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林子勞教所酷刑:我被綁鐵椅子十七天(圖)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八日】我叫郎賢國,於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五日至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在三年的受遭迫害期間裏,我曾兩次被惡警強行關在禁閉室裏坐鐵椅子,惡警對我進行電擊、灌食、威逼、利誘、恐嚇以及剝奪睡眠等迫害。下面是我兩次坐鐵椅子遭受非法迫害的經歷。

二零零六年八月一日,大法弟子抵制邪惡的迫害,集體絕食、絕水、拒絕奴役做苦工。八月二日開始邪惡殘暴灌食,由於我堅決抵制不配合邪惡的灌食迫害,並高聲呼喊其他大法弟子不要配合邪惡的灌食迫害。邪惡的五大隊惡警隊長趙爽見我極力反抗,就叫惡警們把我強行按在禁閉室裏的鐵椅子上,手腳都被固定在鐵環上,嘴用膠帶封住,不讓發出聲音,大小便也不讓下鐵椅子。惡警流氓隊長趙爽還用電棍電我,邊電邊發出狼一樣的嚎叫,恐怖的氣氛籠罩著四週。

我被綁在鐵椅子上長時間不能活動,致使手腳、胳膊、腿浮腫,固定胳膊和腿的鐵環都陷在了肉裏。由於長期被囚禁在陰暗、潮濕、發霉的勞教所裏,很多大法弟子都被迫害的一身疥瘡。我的小腿上也長了疥瘡,長時間被迫坐在鐵椅子上,腿上疥瘡處就開始腐爛,嚴重的地方已經爛到骨頭上了,發出陣陣臭味,招來不少蒼蠅,許多蚊子也肆意叮咬我,晚上又無法睡覺,又不讓上廁所大小便;惡徒灌食時插管插的我鼻孔直流血,殘酷的迫害連有些普通的勞教人員都不忍心看下去,關心的偷偷問我需要甚麼?而五大隊惡警隊長趙爽和副隊長強勝國非常邪惡,背地裏讓那些在禁閉室看守我的普通勞教人員不要「關照」我,不給我接尿,讓我往褲子裏拉尿。在我們絕食的第五天晚上十點左右,惡警隊長趙爽和副隊長強勝國甚至用塑料袋去套另一個坐在鐵椅子上的大法弟子的頭,令大法弟子窒息的快不行了才鬆手,以此迫害來達到威脅和恐嚇我們的目的。這次我被綁在鐵椅子上整整五天。

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九日,邪惡的五大隊又開始所謂的整頓,主要是針對大法弟子的反迫害,惡警搜走了大法弟子的部份經文。我開始以絕食、拒絕苦役反迫害,並煉功、喊「法輪大法好」。三十日早飯時間之後,頂替趙爽的惡警大隊長王凱(此人極邪惡,膀大腰圓,陰險狡詐)和副隊長強勝國、教導員楊宇三人把我叫去,再次強硬的問我,是否還堅持絕食、煉功、拒絕奴役做苦工,我不假思索的說:「是。」惡警王凱一聲令下,等候在一邊的湯洋、盧學民等幾個惡警一擁而上,連撕帶扯強行把我弄到禁閉室的鐵椅子上,我拼力抵制迫害,並高呼「法輪大法好」。其他同修聽到呼聲,也配合著高喊「法輪大法好」,一時間「法輪大法好」的呼聲響徹雲霄。

惡警特別害怕,他們就用膠帶把我的嘴封上,用繩子把我的上身和胳膊緊緊捆在鐵椅子上,不讓活動,想動彈一點都很難,更不讓下鐵椅子大小便。東北的深秋晝夜溫差很大,尤其坐在冰涼的鐵椅子上,到了晚上特別冷。看守禁閉室的普教明白真相,知道大法弟子都是最好的人,是被誣陷非法迫害的,對我很好,偷偷拿衣服和被子給我禦寒。這事讓惡警副隊長強勝國知道了,把這個普教訓斥了一番,不許普教關照我,還不許普教說出是他說的,真是做賊心虛。

這次鐵椅子酷刑,我的兩條小腿被迫害的腫像大腿一樣粗,那些還沒有痊癒的傷疤又開始變壞,兩條腿又麻又木,沒有知覺,不能行走,好像根本不是自己的腿。據悉,被綁鐵椅子如果超過半個月,大腿肌肉就會萎縮、壞死,以前就有過先例。而我這次被綁坐了十七天。幸而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得以很快恢復了行動能力。但直到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我走出勞教所時,小腿上還留下的疤痕、黑斑,有照片為證(上面的照片),這是我被邪黨惡警肉體折磨留下的證據。照片是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八日照的,雖然時隔一年多,依然疤痕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