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死神搶時間

另外空間淘汰人的全過程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二日】我們每天為各種事情忙碌著,我們要學法,要煉功,要講真相發正念,還要工作,照顧家庭,時間對我們而言很緊迫。可是儘管我們知道時間緊迫,仍然會浪費許多時間在不必要的事情上,有的人認為自己已經很抓緊時間了,但是如果你知道明天就要法正人間,明天人類就要面臨大淘汰的時候,你今天會做些甚麼,相信真正的大法弟子的回答一定是:救人!抓緊分分秒秒救人!

我是屬於惰性較強的弟子,每天也做三件事,可是太有限了,那是在我忙完所有常人事情的基礎上,有閒餘時間的情況下才會去做的,於是師父向我展現了我在自己層次上能看懂的另外空間驚心動魄的大淘汰場面。面對這樣的場面我慚愧至極,欲哭無淚,同時也為這樣的場面還沒有降臨到我們人類最表面空間而感到慶幸,慶幸我們還來的及去救人。

我們知道一個眾生擺放自己位置的標準就是他對大法的態度,而許多空間都是迷的空間,那裏的生命對正法也有很多是不明真相的,觀望的,甚至是反對的,和我們人類空間是很相似的,但是正法是嚴肅的,而且是時間有限的,雖然我們人類現在看上去一切照常,而在另外的空間已經開始了一輪一輪的大淘汰,掌管這一切的就是神,我看到的情景是這樣的:

在一個一切都幾乎和地球是一模一樣的空間,包括人們對正法的態度也極為類似。一天,他們的科技突然探測出了將會發生一場巨大的天災,死亡人數將會不計其數,於是人們慌亂了,開始奔走相告。面對這樣的噩耗,人們的態度也是不一樣的,有很多人開始收拾錢財,打算能拿多少拿多少;有的在祈禱;有的在相互道別。當然大部份人是打算逃往安全地帶的,我也很好奇將會發生甚麼樣的事情,但是更多的是擔憂,內心深處是不希望他們受到任何傷害的。政府的廣播當中一遍一遍的安撫著人們,告訴人們不要驚慌,可以躲到地下室或結實的建築中去,有的人們甚至放棄了自救,大家一起相聚唱起了離別的歌曲,誰也沒想到一切來的那麼突然。

巨大的天災就這樣來了,這個時候才看出了人類的渺小,一切的掙扎都是徒勞的,不要說藏到何處,那從天而落的洪水在眨眼間就吞沒了一切建築,連殘渣都不剩,接下來就是火,甚至可以說是爆炸,專門往有人的地方爆,人們慘叫著,滿地是扭曲的屍體,接下來是地裂,各種怪獸也出來襲擊人,總之就是如果你在水災中活下來,那就要繼續面臨其它更大的災難,那些天災像有意識般的,好像就是來收割人的生命一樣,只衝向活著的生命,而我一直站在那裏,沒有任何東西來傷害我,哪怕是水流過來都會避開我,就這樣也就是幾分鐘的時間,整個世界安靜了下來。

我看向周圍,慘不忍睹,除了荒蕪的地面就是遍地扭曲死屍了,突然我發現遠處竟然還有活著的人,他們抱在一起顫抖著,為自己居然活了下來而感到不可置信,他們已經驚呆了,直到他們中有一人喊了一句「法輪大法好!」,其他人才放聲大哭起來,那些人喃喃自語:「原來他們說的是真的,原來一切是真的!」我馬上意識到:這些倖存的生命就是明白了真相的人們,儘管他們明白了真相,可是他們仍然無法相信一切就這樣真實的發生了,活著的人為死者悲慟著、大哭著,同時也為自己的倖存而慶幸著,感激著,感激大法,感激當初告訴他們念「法輪大法好」的人們。

接著地面發生巨大變化,到處的狼藉與死屍逐漸消失,地面開始迅速長出綠油油的小草,整個世界的一切以最快的速度更新著,天空也變藍了。人們在驚呆中明白了大法救了他們,同時也創造了新的一切,於是人們開始歡呼,為自己能進入全新的宇宙而歡呼,為了救了他們的大法弟子而歡呼!然而我的心依然萬分難受。面對著全新的一切,我只想大哭一場,因為剩下的人太少了,實在是太少了,我甚至不敢看他們,因為我慚愧,慚愧沒能救出更多的人。就這樣眼前一切漸漸模糊,可是給我的震撼依然存在,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屬於自己的世界,但是我知道當他們死亡時我的心如同刀絞,充滿沒能早點向更多的人講清真相的深深痛悔。

不久,我進入了另一個將要面臨淘汰更新的世界,依舊是人們通過某種途徑提前知道了將要發生的災難,可是他們和前面那個空間的人一樣,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就是以為他們可以自救,可以預防,認為人定勝天。在巨難來臨前夕,他們忙碌著,做著預防工作,人們在街頭聽著拿著麥克風的官員的指揮,我頓時湧起救他們的勇氣──如果說前面那個世界的淘汰是在我措手不及的情況下發生的,那麼這個世界的生命我還是有時間去救他們的,雖然時間很短,但是我抱著能救幾個救幾個想法衝向了麥克風。令我氣憤的是,人們居然阻攔我,認為我打斷了他們台上那個正在指揮的官員。我不顧一切的向前衝,衝破了重重阻礙來到那個麥克風面前,我要告訴大家,在災難來臨的時候念「法輪大法好」,這樣他們就會得救了,就不會像那個世界的生命一樣。可是更氣憤的事情發生了,那個官員搶走了麥克風,並讓維持治安的人把我趕走,人們也氣憤的指責著我,說我影響了他們寶貴的時間。我指向那個官員憤怒的喊:你這樣做會讓所有的人為你陪葬,人們會恨死你。他依然不給我麥克風,我甩開架著我的人,大聲的喊著:災難馬上就來了,如果想保命的話,一定記住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我一遍一遍的呼喊著,台上那個拿麥克風的人也同時在說:大家不要聽她胡說,我們繼續聽聽如何能預防這次大災……。人們用各種眼神看著我,諷刺的,同情的,憤怒的,我根本顧不上這些,我已經看到了天邊的紅雲,那是淘汰前夕的天兆,我更焦急了,衝向人群,大聲喊著讓人們難來時念「法輪大法好」,無奈聲音太小,根本沒人聽我的,我衝向各個人群多的地方,拼命的喊著,無奈聲音太小,很快被周圍的噪音所淹沒,我心裏悔不當初,為甚麼沒早點告訴他們呢,現在能救幾個人呢?然而災難就在我考慮的時間發生了,依然是天空下來了一個大水幕,像海嘯般由遠及近的衝來,人們低估了這場災難的性質,單純的把它當成了大自然的災害,四處狂奔著,豈不知這是神專門來淘汰人的形式,大水毀滅力極強,所過之處一切蕩然無存。

接著我看到了一個讓我吃驚的場面,就是神出現了,這個空間居然是神直接出來淘汰人,水神踩在水的上面指揮著水,專門的衝向有生命的地方,然後在許多生命消逝後停下來,又衝向另一個地方,人們根本沒有躲避的機會。就這樣,大水吞沒了大部份的生命後消失了。

倖存的人們驚恐的看著這一切,正當他們為自己能躲過這天降的大水而慶幸的時候,第二輪淘汰到來了,天上降下無數帶翅膀的獸,看見它們後,我立即知道要發生甚麼,大聲向人們嘶吼著,快跑!然而還是晚了,這些獸專向人群裏衝,然後吐火,頓時世界成了火的世界,只聽見陣陣哀嚎,我跪在地上大哭著,為自己無能為力而痛哭,接著又出現了掌管電的神,放射出一道道閃著藍色弧光的電,好多在火裏苦苦掙扎的人又被強大的電流電死了,地上出現一堆堆焦屍,分不清是被燒死還是電死的。

這時我看到一個讓我難忘的場面,就是一個人為了躲避火,試圖爬過一個鐵柵欄,在騎到柵欄上的時候,一道電光向他衝去,我大喊一聲不!眼看他在電光裏抽搐著,我不管他能否聽見,抱著一線希望我喊道:快喊法輪大法好!接著我聽見從他的嘴裏斷斷續續的出了幾個音就是「法…輪…大…法…好」。接著出現了讓我吃驚的場面:他身上的火頓時熄滅,他還保持前一刻掙扎的姿勢,身上衣服已經燒沒,他驚奇的發現自己還活著,頓時放聲大哭,邊哭邊喊:「法輪大法好!」

這一幕也被許多人看到,頓時,人們開始放聲大喊「法輪大法好」,聲音由近及遠,很快連成一片。接著火熄了,電也停了,天空降下一塊大幕,開始回放剛剛發生的一切,所有倖存的人們圍繞著這個大幕聚精會神的看著,看著神是如何淘汰人的,看著人們是如何被大法救度的,看到最後一幕的時候所有人都跪了下來,真心的念著同樣的話:法輪大法好!接著萬物開始更新……

還有很多類似這樣的場面我已經記不清了,唯一永遠刻骨銘心的就是目睹眾生被淘汰時候的悲慟,和為自己沒能早些講真相救人而深深的懊悔。正法沒有結束,這一切還有挽救的機會,我們就是能挽救這些眾生的唯一希望,在這驚心動魄的大淘汰降臨在我們這個世界之前,我們一定要爭分奪秒去救人,不要讓任何遺憾發生在我們身上,同修們,請抓緊時間吧!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