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慈悲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八日】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們本地的同修,特別是男同修,在講真相勸三退過程中,時常發生一些和常人爭論、辯論的事情,大多最後是不歡而散,更甚者給大法帶來一些損失。同修們也很苦惱,我本人也有這方面的問題。通過切磋交流,同修們也都認識到自己還有爭鬥之心,但每每再遇到這種不接受或自認為聰明的、宣傳邪黨那一套的世人時,還是心理不能平衡,忍不住還要辯上兩句。有的同修認為怎麼能讓邪惡的氣燄這麼囂張呢,心裏有壓住它的想法,言語間難免生硬、激烈,其結果也就可想而知了。最後同修交流,那些不接受真相的和反對的暫時不要講了,先講好講的。但是一段時間後,認為還是不對,師父不是讓我們「知難而進」嗎,我們怎麼能「知難而退」呢?當然,也有同修談到了我們的善心不夠,慈悲心不夠,不能夠包容別人,好一段時間,但還是不能達到師父所說的「慈悲能溶天地春」的那種洪大的寬容能容別的生命的那種境界。

師父的《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發表後,我們認真學習後,通過向內找,找到了問題的根源,在講真相中不是真正的為了對方好、不是那種無私的慈悲,而是為私的、有求的在做救人這麼神聖的事,抱著一種「只想改變別人,卻不想改變自己」的私心在做,儘管口口聲聲在告訴對方,我講的都是真理啊、我是在為你好啊、你要聽我的就可以如何如何等等,都是把自己的認識強加給對方,一旦碰到不接受或反對的,就想用人的辦法、人的理辯倒他、壓住他,結果適得其反,然後就認為對方不可度、不可救。而修煉人的最大能力──慈悲,就這樣在人心的障礙下發揮不出作用來。

通過學習師父的講法,認識到了我們在講真相中的很多不足,比如前面提到的爭論,沒有清楚的意識到爭論不能救了人,而只能觸動人負的一面,我們講真相時就得理智、理性的啟迪人善的一面,儘量抑制人負的一面,使它不起作用,喚醒人善的一面,使這個人儘量由善來起主導作用,這個人有了正的念頭,他才能分清善惡好壞,他才能真正明白真相,認清邪惡並退出其組織,我們才能真正救了這個人。可見我們的講真相並不是單純的在做事、在完成任務,師父是讓我們在救人的同時提高心性,昇華自己,所以在講真相時一定要善。

我們在講真相講不通、爭論時,是不是也是在用人的辦法「征伐」的手段來解決問題呢?而不是用慈悲來解決問題。師父點到了問題的根源,同修們恍然大悟,一思一念儘量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態,善待眾生,儘量不去觸動世人負面的因素,啟迪人的善念,世人的各種各樣的表現也不再牽動同修的心。這樣一來爭論沒有了,講真相時的場祥和了,世人惡不起來了,救人的效果提高了。

例如,我地一同修到邪惡黑窩近距離發正念,回來時在黑窩門口碰到一人,搭話講真相勸三退,那人不接受還趕同修走,要在以前同修就放棄了,不給他再講了,同修剛剛學了師父的《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明白了法理,所以並沒有被表象所動心,他明白拒絕得救的不是這個人真正的自己,是這個人負面的因素加上邪黨的毒害造成的,同修並沒有怨恨這個人,反而覺的這個生命太可憐了,眾生都是為法來的,但當大法要救度他時,他卻因受邪黨的毒害而拒絕,那麼他背後的層層層層的無量眾生都將失去被救度的機會,太可悲了!一切邪惡因素都不能干擾眾生選擇未來的機會,同修想到這裏頓覺慈悲無限。此時還沒等同修說話,那個人卻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告訴同修,他叫某某某,入過團,謝謝你,給我退了吧。同修的眼淚刷就下來了,此刻同修真正見證了師父講的法,切身體會到慈悲的力量。

放下人心,慈悲的對待眾生,遇到問題不要用人的辦法去解決,而要用修煉人的慈悲來解決問題。明白這層法理後,同修們在講真相上好像有了一個新的突破,以前講不接受的,現在接受了;以前講真相時穩不住的心,現在穩住了;以前講真相把握不了的場面,現在能把握住了,並由大法弟子主宰了;同修們越講越有信心,越講越覺的大法弟子的能力在法中越來越顯現出來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