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點較深的感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

師尊好!
同修好!

以投稿明慧網的形式參加法會,體現著大法弟子修煉「大道無形」。法會是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一種修煉形式,所以大法弟子是一定要參加的。回顧十一年來的修煉歷程,自知提高很慢,遇到的事也不大,但我想只要是在法中,同樣能折射出大法的聖光。我切實感悟到師尊從極微觀中對我這個生命的鍛造,那種感動真的難以用人言表述。修煉中有跌倒、有爬起,磕磕絆絆,要寫的很多,下面把自己感悟較深的點滴理順一下,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在做資料中向內找

用於刻錄真相光盤的刻錄機用了一年多以後,幾乎每次刻錄都報廢幾張光盤。那時還不會作鏡像,出錯後從新刻相當費事。在與同修交流中,他告訴我,他的也出現了同樣的問題,按技術同修的意見(認為有的電腦不認刻錄機了)換個外殼就好了。回來後,「不經意」的看著那個小刻錄機,想著給它換個外殼,我好像感受到了它的傷感。師父不是告訴我們向內找嗎?我不找自己,出了差錯就淘汰機器,這不與舊勢力一樣了嗎?矛盾產生時,無論對方是誰、是甚麼,都要無條件的找自己,這種理念逐漸清晰時,刻錄機已經好了的感覺油然而生,而且堅信不移!從那時起刻錄機一直與我配合默契,暢通無阻。

有一次計劃去看望老人,心想現在八點鐘,到十點半我能刻出多少張光盤,它又不動了,提醒我要為別人著想,要考慮刻錄機的承受能力。找到這顆只為自己著想的心時,刻錄機馬上歡快的刻錄起來。炎熱的夏天,當我把唯一的小台風扇給刻錄機、電腦降溫散熱時,它們任勞任怨,超負荷的工作,也著實感悟著大法弟子向內找為別人著想是一種慈悲心的體現,佛法無邊。

在剛刻錄零八年晚會光盤時,一同修給我兩張清晰度特別好的光盤作鏡像。放入VCD試放後,發現光盤正面粘有一米粒大小的絮狀物,直接用手這麼揪那麼拽,好不容易拿下來了,光盤上留下密密麻麻的指甲印,再一放,出現了馬賽克,歌者的身子不規則的動,我一下就懵了,只覺的這是唯一的一張高清晰的光盤,我別無選擇,只有讓它復原。然而我甚麼都不懂,用盡各種辦法都失敗了,情急中我請師尊開示,我怎麼辦?由此我想起了擦拭師父法像的那塊熒屏清潔巾,下意識的對著光盤哈了哈氣,擦了幾下,完好如初,我切實感受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

二、任何事情的出現都是為證實法救人安排的

去年十二月一日清晨六點多鐘,剛發完正念,接到小姑子電話,說九十多歲的老公爹摔了,讓大哥八點鐘送老人去醫院拍個片子。在我與老伴去小姑子家的公共汽車上,我開始求師父別讓老人出甚麼問題,認為出了問題會給自己找麻煩。當時還除了惡,否定舊勢力的迫害,認為出了問題就是舊勢力的迫害。很快意識到了這個念很不正,我怎麼能求師父給一個常人改變甚麼?這是對師父的大不敬。不是老人應該出現甚麼、不應該出現甚麼,而是我應該走正師父給我安排的路。我平靜的接受了老人大胯摔斷的現實,當晚上做手術前,我大聲告訴老人:「爸,記住法輪大法好!」時而糊塗的老人此時卻清晰回答:「記住了,大法好(老人家早就明白了)。」

在手術中,小姑子們誠懇的告訴我,別到手術室門前等候了,讓我留在病房給她們看包。讓我從從容容的給這個病房的病人及陪護講了真相並作了三退,因為他們都親眼看到了術前我對老人的那種關心、體貼、牽掛,所以他們並沒有感到在那種情況下講真相有甚麼不妥。寫到這兒,我才體會到這前後其實也是一種圓容。其中有一個在車禍中嚴重受傷的小青年,被判定承擔經濟責任的朋友沒有兌現,連電話都不接了。他對我講:「姨,我有辦法,我一定要討回他欠我的。」兩眼的兇光。一個多小時的講真相、三退的過程中,臉上出現了那種令人欣慰的笑容。師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德,那是真真實實的。感謝師尊拯救了險些走上不歸路的生命,也提高了弟子的心性。

那幾天,病房的幾個人包括來看望病人的人,人手一本真相小冊子,靜靜的看,走廊裏是來往的人群,室內是一片寧靜祥和,另一番天地,「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當我顧慮到安全時,我再去病房時一本小冊子也看不到了,都收起來了,到晚上,關上門又看。當我最後一個晚上(第二天老人就要轉入職工醫院了)離開醫院乘坐電梯時,並列的三個電梯門前人都太多了,我改乘對面一個單獨電梯時,只有一個人站在那兒,原來是和我老公爹同病房病人的老鄉。他當時說過他不識字,也沒入過甚麼,也不怎麼說話,我還真是忽略了他。我馬上先想到了隨時攜帶的真相護身符,「送你一個護身符吧。」「那敢情好,那敢情好!」他如獲至寶裝入內衣口袋。是師父利用一切機會提高著弟子,使我看到了自己那顆救人中的分別心。在市第一醫院看護老人時,除了女兒、兒子外沒安排別人,我主動每天送晚飯,沒想到晚上回來正是發真相資料的好機會,在去醫院的公交車上也能碰上有緣人。半個月的時間,一個六十多歲的人來往於家、醫院之間(沒有直通車,下來要走較長一段路)沒感到勞累,也沒甚麼負擔,它只是一個大法弟子修煉的環境和過程,我知道這是師父有序的安排,「大道無形」。

三、淡泊名利,體悟法理

老人摔壞了腿,也摔出了我執著錢物的心。轉入本廠職工醫院後基本上就由大妹和我老伴看護了,表面理由是另外兩個小姑子看自家孫子沒時間,實際上是因為公爹每月有三千多元的退休金,全給了大女兒(他們一起過),應由大姐一人看護。老伴是對老人十分盡孝的人,晚上幾乎不閉眼,怕老人糊塗忘了腿不行,突然下床摔下來,確實十分辛苦,回到家唯一的一句話:「我睡會兒覺。」那段時間我也出現了解脫不了的那種身心疲憊,極力支撐,儘量在生活上照顧好老伴。眼看老伴日漸消瘦,對於其他兒女不管老人,心中也不是那麼舒服。尤其是老人轉院後,每天的早飯均由我家準備,連老人及到醫院去的人所用的茶葉大女兒也不買了(他們家人特別能喝茶水)。每當看到老伴時常不斷的大包大包的買茶葉,我也拐彎抹角的略有微詞。也知道要向內找放下人心,下決心別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兒了,強忍而不是坦然,那哪行啊,找就得找全、找準。

師父告訴過我們:「我們是有針對性的,真正的指出那顆心,去那顆心,那麼修的就非常快。」(《轉法輪》)我明明白白的找出了執著利益的心,還有更嚴重的嫉妒心,正視它、修去它。直到有一天,大妹來電話,對大哥看護老人有感謝之意時,我由衷的表示:不是幫你,不是替你,爹是大家的。我心裏有清晰的一念:這與錢沒關係,所做的一切都是應該的,因為我們是兒子。原來事情是如此的簡單。當時老伴就站在旁邊聽我們對話,這時與其說我感到、倒不如說我看到了老伴一下輕鬆了,身心的疲憊一掃而光。物質的本身並不重要,關鍵是那顆心能不能放下,甚麼事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是師父幫我拿掉了那個不好的東西,使弟子感悟到了甚麼叫天清體透,是大法弟子在法中提高的正念,解體了令人疲憊的因素。

細想起來,我實際上並沒有付出甚麼,可婆家人都認為大嫂好、煉法輪功的就是與別人不一樣。可修煉前,我與婆家關係緊張到等老人去世後,下決心與他們斷絕關係,是大法盡解前怨。婆家人是我講真相、三退效果最好的一個小群體,大妹會把看完的真相資料,學著我的樣送給鄰居或發出去。

通過寫稿,才體會到寫的過程確實是一個提高的過程,因為我發現了我的提高過程大多都是被動同化法的過程,往往是問題出現了才想起向內找,有時還想不起來、找不到。一個成熟精進的大法弟子是應該主動同化法的,自動更新。
由於寫稿,促使自己回憶修煉過程中的點點滴滴,記的在給對大法有誤解的姑爺細講真相時,他突然問了我一句:除了你們師父,你還認可誰?我還真認真的想了一下:「沒有,唯有師父。」這是發自一個大法弟子的心底,跨越時空,從深邃到永遠。

為法而生、為法而來,我是師父的弟子,唯有精進報師恩,叩謝師尊!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