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看消業狀態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下面我想談談自己是如何對待身體出現的消業狀態的。

從得法修煉至今,不管是「七﹒二零」之前還是之後,我的身體都出現過消業狀態。但是不管它表現得多麼「嚴重」,一般都很快就過去,最長不會超過三天時間,而且它根本就不會對我做三件事情造成任何影響。每次消業過後,只能是讓我對身體出現消業狀態有了更深的認識。我也絕對不會針對自己身體上出現的問題去發正念,去清除所謂的舊勢力迫害。為甚麼呢?在我看來,舊勢力的那些個「黑手」那是層次極低的極愚蠢的生命,它們註定是要下無生之門,連動物都不如,它們看到我躲都來不及,怎麼有可能在我身體上弄甚麼「病業」呢?

我還發現,每次身體出現消業狀態,並不是我做得不好,反而是我在講真相勸三退方面做得較好的時候出現的。我認為,修煉的人在沒有開功開悟之前,身體都會有業力存在,人如果沒有業力,連修煉的因素都不存在了。另外,因為舊宇宙有個相生相剋的理,你在三件事情上做得挺好,層次要提高,功要長上來,業力要消下去,那麼在身體上就要承受那麼一點點(也有可能表現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上),心性也跟著提高上來。

前兩個星期,有一天我上班的時候突然感到全身發癢,越抓越癢,甚至把皮膚抓爛了,出血了,它還鑽心的癢。我馬上警覺了,我想到,那個「癢」它可不是我,我的手是我的主元神控制的,為甚麼我的手要讓那個「癢」來控制並去抓身體上的「癢」呢?它癢它的,我做我常人的工作。因此,不管它怎麼「癢」,我都不再用手去抓「癢」,不管它如何鬧心。

下班以後,在回家的路上,我照樣利用機會給陌生人講真相勸三退,並發真相光盤。當天晚上在家裏不管是學法還是看明慧網文章的時候,那個「癢」的感覺還是相當重的,但我還是做自己該做的事情,其它甚麼也不想,並控制自己的手不去抓「癢」。晚上睡覺的時候,在半睡半醒的時候,主意識不清楚,手在身上到處亂抓癢,結果第二天早上醒來一看,渾身皮膚幾乎都抓破了,除了頭部以外。睡衣上血跡斑斑,皮膚上到處出現了類似「牛皮癬」的症狀,表面現象很「可怕」。而且那個癢的感覺已經到了脖子了。

我一想,煉功人遇到事情時不能用常人的觀念來看問題。我認為,這都是好事,說明我煉的功已經在往表面身體上突破,表面的身體要轉變成高能量的物質,那麼沒有修好的那個身體上的業力就要往外返,從每個汗毛孔上散發出來。我還看到了那個「癢」的無奈,因為它只是趁我睡覺的時候控制我的手去抓「癢」,讓我身體表面出現「牛皮癬」的假相,而我在主意識清醒的時候,手腳絕對不會為它控制。更不可能去抓癢。所以我沒把它當回事,照樣去上班。該幹啥幹啥。師父說:「這一點跟大家說,你覺著「病」的怎麼難過,希望你都堅持來,法難得。」(《轉法輪》)我悟到,師父對剛得法參加學習班的學員都這樣要求的,無論身體上怎麼難過,都要堅持去聽師父講法。那麼我是一位得法十幾年的老弟子,我難道能因為身體出現了甚麼「症狀」就躺在家裏起不來了嗎?就不能上班了嗎?就不能做好三件事情嗎?那不是對自己的要求太低了嗎?這怎麼可能呢!

當天上班到了下午,我在公司幹活的時候就發現到那個「癢」的感覺越來越「沒勁」了,原來是渾身除了臉部以外到處都癢,現在偶爾只是一個地方癢一下,它更控制不了我的手了。當天晚上睡覺也很踏實了,到了第二天睡醒覺,身體上的所謂的「牛皮癬」的假相都消失了,原來皮膚上抓破的地方出現了正常的結疤,連「癢」的感覺也都消失了。再過了幾天,皮膚也恢復正常。

通過這件事情及其它的幾次消業狀態,不管它表現有多麼的痛或多麼的癢,它啥作用也不起,我不把它當回事,照樣做好三件事,它很快就消失了。我還悟到,我生生世世所造的業力絕大部份是師父替我消去的,只是留了一點點讓我自己過,只是讓我承受那麼一點點,讓我在承受的同時也提高心性,當我心性提高上來的時候,師父將替我消去的業力及我自己承受的那一點點都轉化成德,給我演化成功。但是,如果我身體上出現消業狀態的時候,就「痛」得起不來了,在業力的控制下無法上班了,也無法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了,那等於是認可了它(業力),那等於是把自己的心性擺到常人的層次中去了,那麼常人就是應該得病的,那麼可能甚麼危險的問題都會出來。

更有甚者,如果我連一點苦都承受不住,身體一出現甚麼問題就認為是舊勢力搞的,根本都不相信大法弟子的身體是師父在管,把身體交給舊勢力去管了,一有問題就想到舊勢力,就針對「舊勢力的迫害」去「發正念」,那其實是最危險的。因為你認為是舊勢力的迫害,那就是求它要它了,那它就真的會來管你了。這就好像是一個人總認為自己被動物附體迫害是一樣的,都是自己求來的。而且煉功人層次很高的時候,發的那一念不純,所產生的物質也是不純的生命體,自己的整個空間場都是這種不純的物質(生命體)。就等於是一邊「發正念」消滅舊勢力,一邊又產生著「舊勢力」。即使是暫時消除了身體的消業狀態,那根本上是沒有過去這一關,業力還積攢在那裏,只是往後推了,下次返出來可能更重。下次可能更過不去了。

其實我認為,煉功人吃點苦也沒有甚麼不好的,身體上那點苦算得了甚麼呢?你不把它當回事的時候,它啥也不是。師父說:「一個佛一揮手,全人類的病都沒有了,這是保證能做的到的。」(《轉法輪》)我悟到,佛就有那麼大的承受能力,揮手之間可以把全人類的業力都消去(承受下來)。如果我在修煉的這條路上,所有的業力都是師父替我承受的,自己一點苦都不能吃,一點苦都不想吃,讓我升上去當佛,我自己都覺得不配坐在佛的位子上,因為我自己生生世世所造的業都消不了一點點,我有甚麼威德去度別人呢?怎麼去替別人消業呢?所以說修煉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修煉的人在遇到問題的時候,怎麼端正自己的心態很重要。

通過了幾次身體的消業狀態之後,我真正的體悟到了「以苦為樂」的其中一層境界。因為身體出現了消業狀態,特別是在我剛得法不久的時候,我非常高興,我相信是師父在管我了,那種喜悅是難以言表的。以後每次出現消業狀態的時候(幾個月或一兩年出現一次),我對法理都有了更深的體悟,在消業的同時,心性提高上來了,功也長上來了。走在回家路上的我,離家更近了,所以我能「以苦為樂」。

以上是我對身體出現消業狀態的一些體會,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謝謝。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