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黑工廠奴役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九日】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在所長史英白的領導下官商勾結,使哈爾濱市環境受到嚴重的污染。長林子勞教所裏有一個襪子廠,那裏染襪子的化學原料、有毒物質在沒有任何處理的情況下從下水道直接排入松花江已經有七、八年了,使全哈爾濱市的數百萬人口受到嚴重的威脅。

長林子勞教所還有一個球廠,那裏主要生產籃球和鞋,他們使用的膠是有毒的,主要是苯和二甲苯,苯和二甲苯能導致癌症,白血病等疾病;並且有毒物質苯和二甲苯等順著下水道流入松花江,就是在這種官商勾結和保護傘下得以長期生存的有毒工廠,使松花江的污染更加嚴重。球廠有很多工人在這種有毒的環境中工作每週七天,沒有休息日,沒有節假日,嚴重的違反勞動法。因為水是循環體,水蒸發之後再下雨會危害到全世界人民。中國人癌症病、白血病等各種疾病高發,有很多是中共政府人為的污染環境造成的。

長林子勞教所知道苯和二甲苯有毒,在工廠已經生產了兩年多的時間後,曾請環保人員進行環境評估,結果發現苯等有毒物質超標,勞教所就把幹警搬出車間,至於工廠的在職工人的生命和環境污染將給子孫所帶來的嚴重災難,他們根本就不在乎。襪子廠的化學原料等有毒物質所造成的危害,勞教所也是採取把幹警搬出車間,勞教所根本不管工廠裏工人的死活。由於工廠在勞教所的保護下,工商、稅務等相關部門根本就不去,偷稅、漏稅是可想而知的。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幾乎所有的勞教所都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他們不僅毒打、體罰法輪功學員,而且為了賺取黑心錢,利用勞教所內的黑工廠強迫法輪功學員和其他勞教人員在有毒有害的環境中長時間奴役勞動。長林子勞教所五大隊的奴役勞動時間從早6:30─晚11點,為16個半小時,一大隊和四大隊的奴役勞動時間也超過12個小時,而且每週勞動七天。而且,食堂的伙食根本達不到標準,油、鹽等都讓管教、隊長吃了,每月的生活費10元根本不給發,還強迫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簽字,說生活費發了。

長林子勞教所五大隊隊長王凱指使勞教人員馬太平毆打了14名法輪功學員,輕者拳腳相加,重者用床板狠命打,打法輪功學員劉景洲時把床板都打斷了,打得劉景洲鼻口出血、臉部變形。14名法輪功學員每個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有一人骨盆被打壞住院。大法弟子於懷才為了制止迫害,絕食抗議,王凱經常強令多名勞教人員按住於懷才進行插管灌食,致使於懷才鼻口出血,不能說話。王凱曾因於懷才不配合灌食而扇他兩個耳光。在於懷才身體極度虛弱、到醫院檢查病危的情況下仍拒絕放人,繼續迫害,致使於懷才於二零零七年四月在肉體與精神的雙重折磨下含冤離世。

長林子勞教所還有一個牙籤廠,逼迫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挑牙籤,有的學員被迫害的滿身是疥,疼痛難忍,還有的學員患上了各種傳染病,可邪惡的勞教所仍不放過他們,繼續讓他們挑牙籤。可想而知,我們生活中用的牙籤該有多麼的不衛生啊!

此外,哈爾濱市前進勞教所奴役勞動的時間從早6:30─晚7:30 ,總計13個小時,食堂伙食根本達不到財政補助標準,每月的生活費根本不給發放。逼迫50多歲的被非法勞教學員扛袋子(40斤左右的)、裝車、卸車,超負荷勞動。夏天6、7月份在太陽底下幹活,鋪道板,道板都非常的重,有的女學員累的高血壓和心臟病都出現了,七大隊隊長張波仍然強迫繼續超強勞動;有的年歲大的不能勞動,完不成隊裏所規定的勞動任務,張波就不讓休息,有時還讓被非法勞教學員拿到寢室裏去勞動,不讓睡覺。有的法輪功學員有重病的幹不了那麼多活,張波硬逼迫幹,不幹就上大掛等進行各種酷刑折磨,進而嚴重的摧殘法輪功學員的身心。


建議把這信息郵到:黑龍江省司法局、哈爾濱市司法局、黑龍江省委、哈爾濱市委員會、黑龍江省政府、哈爾濱市政府、哈爾濱市委組織部、哈爾濱市紀律檢查委員會、哈爾濱市檢察院、哈爾濱市濱江檢察院、黑龍江省環保局、哈爾濱市環保局、哈爾濱市勞教處、哈爾濱市前進勞教所、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哈爾濱市工商管理局、哈爾濱市國稅局、地稅局等相關部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