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於「知天命」(二)

寫給女兒的話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八日】(接前文)

(二)

那麼,到底有沒有比人類高級的智慧生命存在呢?

我兒時常想:這冰天雪地的嚴冬,是否有時會長此下去,而春天不再回來了?人每天都是生活在僥倖之中吧?可能是老天爺在掌管此事!不然怎麼年年歲歲花相似呢?

此生苦苦地上下求索,不倦地尋找答案。原來人類社會就是個迷的境地。我們的傳統文化,都是和神佛有關的文化,也稱半神文化,華夏大地稱之為神州。中華五千年的文明歷史,「無神論」的統治才幾十年,五十年代之前,有誰不信神?試想:天就此一層嗎?只知人類是萬物之靈,豈不知:人上有人,天外有天!人類能馴養動物,就會有更高級的生命主宰著人。人的大腦被控制是很容易的事,沒聽聞過低級的動物能附於人體的事嗎?我曾親眼見過。那麼,高級生命操控人不是輕而易舉的嗎?不都是感覺「鬼使神差」,而多是在人不知不覺中的驅使。

只要是博覽群書、善觀察、勤思考;而不熟視無睹,人云亦云,抱有偏見,都會從種種事實和跡象中,得出結論:「有高級生命的存在。」比如:瀕死體驗,另外時空,輪迴轉世,特異功能,海市蜃樓,飛碟之行;有感知的水,有靈性的植物,西非加蓬20億年前的核反應堆,海底幾千萬年前的古建築,高僧圓寂肉身不腐;關於靈魂(元神)附體,不但古書中有記載,就是當今大陸的書報中也偶有刊載。如《白鹿原》小說中,就有兒媳的元神附在公爹身上之事。諸如此類現象,在廣大農村司空見慣。還有史前文明,如:周易、太極、洛書、河圖、金字塔等。只是受變異觀念的束縛,沒有人去研究整理,固執的偏見使這些客觀上存在的東西,成了實證科學的禁區。

有的人說甚麼:「愚昧迷信,違背科學」。還有一套陳詞濫調:甚麼「由於生產力不發達,人們解釋不了一些自然現象,才產生了迷信」。美國的科學比中國發達,據調查,有百分之八十四的人,認為有神佛存在。可是在中國大陸,尚有若干者迷於唯物主義,卻不知「唯物論」基礎的「進化論」早已坍塌,還認可猴子是自己的祖先。也有的人覺得自己有點學問,其實是知識面狹窄,本來只有半瓶子,卻自恃清高,倒顯得無知。中國古來先賢老子、孔子、蘇東坡等;西方牛頓、愛因斯坦等,哪個不是大智慧之人?可他們都走上了修煉或信神之路。

「返本歸真」,人們都知道這一句話,然而真正明瞭其涵義的不多。原來人都是天上的神仙,掉到低層迷的空間來,應在塵世修煉返回。在這末劫之中,都得自己選擇將來的位置。可人世又是個大染缸,凡人都迷於燈紅酒綠、風花雪月中。「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還有多少個「忘不了」!

對於富者,大都表現出「有錢腰粗」,說話站上風頭。他們是既得的利益者,想享受「小康」,怕失去「安樂窩」。有人說:「我就講現實的,房子、車子、票子、孩子,今日有酒今日醉,享樂一天是一天!」

可是,這些人有個最大的缺陷:怕各種災難,怕得病,最怕死!若誰人告訴他:「耶穌講大審判時期,人類將會有一場大災難!」他一定會搖頭晃腦,最為不相信了。

一般的人往往都有人的第四大弱點:「自以為是、固執己見」。大多數人都是先天的本能所致──「看自己是一朵花」。這裏說的不是甚麼大人物,而是個不得勢的小人物。一個是被老頭(你認識的某叔)遺棄的老太太,看著令人可憐,我們去看她,你說啥她根本就不在意,而是反覆高談甚麼麥芽粉保健品的功效。可是不久便得了較重的病,只得去外地女兒家調養。另一個是年輕的下崗工人(我表妹的兒子),當時每月只給160元補助,他還大談一套理論:「二舅,我算看明白了:誰也整不過共產黨!……」後來打聽,他還是沒有找到工作。

關在魔窟裏被迫害時,我還遇到一個被關進來的小商販,他說:「我就講實打實的,有二十元錢就吃個燒雞;沒錢,信啥也不好使!」這樣的人,雖然已經嘗到了被淘汰的滋味,可還是像「有學問」的人一樣固執。

人是有頭腦的,都應動腦想一想:「開天闢地以來,就此一個地球嗎?這個地球是否會發生劫難?人類社會道德敗壞到如此地步,地球的污染已無法逆轉,這不是到了很危險的時候了嗎?如果有神在管,還能讓其繼續下去嗎?!」──這可是關係到每一個人生死存亡的大問題。

當前,種種跡象表明:地球、人類乃至整個宇宙都將經歷前所未有的巨變!中外不同的民族,在不同的地域,世代流傳繼承下來一些最驚人的預言,都不約而同地指出:人類現在正在面臨著一場大劫難,因為有宿命通功能的人,能看到過去與未來。霍比預言、《格庵遺錄》、《聖經》、《禪師詩》、《百字銘》、《道藏》等等,都預言到當今人類的歷史已走入生死抉擇的最後一頁。

古代瑪雅人預言:從1992年到2012年,人類走入一個特別的「淨化」時期。明朝國師劉伯溫在《金陵塔碑文》中預言:「繁華市,變汪洋。高樓閣,變泥崗。」「父母死,難埋葬。萬物同遭劫,蟲蟻亦遭殃。」

傳世預言之所以建立了信譽,是通過這千百年走過的歷史反覆驗證了。歷史上的預言家們,幾乎都是先知或者境界高深的修道人。他們按照上天安排留下了準確的文字,給善良的有緣人以重要警示,提醒人在歷史的關鍵時刻做出正確的選擇,並給人類指出了生存的希望。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