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病業狀態 從法上昇華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我於一九九五年九月走上修煉法輪大法之路。修煉前疾病纏身,從頭到腳,從內科到外科,只有肺和肝沒病,其它器官都有病。甚麼心臟病、乳腺增生、萎縮性胃炎、膽萎縮、結腸炎、盆腔炎、膀胱炎、雙腎結石、雙腎積水、頸椎骨質增生、腰椎骨質增生、胯關節、膝關節疼痛等等。每一樣病痛,都使我難以承受。我跑遍了省城各大醫院,每次都是掛專家的號就診。十多年來,我年年看病,多次住院、多方治療,各大醫院、專家開的各類藥點滴、口服,效果仍不明顯。我和丈夫的工資幾乎都用於醫藥費,家裏的生活也很拮据。病魔得我難以勝任工作和料理家務照顧孩子,苦不堪言的樣子真是在死亡線上掙扎,時常向丈夫交代後事。就在我對生活失去信心,呼天天不應、喚地地不靈時,一同事向我介紹了法輪功,借給我《法輪功(修訂本)》。我一口氣讀完,如夢方醒,啊,性命雙修的佛家修煉功法,真是太好了,這就是我要找的,我有救了!我要把我這一百多斤交給老師,(那時還不知叫師父)交給這部法。就這一念,從此我就堅定的走在修煉的路上,從沒有懷疑和動搖過。我的病也就神奇的全好了,十多年不用再吃一片藥。五十多歲的我走路生風。下面就修煉的不同時期談談我從病業狀態中在法上的昇華,來證實法輪大法的神奇。

一、中風、口歪眼斜症狀:三天恢復正常

在個人修煉時期,就在我修煉兩個多月的一天,九五年十一月十三日,煉功感覺閉不上嘴,直流口水,照鏡子一看,啊!嘴歪了。當時我也沒緊張,也不害怕,只是想師父說的可真準,把以前的病返出來,從根上去掉。因我在十幾歲時睡覺受了風,得了口歪眼斜的中風病,母親帶我找了馳名的老中醫,針灸了二十多天好了。現在正是給我把這個病返出來了,從根上去掉。我堅信師父沒有去醫院。可一天比一天重,口歪的不能刷牙喝水、吃飯漏飯,眼也斜了,看東西不得勁兒。正趕上我家的親戚來我家,他的嘴也有些歪,他說:「我這都住了一年的院才好到這樣。」丈夫著急了催我也快去醫院。說這是臉上的事,不像肚子裏忍了別人看不見,這臉上時間長了不好辦。我堅定的告訴他沒事,癌症病人修大法都好了,我臉上這點事算甚麼?可一晃十天了,仍不見好轉,我也真是沒著急,還和同修顯示說:「你看師父把我小時候得的口歪眼斜病返出來了,都十天了,我也沒上醫院。」同修立刻指責我說:「得了,你別覺的做的挺好,還是你的心沒放下,不然早好了。」同修嚴厲的指責,我頓時恍然大悟,是師父借她的嘴在點化我,是啊,是我的心沒放下,因我無論到單位還是回家,一進屋就是照鏡子,用手推擠著看還差多少,這不就是沒放下心嗎?師父講:「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轉法輪》)悟到了是心沒有放下,回家不照鏡子了,心真的放下了。就在當天晚上煉功時,臉上就出現了在穴位上針灸的哆哆哆的感覺,十七日早晨就徹底好了,吃飯、喝水甚麼都正常了。真正把心放下了,中風症狀三天就神奇的消失了。消業過程中我悟到了,信師信法的同時還要把心放下。

二、髕骨粉碎性骨折:第二天能行走能雙盤

在正法時期,也就是在二零零二年三月的一天早上,我去廚房的涼台淘米做飯,由於涼台頭一天晚上刷了,早上結了一層兒冰,我穿的是塑料拖鞋,一下子就滑倒了,坐在地上,右腿支出,左腿膝蓋著地,崴過去了,只見左腿膝蓋骨頭像食指一樣長支出來了。我當時也沒有害怕,想到沒事!叫丈夫過來,他和弟弟把我扶到床上,我把毛褲脫下來,左腿膝蓋支出像食指一樣長的骨頭豎著,眼看就要把皮捅破了,膝蓋其它骨頭也七上八下的,膝蓋下的小腿骨頭也塌下了。丈夫和弟弟看到此景臉都嚇白了,立即抬我要上醫院。我堅定的告訴他們沒事,今天我就讓你們看大法的神奇,看大法的威力!面對膝蓋骨頭七上八下的、站著的、塌下的,我馬上想到師父說過人體是個小宇宙。那麼膝蓋每一塊骨頭都是一份子、一粒子。正法時期你就是正法的一份子、一粒子,不能出現這不正確的狀態。大法弟子的手是有能量的,於是我就張開右手把這些突出的骨頭按回去了,這時腿才能放平。接下來腿一點兒一點兒紅腫的就像紙簍口那麼粗。找來兩個同修發正念。看著這條腿,我想到鐵拐李不也修成了嗎?甚麼情況都不能動搖我修煉!念頭剛一閃,我馬上悟到這不是正念,我修的是宇宙的大法,主佛是我的師父,怎麼能和鐵拐李比?這不是正念,立刻清除。有師父、有大法我一定能走路,能煉功。正法時期不走路怎麼能行?這是邪惡對我的干擾,肉身的迫害,決不認可。弟弟勸說:「你自己把骨頭按回去了,也不知道是否對上,找接骨的大夫給接上,不住院不也行嗎?」我說:「不行,常人的接骨大夫,每天給病人整骨,那帶著病業的手怎麼能讓他摸我的骨頭?絕對不行!」又有同修說:「那不找常人的骨科大夫,咱們找同修骨科大夫」。我同樣回絕說:「有師父,為甚麼要找同修骨科大夫呢?不行。」丈夫以為我不能下地,不能上班了,就和我單位的領導請假。單位的領導和同事前來看我,看我的腿整個都是血點子,腫的那麼粗,要求用車拉我馬上去醫院。一領導他曾在部隊當過軍醫,他明白這是髕骨粉碎性骨折,必須馬上去醫院,現在充血這樣,嚴重的後果不堪想像。我謝絕領導和同事的好意,告訴他們沒事的,我照常能上班的。好歹把他們勸走了。到了晚上,又有同修來看我,勸說:「家裏有常人,你還是去醫院吧,出了問題免得常人說三道四的,這也是維護法。」我便和同修切磋:「我不是這樣悟的。正因為維護法才不用去醫院,醫院是給常人開的,到了那裏就要按常人的方法治療,拍片子、手術、能否治好還不知道,那可都是給常人留話把兒。我是大法弟子,大法神奇,我一定會走路的!這才是維護法和證實法。」我又給他們講了在個人修煉時期,一同修早晨騎車上班,被汽車撞到頭部,流了一大灘血,圍觀人都嚇的以為沒救了。抬到醫院時,頭腫的就像農村打井的柳鬥一樣大了,醫生都搖頭,可他很清醒,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沒事,不用住院,就回家了,二十二天全好了的事例。我這腿算甚麼!我發正念時,看見觀音菩薩橫著飄飄而來,意思是要給我治腿,我隨口就說不用你,我有師父。她就走了。睡覺時,往左翻身可以,往右就不行,我想到我是大法弟子說能翻就能翻過來,真是正念一出,照樣能翻身。

第二天,多年沒有看到的同修突然打來電話,丈夫說我腿摔了不能下地了,同修聽後,八點多就趕來看我,我們就一同發正念,並求師父加持,一直到十點,我就能下地走了,雖說腿還腫著,可我走到方廳坐在沙發上還能雙盤。在場的家人和同修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接下來,我就去廚房做飯,燜上米飯,炒了六個菜。

我仍和往日一樣,學法、煉功、發正念、料理家務,既然能走,就上班吧,可我上班車有些打鼓兒,同修鼓勵我大法弟子都能上天,還不能上班車?我馬上悟到「對,我能上!」念一正,上車也真的無所謂了。領導和同事們看到我上班來了,驚奇的點頭、讚歎,一領導還個別和我說,姐你上班是來證實大法的神奇!我說對!單位的工作很忙,我原在一樓辦公,現要搬到二樓,我又忙著樓上樓下搬東西,又要處理日常的工作。下班回家腿腫的更粗了,像根大木頭,我只好換條散腿褲子。這回不光是紫血點子,又上來一塊一塊青的,就好像潑上鋼筆水似的。我沒有在乎它甚麼樣,照常學法、發正念。雖說腫,可我照樣堅持雙盤發正念。同修來了也就一起學法,一起發正念。我煉功不間斷,煉功時感覺到法輪在腿上轉,膝蓋骨在出汗,覺的汗珠像拇指蓋那麼大。雖然能走,但也覺的腿發木,累,願意拖著走,在班上,同修看到我拖拉著走,就嚴厲的斥責我:「你這樣走路就別來上班了,你別給大法丟臉!」同修的斥責我馬上醒悟,是啊,別忘了我是大法弟子,要堂堂正正的,一瘸一瘸的這哪是大法弟子的形像。念一正真就能正常的好好走,也不疼。可是回到家裏就又願意拖著走,丈夫又不理解了,呵斥我:「不是大法神奇嗎?你怎麼又瘸了?」聽到丈夫的呵斥,我有些心酸,覺的我摔成這樣,無論單位的工作,還是家裏做飯、洗衣、跪著擦地、去市場買菜、去外地辦事,甚麼都沒有耽誤,你當丈夫的不知道心疼我還這樣說。我的心一橫,我是大法弟子,決不能給大法抹黑!師父是看我心性的提高。我在問自己,上班能好好正常走,回家為甚麼就不能?難道上班時是裝啊?上班時是大法弟子,回家就不是了?好好走!心性提高了,無論在家裏還是在外面都能正常的走路。家裏的親人也都不斷的打來電話,催我去醫院,怕有後患。我告訴他們我已經上班了,沒事的。接下來我的腿就一天比一天消,真是一天一個樣,膝蓋能見到皮膚本色了,其它部位紫、青、也都消失了。大約是在第九天,我去市場買菜,路過拖老所,看見一位出租司機,腿打著鏈子坐在外面曬太陽,看到他痛苦的樣子我問他怎麼回事,他告訴我出車禍,大腿部位骨折,已做了兩次手術了,第一次接短了,兩個腿不一般長又取出鋼板,做第二次手術,到現在已經一年半了,還在打著軟鏈子,拄拐。聽了他的講述,我感到自己修大法多麼幸福,我給他講了我膝蓋骨折的經歷,向他介紹了法輪大法的美好與神奇。

好像是在第十多天的一個晚上,我坐在床上,突然感覺膝蓋部位有人用兩隻手在對骨頭,鑽眼兒似的,還有響聲,我數著一、二、三、四、五、共計十二下,還有用右手托的感覺。我當時激動的流下了眼淚,我明白了,前一段時間是師父看護著我,幾乎不怎麼疼,在考驗我,現在是師父在給我正骨。緊接著就眼看著膝蓋骨卡、卡的,咕咚咕咚的響,然後再整個腿抻的蹦直,再放鬆。就這樣反覆半個多小時,家人看了都覺的神奇,我就向他證實法。這就是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不用動手不用動腳就可以做常人動手動腳做不來的事情。從那以後,腿每天都調整,時間還不斷增長,再後來除了走路以外,總是調整。我想這是證實法的好機會,活生生的讓人們看到大法的神奇,於是在單位我就給同事們看,因隔著褲子都能看到腿的骨頭在動,還有響聲。同事們說是挺神奇的,咱們的腿怎麼不能這樣式的動呢?我又到同事家,同修家,親朋好友家,給他們看,一同事的愛人一邊看一邊摸我的膝蓋,是啊,這還熱乎呢。按理說這摔壞了應該是冰涼的。接著她給我講了她看到一個骨折手術的,疼的出汗床單都擰出水來。大法真是太神奇了。記的有一天我發正念,清清楚楚看到一條腿穿著花褲子,黑鞋,放在一邊。我悟到了這是師父給我拿掉了一條業力的腿。在我煉功時有時感到蓮花的蔓纏著這條腿。

儘管我都很正常的走路,但上床時,還要用手搬一下腳。也就是在二十幾天吧,一同修來我家,我坐在沙發上腿著地正學腿摔的事,突然就像有老雕叼車一樣把這個腿叼起來了,起,起,一下就抬平了,我們都看呆了,家人馬上拿個小墩子要放在我腿下,我說不用,拿走。慢慢的腿又放下了,來回兩次,從那以後,我的腿就甚麼都正常了。

雖然用這條腿的事例證實了法,但畢竟是我摔了個大跟頭,要從中悟道啊,我靜下心來向內找,找到自己由於二零零一年末,進京正法被非法抓捕,在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五十多天,回家後,有了怕心,走出去講真相不夠;家裏涼台一些紙盒箱、米袋都印有紅色惡龍,沒能及時清理。當然也還有業力 的存在,但我悟到,就是有業力那也不是在家裏養著消業,正法時期,是在走出去、講真相、證實法中業力得到轉化。不走出去怎麼能行呢?如今,我走在正法的路上,做三件事無論走多遠這條腿都不累,(有時出去發正念要走二十多里)可不走出去做三件事這條腿就不舒服。

通過這件事,我體會到,在病業狀態中,無論怎樣難都不能放鬆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證實法,不能離開同修在一起的環境,不能忘記我是大法弟子。

三、牙、腹腔、心臟、乳腺病態:瞬間消失

正法到了最後的最後,大法弟子都在忙著做好三件事,可是不同形式的干擾也較多見,零七年的十一月,我牙疼的不行,滿口牙都鬆動,涼的、酸的、甜的都不行還好說,可疼起來心都發顫,和它對話也不行,當時我想,正法時期,你這樣不正、干擾我,那我就拔掉你!找了牙科大夫先後拔掉二十四顆牙。只剩下幾顆用來連帶假牙。好在是冬天戴口罩,沒太耽誤做三件事。可就在零八年的四月吧,僅有的這幾顆真牙又疼起來,又是難以忍受。但這回我悟到了,我不能再人為的拔掉了。人體是個小宇宙,那麼每顆牙也許是代表著一個天體,一個星系,它的疼痛,說明它那裏需要正法了。而人為的拔掉了,那不就是殺生,毀了這個天體,這個星系嗎?在人體這個小宇宙,我是主,那裏需要正法,我有責任。於是我就調動牙,一起發正念清理所在空間的不正的因素。這時師父的「世上洒甘露」(《洪吟二》〈香蓮〉)詩句打入我腦中,頓時我滿口充滿了唾液。牙也就瞬間不疼了,以後稍有不適,師父這句詩句就顯現出來,又是滿口唾液,不適的症狀立即消失。從此牙再也沒有出現不正確狀態,它所擔負的天體也好,星系也好歸正了。

零八年的六月,由於一位同修病業狀態反映很激烈,我和同修去和她切磋、發正念。回來後,心裏一直在想,三件事這麼急,可我地區一些同修而且是老弟子,出現很重的病業狀態,怎麼能快一點的突破呢?我的腹部也已有好長一段時間出現不正確狀態,特別不舒服。就在一個星期天早上,我煉功時,師父的「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這句法打入我腦中,我似乎一下子悟到了「疼痛,難受」的概念也不應該有了。因疼痛,難受的根源是「病」。有「病」這個概念在我們煉功人,大法弟子中早已經沒有了,那麼「疼痛,難受」的概念也相應的應該沒有了。你覺的疼啊,難受啊,認可了疼啊,難受啊,那根子上不就是認同了有病了? 認同了有病不就在這一個問題上是常人了嗎?是常人,師父怎麼管你呀?師父在《轉法輪》第二講中說過:「你一提「病」這個字,我就不願聽。」那麼出現的這種症狀又是怎麼回事呢?師父在《轉法輪》第一講中說過:「宇宙中任何物質,包括瀰漫在整個宇宙當中的所有物質都是靈體,都是有思想的,都是宇宙法在不同層次中的存在形態。」我悟到了人體既然是個小宇宙,那麼每一個器官就代表著一個天體或是一個星系,一個世界,那裏面的物質在另外空間看都是靈體,那就都是眾生。啊,我明白了,在正法時期,它們以各種不同的症狀反映到你的身體中,是來找你得以救度,同化法的。我們不是救度眾生嗎?不僅有人世間的還有另外空間的。這時師父;「慈悲看世界 方從迷中醒」(《洪吟》〈圓滿功成〉)的詩句又打入我的腦中。我又是恍然大悟。我就對我腹部說:「我是主,你們既然主動來了,就是和我有因緣關係,宇宙在正法你們在正法中,得以救度同化法,是最幸運的,從今後,你們就和我一起學法、煉功、做好三件事。說到這裏我腹部甚麼不適的症狀都沒有了。他們似乎真的聽懂了。晚上同修來我家學法時,我把悟到的體會講給她聽,然後我說咱倆開始學法吧,讀《轉法輪》第一講,剛開始讀,我就好像看見在腹部有很多人,其中有一個人好像擠著找座位。在這以後,有幾次腹部也有絲絲拉拉的感覺,我想這又是來要救度的。那就一起學法煉功吧!從此後,我腹部甚麼不適的症狀都沒有了。這裏的生命得救了。

前兩天,我想要擦玻璃,心臟和乳腺部位就像往出剜似的,連續一下,又一下的。我緊皺眉頭,咬住牙挺住,可我馬上悟到在這個體系當中又有要救度的,它反映到人體就是以這種方式來,人家來了要救度的,可你這是啥表情啊?我們煉功時,師父不是讓我們面帶祥和之意嗎?於是我轉變面目情感,面帶祥和。瞬間,像往出剜似的症狀沒有了。一百二十平方房間的窗戶我一個下午就擦完了。

總之,我在修煉的不同時期,身體反映出的不同症狀,在師父的「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法理的點悟下,得以突破,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啊!

點滴體悟,不當之處,誠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