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消業關中爬起來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前些天,剛剛進入冬季的北方迎來了首次大範圍的氣溫驟降,許多人感冒發燒,我也出現了發燒、渾身乏力、嘴裏潰瘍的症狀,以為和每次一樣消點業過去就完事了,可退燒後忽然在自己下身出現了許多小紅包,而且在大腿根的兩側也出現了許多又扁又紅的大包,小腿肚上也有一小塊這種情況,簡直是奇癢難忍,不撓還行,越撓越癢,飯吃不好,連覺也睡不著了,怕心也來了,覺的自己實在承受不住了想到了去醫院,結果到醫院大夫說是過敏了,開了一盒藥膏。回來就開始抹了藥膏,過了兩天可還是不見效果,仍舊特別癢。我更急了,這時忽然想到那個大夫說我是可能用過甚麼藥才導致過敏的,可偏偏就這幾個地方過敏呢?他的話提醒我想起前些天由於在我下身有一小塊皮炎症狀很長時間了沒好,就去醫院開了一些藥水抹,由於藥水多我就連周圍附近每次都抹了,小腿肚那塊也是一小點點結果抹了一大片,後來感覺馬上就抹好了,那些地方不就是這次起大包發癢的地方嗎?

我這次終於清醒了,我問我自己還是大法弟子嗎?我還信師信法嗎?我明白了就是我沒有正念啊,沒有正念哪有正行?可怎麼這麼沒正念呢?我突然想到還是我學法學的太少了而且沒入心學啊,於是我捧起《轉法輪》,每天堅持學一講,同時藥膏也不抹了。回想這幾年,尤其最近一段時間,我學法越來越少,而且還不能靜心,看書看著看著就想別的了,總是溜號,有時一個星期也學不了一講,總是忙常人那些事,遇到事時把師父的法也忘了,把向內找也忘了,我這就是第一關沒過去那第二關接上來加在一起,所以難就更大了。

隨著不斷的學法,我終於清醒了,正念也在不斷的加強。看到師父說:「甚麼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當作煉功人。」(《轉法輪》)通過短短幾天靜心大量的學法,我找到了自己的一大堆執著心,第一個就是求安逸心,由於這個心被魔鑽了空子,越舒服越想舒服,就更放大了此心,在不知不覺中就鬆懈了下來,學法的時間不能保證,越學越少就越來越不入心,回過來看看自己的行為真的慚愧,居然下滑到這種程度!另外我還有很嚴重的自私心,因為有私心才會有安逸心,只想自己過好日子而不管別人,這個私心正是修煉人要修去的啊,我們不是要修成「無私無我」的嗎?我怎麼就不想想那些被迫害在獄中受苦的昔日同修們呢?他(她)們在裏面是多麼的艱苦,簡直是度日如年啊,而我在相對寬鬆的環境下想到的卻只是自己,為何只是別人在付出呢?想到這些我真的很難受……

通過不斷學法我找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我也悟到學法一定要靜下心來,千萬不能抱著有求之心,哪怕一點點也不行,那也甚麼都得不到的,只有無求而自得,其實這方面的法理師父也強調過很多次了,但我發現有時自己不知不覺中就起「求心」,其實應該絕對的無求而學法,我一定要把這有求之心徹底去掉。另外,我還有很重的色慾之心、妒忌心、虛榮心,這都是我應該去掉的執著。再有,我也悟到學法的時候千萬不能躺著或靠著點甚麼,發正念也是如此,因為如果我們不敬師敬法,那麼法就不會展現給我們內涵,那還是等於白學了。其實懶惰的表現還是求安逸心造成的。正像有同修提醒的可不要看輕了這個求安逸心,它可是引發諸多執著的根源,是毀掉修煉人的慢性殺手。其實,造成不愛學法的根源就是求安逸心、私心,也有業力的干擾等,煉功人都要突破這些的,而且必須要突破的。正因為我學法少,所以信師信法才會大打折扣。

不到兩個星期的時間,我身上所有不正確的狀態都沒了,我的身體又一切恢復了正常,我從病業關中爬起來了,但是給我的教訓是深刻的,是我的不爭氣,不精進讓邪惡鑽了空子,是大法再一次讓我清醒了,是師父再一次淨化了我。

寫了以上很淺顯之見,感覺有點亂,也覺的和精進的同修們相差的太遠了,但我想曝光自己的不足也是在解體它們,也想給像我一樣整天忙著常人事的中青年同修們提個醒,不要因生活的壓力而陷在常人之中,導致鬆懈了精進的意志,很容易被邪惡鑽空子的。同時希望能給那些正在過病業關的同修們帶來正念,大家一定要無求的學法、靜心的學法、大量的學法、恭敬的學法、認真的學法,這樣就沒有我們闖不過去的關。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