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編輯報導 整體配合救眾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好!

下面是我在編輯真相資料和做大陸迫害報導中的一點體會。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在編輯真相資料中提高

我所在的是一個人口眾多的城市,這裏等待得救的眾生很多。六年前,我受到明慧網上一篇大陸同修交流的啟發,開始編輯當地真相資料。

(一)跳出情 讓真相資料平和理性

有一次,在明慧網上看到當地發生了一起嚴重的迫害,就馬上投稿了一份本地真相傳單,卻沒有被登出。我再看那份傳單,也覺的好像有甚麼地方不合適,就請一位同修幫助看看,那位同修也沒具體說甚麼,只是說:「看了這個傳單,怎麼心裏亂糟糟的呢?」

以前聽同修說資料帶著編者的信息,我想起了自己編資料時的心態,當時看到同修被嚴重迫害很著急,只想著要營救同修。因為明慧網的那篇報導只是文字,我為了增強「效果」,在傳單上配了一張海外同修酷刑演示的照片,也沒有加圖片說明,很容易讓讀者誤解。

靜心學法之後,頭腦清醒了:我修的是「真、善、忍」,編輯出的真相資料也應該傳達「真、善、忍」的信息,不應該是亂糟糟的啊。「快」和「緊迫」不等於用人心著急,急時已經被情帶動了。

身在中國大陸,每天面對一樁樁發生在身邊的迫害致死、致殘、綁架、酷刑案例,要做到理性、平和的講真相,就要跳出情,當心懷更多的眾生,用慈悲救人的心態去編輯的時候,真相資料的外觀也變的清新了,語言也更加簡潔,內容也能兼顧多方面──講真相救世人、營救同修、曝光和清除邪惡。

調整自己後,我從新做了傳單,很快就發表了。

(二)放下自我 包容更多眾生

有一段時間,我聽到了同修對本地真相資料的各種意見,有的說「迫害的內容太多了」,有的說「酷刑的圖片太大了,不敢看」等等。我當時想「當地迫害這麼多,就應該揭露啊,這還沒揭露全面呢!」

學《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時,看到師父說:「真正的理智的想一想自己,再想一想別人的意見,我想事情就會做好。那個時候為甚麼都不想自己哪?別怕失去了採用自己辦法的機會,更不應該有不服氣的心。」

這正是在說我啊!我問自己:編輯真相資料是為了甚麼──為了證實大法、救眾生。救度眾生就要和大家配合,同修對真相資料的批評建議,就是在和我一起編輯和完善真相資料、救眾生啊!

這件事也讓我認識到:編輯真相資料是修煉,從中修自己,放下自我,這項工作才神聖。其實在證實法中,每個項目的同修都不孤單,即使是低調的工作,師父都安排了很多同修以特定的方式在支持、圓容著。而這種支持和圓容,只有放下自我的時候,才會接收到。

回頭再看同修的反饋,都有一定的道理:真相資料是給常人看的,迫害內容太多,可讀性差,世人會覺的枯燥單調,還看不到大法的美好。各方面的內容均衡,講真相才更全面。

關於酷刑圖片的大小,我想起了在工作單位的一件事,有一天交通局送來一本注意交通安全的小冊子,一個同事一翻,「哎呀」一聲馬上扔在一邊了。我一看,裏面有很多交通事故現場照片,冷眼一看真嚇人一跳,正常情況下誰也不願意看這樣的材料。同事丟棄那本小冊子,並不是對交通局或者對事故者有甚麼意見,其實根本不知道裏面寫的是甚麼。缺少美感、不考慮讀者接受能力的東西,使人不想了解。

我們的真相資料如果不體諒世人的接受能力,救人的效果也會打折扣。再做資料時,我就注意均衡大法美好和迫害的內容,在揭露酷刑案例時,把被迫害同修的日常生活照片放大一些,酷刑照片大小適中,看上去就不一樣了。後來聽到一個常人看了當地真相說:「這麼美的一個人,後來怎麼(被迫害成)這樣了?看看怎麼回事。」世人先看到了大法弟子的美好,進而去了解迫害的邪惡,因為人們對美好的事物還是普遍接受的。

當然這些具體做法不是千篇一律的。放下自我,站在「為他」的基點時,編輯的真相資料就會多一些慈悲,包容更多的眾生。

(三)學好法 選材不迷惑

有一次,在小冊子裏選了一個小故事,講的是:一名西方建築師設計了只用一根柱子支撐的市政大廳天花板,政府人員認為一根柱子不安全,面對「要麼多加幾根柱子、要麼更換設計師」的選擇,這名建築設計師在大廳裏增加了四根柱子,這些柱子並沒有與天花板真正接觸,一般人卻看不出這四根柱子只是擺設。人們讚賞建築設計師面對阻力,能恪守自己的原則。小故事告訴人們「要堅守心靈的高貴」 。

第一次看到這個故事,隱約覺的這是不是變異的「高貴」呢?後來看到被同修用來講真相了,也跟著用了這個故事,結果小冊子在明慧網登出時,這個故事被換掉了。

雖然大法對常人的要求和修煉人不同,但我們如果能在講真相時同時展現大法給人類開創的正的思想狀態,這樣更易於常人明白大法真相。大陸民眾在邪黨長期的洗腦中,觀念變異,對大法弟子有很多誤解,有一部份人認為:「法輪功學員為甚麼不妥協、假裝寫個保證,不就從監獄出來了嗎?」而我選這個材料,很可能抹不去世人的迷惑,還加強了不正的因素。

一份真相資料,就像和世人進行一次無聲的交談,選材純正,能糾正世人思想中不正的因素。如果編輯資料時法理不清,就達不到這個效果。

有一天,路遇一位同修對我說:咱們背法吧!從此以後,我每天背四頁《轉法輪》,用了兩個半月的時間背了一遍。而那位告訴我背法的同修,說完話之後我就再也沒遇見過。我想這是師父在督促我學法,學好法才能編輯好真相資料。後來我又背了兩遍《轉法輪》。現在學法小組裏也在堅持背法。法理清晰了,編輯的真相資料也有了明確的標準和方向。

二、整體配合 做好明慧大陸報導

「明慧網的特點就是以報導中國大陸的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實情況為主,那是揭露邪惡的第一手材料,報導的百分之九十九以上全是真實的,甚至於百分之百。」(《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十年來,迫害就發生在我們身邊,就發生在我們自己身上,然而這些真實的消息卻因為邪黨的封鎖,難以為世人所知。幾年來,在做大陸報導中,當地同修整體配合,清除著邪惡製造的干擾和阻礙,由最初的經驗不足到逐漸走向成熟,向明慧傳遞著準確翔實的迫害消息。

(一)核實消息 確保真實準確

每當同修被迫害死,迫害部門不但掩蓋消息,邪黨人員還威脅同修的家屬不許曝光。一次去看守所給被迫害的同修送衣服,看守所警察說:「已經放回家了。」其實同修已在幾天前被看守所迫害致死了。因為法輪功修煉沒有組織,本地同修之間很多互相之間也不認識,都是在明慧網上看到迫害消息後,自發去營救同修的。這時如果把這個「已經回家」的消息不加核實,發到明慧網,就會起到干擾作用;再如,警察綁架同修時,有的不敢穿警服,有的互相用假名字,如果對消息不加確認,也會造成出入。

記的有一次,收到一篇稿子,記述了「某某派出所姓張的警察」如何毆打同修的。第二天正好遇到那位同修,就問「怎麼知道那警察姓張呢?」同修說:他們把我打的頭部流血了,其他警察怕出人命,就喊他說:「老張!行了!」他自己也叫自己「老張」。這種情況,我就把「姓張的警察」改成「自稱姓張的警察」,這樣更客觀準確。後來證實,一些警察為了掩蓋真相,行惡時用的是假名字。

當然核實消息並不都這麼容易。一天,同修A告訴我「同修王立(化名)被迫害死了」。A拿來了同修的部份遺物,其中有照片和一些迫害證據,我們分工:我負責整理照片和附加材料,A和被迫害致死的同修相識,去整理迫害致死的詳情。

當我把相關資料整理完,同修A的文字也整理好了,我們把材料匯總成一篇圖文並茂的報導,反複檢查幾遍,儘量全面考慮,拿不準的細節先不寫,除去可能給家屬和相關同修造成的不安全因素,把報導發送到明慧網。

同修A本來打算繼續調查具體消息,可是被迫害同修的家人受到中共有關部門的威脅,再加上不明真相,不和同修A見面了。怎麼辦呢?我們請求師父幫助,這時忽然發現同修的遺物裏有一份校友錄,而同修B正好也是那個學校的。這樣我們可以用同學的身份去找家屬,既減少家屬的壓力,還能講真相並補充迫害消息。我們都感謝師父的幫助!

同修A為我們提供了詳細地址,建議甚麼時間去好、提醒注意安全,並和其他同修正念加持我們。

我和同修B買了一些看望的禮物,順利的找到被迫害死的同修家。同修家的樓棟旁邊有幾個男的在看報,要進樓棟時,我回頭一看,那幾個人齊刷刷的放下報紙,正看著我們呢。我想起同修A說這裏可能有監控,就對同修B說:「他們都在看我們呢。」同修B頭也不回的說:「這地方,既然來了就是用正念!」

同修的話像一道金光,讓我感到周圍瞬間清亮起來。我分清自己的怕心,清除它。我們發了一會正念,就去敲門。一個老人開門問:「找誰?」我說:「請問是姓王嗎?」他板著臉說:「不姓王,找錯了!」這時我認出他就是王立的父親(同修的遺物裏有一張全家照),我不好直接說「你就是王立的爸爸」,就說:「我們是王立的同學,就是這兒,沒錯啊。」他向兩邊看看鄰居的門,快速說:「我告訴你了,沒有姓王的,快走吧!」說著就關門。

以前聽同修說,這位父親曾是公安局警察,被邪黨毒害很深,迫害後,因為害怕邪黨,就對煉法輪功的孩子經常打罵,不聽真相。此時我感到他很苦很可憐:孩子被邪黨害死了,家裏還受到威脅監控,而他又不明真相。這場邪惡的迫害,害了多少人啊!今天我們就是來曝光邪惡、告訴你真相、來救你的,怎麼能被另外空間的邪惡拒之門外呢!

我拉住門,一邊發正念一邊平和又堅定的說:「您別多想,我們這麼大老遠來,就是來看望您的。讓我們進去吧!」話音剛落,他像觸電一樣鬆開了關門的手,向後退了一步,轉身進屋了。我和同修也趕快進了門。

屋裏靜悄悄的,也不知同修的父親哪裏去了。拎著東西站在門廳裏,我的人心出來了,覺的被曬在這裏很尷尬,看看對面的同修B,他回給我一個堅毅的表情,示意我發正念不要被帶動。我馬上又回到正念中來了。

一會兒,聽見裏面說:「進來吧。」同修的父親問:「你們是哪一路的?」原來同修被迫害死後,邪黨「六一零」、看守所、派出所、社區、居委會等人員多次來騷擾,老人不但要承受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痛,還要遭受邪黨的各種威脅和壓力,以至於面對來訪的陌生人,都不敢承認自己姓甚麼。

我和這位父親交談時,同修就默默的發正念。同修交談時,我就發正念。我們把法輪功真相穿插在談話中,清洗著他的誤解和邪黨灌輸的謊言,他也告訴了我們同修被迫害死的一些情況(他所知道的也有限,邪黨對家屬封鎖消息,還進行欺騙恐嚇)。最後,這位父親長嘆一口氣說:「唉!我並不是反對法輪功啊!我沒有說法輪功不好啊!我們家王立,煉法輪功可好啦,單位、鄰居、同學,誰都說這孩子好。」

我們知道,這是從邪黨的謊言中擺脫出來的生命對法輪大法的真實態度。其實如果沒有邪黨的壓力,讓人自由選擇,人的本性都會選擇接近「真、善、忍」,順應「真、善、忍」。中共對法輪功的這場邪惡迫害,強加給千千萬萬的中國百姓巨大的屈辱,使那麼多可貴的中國人成了受害者。

告別了這位父親,我們整理了同修被迫害致死的後續報導,和同修A一起補充完善後,在明慧網上登出了。

明慧網作為發出大陸迫害真相的最重要窗口,維護好他,也是大陸大法弟子的責任。心裏想著為法負責、為眾生負責,整體配合,就會破除邪黨的干擾和信息封鎖,就能維護明慧大陸報導的真實準確。

當然做好明慧大陸報導不只是要保證消息準確,寫作時還要使報導專業化,兼顧世人、同修和參與迫害者這三類讀者,報導才會發揮更大作用。

(二)正念配合法力顯

有一次,我和一位老年同修去勞教所探視她的親屬同修,鼓勵同修堅定正念,還要拍勞教所的相關照片、上網曝光邪惡,並要給裏面的同修送經文。在勞教所門口,來探視的常人都拿出了身份證(勞教所規定不拿身份證不讓進)。我和老年同修發正念,想我們今天要做的事無論對同修、對勞教所警察、對和我們接觸的世人都是大好事,清除一切干擾,正念暢通無阻。

在進門的時候,看門警察認識老年同修(老年同修每月都來探視,給他講過真相),他看看我對老年同修說:「這是你家親戚啊」,我就進來了。進去後正好有個空檔時間,我找到要拍照的目標,一邊發正念一邊照,感覺周圍都靜止了,警察、家屬都不知道哪去了。剛拍完,看到老年同修衝我一擺手,示意警察來了。

到了會見室小屋,那天有三名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和家屬見面,每家來兩個親屬,包括我共六人。兩名警察在屋裏監視並登記探視人的身份證。老年同修和我心態都很純淨,感覺正念能制約這裏的一切,警察幹甚麼與我們沒關係。

其中一名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他的妻子和岳母來探視,她們不明真相,特別是他的岳母,因為同修堅持信仰就大聲數落,後來又開始重複邪黨電視上污衊法輪功的話,我看她被邪惡操控、越說越離譜,就發著正念對她說:「阿姨,別生氣啦!咱們的親人在這地方多不容易呀,一看你的家人就是好人。咱們來一次也不容易,說點高興的事。聽的電視報紙可不可靠!」

這時登記身份證的男警察到我身邊說:「你別管別人家的閒事,管好你自己家的事就得了。」說完就越過我,繼續登記身份證。他登記了其他五名家屬的身份證,然後就像看不到我似的,收起登記表坐在門口了。我和老年同修配合,順利的把師父的新經文交給了被非法關押的同修,按計劃完成了要做的事。

我們感到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只要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大法的威力自然顯現。

有一次,同修整理了本地同修被綁架的消息,但是缺少迫害責任單位、人員等,這樣就無法充份利用這個案例向更多人講真相、營救同修。我想不能等靠,就和一位同修說了,到邪惡場所去整理相關信息,同修二話沒說就同意了。

那天先辦一件別的事,辦完時,時間已經有些晚了,問同修還去不去?同修說:「去吧!不要拖到明天了。」我們默契的發著正念,來到邪惡場所。結果出乎預料,那裏沒有相關信息,我們只獲得了很少的一些信息,就打算先曝光這些。

整理完消息,上傳到明慧網之前,來了一位同修,說:「有一些邪惡場所的信息,不知道有沒有用?」我一看,正是我們想要找的!真是只要我們努力去做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

明慧網及時的登出了同修被迫害的報導,本地同修陪著家屬去向綁架單位要人,去了幾次之後,一個參與迫害的警察拉開抽屜,對家屬說:「你們看看,寄來這麼多信,天天接到外國法輪功的電話,還把我的照片上到明慧網了。」這件事對整個派出所震動很大,家屬要人時,警察推脫他們說了不算,但態度很客氣,再也不像開始時那麼強硬了。幾週之後,同修被釋放了。

三、放下自我天地寬

我以前很執著自我,在個人修煉中這個心很難去。在編輯和報導工作中,「自我」在不知不覺修去,在救人的路上,也能和同修配合的更好。

有一次陪一位老年同修到電腦城買設備,我們和那家店的兩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講了真相,幫他們「三退」了。這時同修突然掏出一本小冊子塞到一個小伙子手裏,那小伙子愣住了,我一看是一本面向農村的小冊子,就想:「哎呀,在電腦城這地方,給他們學生或城市的小冊子多好!」馬上又想:不對,又在證實自己!同修已經拿出來了,我要注入正的力量,配合同修救人。這時正巧那小伙子抬頭看我,我對他說:「放起來吧,有空好好看看,聽聽不同的聲音,現在真理在少數人手裏呢。」小伙子看看手裏的小冊子笑了,一邊把小冊子揣兜裏一邊對老年同修說:「謝謝!」

從電腦城出來,這位老年同修和我交流,她說以前不知道根據不同的對像講真相,「怪不得呢,那天在學校門口剛告訴學生一句『法輪大法好』,那學生就找來一幫學生,要告發我。」老年同修說以後注意看看給青年學生的週報(《晨光旭語》)和小冊子,用循循善誘的方式和學生講。

每個人都有自己證實法的方式,就像大法弟子修煉的路沒有參照,只要心懷大局,互相補充、圓容,就會共同完成我們責任──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記的看過一篇神韻演出的報導,說神韻演員的表情映出古典中國人曾經擁有過的內心世界,「喜悅是來自內心的安寧和感激」。就想:一個生命兌現了神聖的誓約、感恩師尊時才是真正的喜悅啊。我唯有純淨自己,在救度眾生的路上不斷精進,不辜負眾生的期盼。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合十。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