教所四大隊被迫害致死

白曉鈞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的四大隊。2003年6月初開始,白曉鈞被迫害得不能吃東西,吃東西就吐,餓得直打晃兒。白曉鈞多次向大隊長付國華和其他管教們反映,請求能否讓伙房做點兒麵條,可是卻沒有人理睬。直到他虛弱得支撐不住,臥床不起了,一看真不行了才給他做麵條。可是,這時的白曉鈞已經瘦的皮包骨、一口麵都吃不進去了,連水都喝不進去了。

6月30日,四大隊因一大法弟子正念走脫而解散。白曉鈞被關到一大隊一中隊,一大隊安排了幾個人護理。到7月6日這天白曉鈞就不行了。在嚥氣之前被抬出一大隊。整個過程勞教所一直都沒有把白曉鈞送醫院去醫治過,只是勞教所的醫護人員給打了幾個吊瓶(點滴)而已。在白曉鈞病重一直到最後的時間裏,一直都是在惡人的罵聲和吼叫聲中度過他的最後時刻。

李秋,男 ,41歲,原長春市郵局永春分局職工,居住於長春市郊區永春鎮。大法弟子李秋自99年以來多次遭綁架迫害。 2002年3月5日長春市南關區法院以審判被捕的大法弟子為謊言,以達到非法抓捕前來聲援的大法弟子為目地,李秋在該法院門口第4次被綁架到大屯勞教所,惡警用盡慘無人道的各種刑具對李秋進行迫害,直到不省人事,後李秋被送到公安醫院繼續迫害兩個多月後又送到鐵北監獄,同年七月又轉到朝陽溝勞教所繼續迫害到坐不住,躺不下,全身浮腫,呼吸困難,奄奄一息。朝陽溝勞教所怕承擔責任於2003年1月晚10點通知家屬從中日聯誼醫院將李秋接回家。回家後李秋胸部、腰部一直流膿不止,兩腿致殘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於2004年7月6日5時被迫害去世。

劉子巍,29歲,吉林省渾江大法弟子。2004年12月10日被非法關押長春朝陽溝勞教所。沒到朝陽溝勞教所之前在派出所已經絕食6天,身體非常虛弱,到朝陽溝勞教所,他繼續絕食抗議,遭到惡警的折磨:押小號、灌食、上大掛(用手銬把雙手分別掛在牆上),時間長了,手腕都被勒出血,24小時掛著,不許睡覺,並用臭襪子堵他的嘴,防止他喊。就這樣到13日23時許,發現不行了,去醫院的途中去世。事後,朝陽溝勞教所派人將小號的掛環拿掉,銷毀證據。

宋文華,男,56歲,吉林省通化市鐵路職工,在2003年非典時期,到通化縣葫蘆套鄉(通化市郊)講真相時,被鄉政府非法抓捕,被不法人員投入朝陽溝勞教所迫害。2004年10月8日勞教所將生命垂危、無法醫治的宋文華放回家,10月17日晚,宋文華含冤離開了人世。


宋文華含冤去世

據朝陽溝勞教所可靠消息透露:2004年3月宋文華的身體開始變壞,檢查過3、4次,勞教所已經知道宋文華染上肺結核還有其他病,更嚴重的是,宋文華一側胸膜80%積水,隨時有生命危險。6月份,勞教所通知家屬宋文華的肺結核已經開放,辦理保外就醫。但是,勞教所拖了兩個多月還沒放人,家屬去要求放人,勞教所卻說,司法局不批。找到司法局,司法局的張處長又說:不能隨便放人,沒有生命危險不能放人,出了問題他們負責。

這樣又拖了兩個多月,也停止了家屬接見。在這期間,身體病弱到如此程度的宋文華,還得和健康人一樣每天幹著超負荷的勞動,警察還逼問:和你孩子一起找省司法局的人跟你甚麼關係?

後來,宋文華連續10多天39度以上高燒不退,連續4、5天不能吃東西,最後眼睛看不清東西、耳朵失聰。勞教所也沒上報,耽誤了治療。家屬再次見面時,宋文華已不能自理,不能說話,骨瘦如柴,僅56歲,被迫害得像70多歲的人。2004年10月8日宋文華被放回家,幾天後含冤離開了人世。

張啟發,男,38歲,吉林省白山市江源縣林業局三岔子林場職工。2002年3月張啟發被非法勞教一年,送入長春朝陽溝勞教所,於2003年1月19日被迫害致死。


張啟發被釋放第二天離世

張啟發2002年2月19日被釋放,在家僅14天,就於2002年3月6日晚被公安強行帶走,非法勞教一年送入長春朝陽溝勞教所。二大隊管教趙東立、朱勝林用三角帶狠狠抽打,連續酷刑折磨三天, 每次都能聽到管教室 傳來的毒打聲,電棍的吱吱聲, 慘叫聲,打的動不了就拖回來。張啟發被毒打得體無完膚,出現了生命危險。 2003年1月18日釋放回家,身體渾身上下都是傷痕,皮膚又黑又硬,長滿了硬刺、硬瘡、雙腿疼痛難忍不能走路,呼吸困難,口齒不清、痛癢難忍、排泄困難。於2003年1月19日中午去世。

張全福


張全福和小孫女張琪

張啟發的父親張全福,男,65歲,吉林省白山市江源縣林業局三岔子林場職工。2003年1月8日,張全福被長春朝陽溝勞教所(六大隊二中隊)迫害致死。

2002年11月份,朝陽溝勞教所對大法弟子實施「百日攻堅」迫害。在這次迫害前,張全福已被迫害的全身長著疥,坐一天板棉褲都是濕的,體重不足30公斤,每天很少進食,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在這種情況下,勞教所不僅不放人,反而加重了對他的迫害、增加坐板時間、每天早5點坐到午夜0點是常有的事。

有一次張全福被叫到管教室,惡警王濤問還煉不煉了,張全福說: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就堅修大法到底。惡警王濤聽後氣急敗壞,拿起剛剛燒開的一大杯開水,潑在他的雙手上,當時雙手就被燙掉了皮,起了大水泡。

經過此次迫害後,張全福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雙手因燙傷而感染、直到食水不入,惡隊長李中波還說是裝的,每天讓兩個包夾背著去食堂。張全福直至被迫害致死的前一天還在坐板,惡警看人真的不行了才送醫院搶救,當晚即被迫害致死。

梁柏生,48歲,長春市淨月潭經濟開發旅遊區大法弟子。於99年9月20日被非法勞教2年,期滿後又被非法超期迫害兩個月,於2001年11月20日釋放。2002年3月,梁柏生再一次遭玉潭鎮派出所綁架,送長春市公安局時遭毒打,遭受坐老虎凳等等刑罰,而後被綁架到朝陽溝勞教所強行勞教二年,身心上遭到了邪黨惡警的嚴重摧殘與迫害。惡警利用犯人用木棍狠狠的毒打他,然後又將他扒光衣服推到廁所裏,按倒在地上,利用高壓自來水龍頭對他猛衝,刺骨冰冷的水,直到他僵死為止;等梁柏生甦醒後,惡人又強制他坐在水泥地上,晚上不許睡覺;梁柏生身體不斷高燒。就這樣白天還被強制去車間幹活。在一週之內,梁柏生遭受這樣的酷刑五次,而後是整天整宿發高燒,不能進食,四肢無力,咳嗽,吐痰,吐血不止。梁柏生被種種酷刑折磨至奄奄一息、嚴重肺結核病,於2006年3月20日含冤離世。

據不完全統計,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幾年來用這種惡毒方式迫害死多名大法弟子,除上述大法弟子外,還有長春市大法弟子鄭永光,被迫害出現肺結核,回家一年後去世;白山市大法弟子鄭永平,被迫害出現肺結核,回家20多天後去世;梅河口市紅梅鎮大法弟子李傳文,被迫害出現肺結核,回家9天後去世;榆樹市大法弟子鄭福祥,被迫害患上肺結核,回家一天後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