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述UNHCR面談的心得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二日】同修又要到難民署面談了,沒有甚麼能幫上忙的,面對修煉中的事那就談談修煉心得吧。都知道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很多事情都是按自己的心性狀態安排的,也許是在利用這件事修去自己的哪些心,彌補自己的哪些不足。作為修煉人,如果真能從這件事中提高上來,我想這個修煉機會就沒有錯過,不但給世人講清了真相,而且還利用此機會提高了心性,雖然我們沒有求得結果,過程中按著法的要求去做了,我想這件事情就沒有白做,因為師父已經把最好的留給我們了,我們只是在這個過程中去實踐,如果過程中做的很好,那其結果也就顯得不重要了。我先談談我申請的過程,意在交流,互通有無。

去年一月份我來到這個國家,七月七日面談,九月七日得到難民證。當時面談的官員,很多同修認為他與中共方面關係密切,(之前與其面談的多位同修被拒批),開始談時都很順利,實話實說談自己遭迫害的經歷,最後談到來到這個國家在哪個景點講真相,景點的本地名字叫甚麼,自己回答只知中文名字,不知本地名字時,這時官員一反常態:你們這些人如何如何,來到這裏就是為了如何如何。我當時被這突如其來的「突發事件」給懵住了,頭腦裏反映出:如果卡住了,是否會被拒批,是否會如何如何,利益心反應的很強烈。在後面的過程中我猛然悟到,常人的表現形式只是假相,一切都來自另外空間的因素起的作用,也就是說我們的修煉道路是師父給安排的,一切全是師父說了算,一個常人在修煉人面前根本不起作用。就這樣,面談在看似已經有了結果(感覺百分之八十被拒批)的氣氛中結束了。

回來後,我思考了整個過程,最後堅信:師父安排了我的一切。「大法弟子是宇宙中第一稱號」,難民證可以算作我在大陸受迫害的一個證據,或者利用其更好的講清真相,首先不把它作為自己為私的東西。《轉法輪》中講:「你想重了,你不就是執著追求了嗎?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好,既然自己有這個願望,是自己的東西不丟,我把這件事情完全交給師父,由師父來決定,自己也不去想了,該做甚麼就做甚麼,做好「三件事」就可以了。

在這個過程中,看自己這個心穩不穩,堅定不堅定,也會出現一些小「考驗」。有要好的同修會時不時的關心一下,提提建議:是不是應該給難民署寫份申請,說明一下自己以及家人受迫害的危險程度,等等一些正當理由。我雖表面應付了,但自己心裏明白,同修為自己好,是站在人的角度為自己考慮,要站在修煉角度想,既然自己對這件事情已經有了認識,完全交給師父來安排,那自己對信師信法堅信到甚麼成度,這個過程不就是「試金石」嗎?想到這些,自己對如何堅定的走好這條路已經充滿了信心。

事情看似表面平靜,突破人的觀念,所證悟的法理,自己感覺在另外空間都是翻天覆地的變化,然而表面看上去還是很平和。

站在常人的角度看,自己取得難民證也可以找出許多的理由,但我心裏明白,這是師父看到了自己對這件事情沒有站在為私的基點認識,同時加強了自己信師信法的決心,看似前面無路可走,如果我們的正念很足,師父就會幫我們開出一條修煉的路。

事情已經過去幾個月了,之所以沒有在交流會上說,也是自己有顧慮心造成的,怕傷害到被拒批同修的心。現在看到有幾位拒批的同修準備面談,也有新來的同修準備申請,所以把自己的面談經過與認識以這種形式寫出來,跟同修交流。師父給每個大法弟子安排的路不同,以上只是說出自己對這件事情的認識,互相交流,減少損失,以便能更好的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