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講真相快救人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二日】四川大地震已造成慘重的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災區民眾悲痛欲絕,這突如其來的巨大災難著實牽動著每個人的心。眾所周知,從震災救人的角度上講,錯過最初七十二小時最佳救助的黃金時間,人員的傷亡數量就會不可避免的大量增加,而隨著時間的後延及各種不確定的因素,生命生還的幾率就會越來越小,再往後,縱使使用多麼先進的設備儀器,動用多少人力物力,許許多多的生命在求救無門中已經無可挽回。對此越來越多的人對中共因扣壓地震預報,部份震情不告,中小學校舍大面積的「豆腐渣」建築,以及救援不利等等所釀成的大量慘痛的「人禍」,都提出了諸多質疑和批評,知震情而不報和救助遲緩,也再次凸顯了邪黨一貫草菅人命的邪惡本性。

看到那麼多人頃刻間就失去珍貴的生命,人人從內心倍感痛惜!不由想到我們今天救度世人已是多麼緊迫,多麼關鍵。為使更多的眾生儘快明白真相得救,師尊早就囑咐我們要「抓緊救度快講」(《快講》),所以我們講真相救世人,就要抓緊眼前一切寶貴的黃金時間,全身心的快講真相快救人。

當然今天有的人在邪黨文化毒害下,至今對「三退」保命仍麻木不覺,因此對全力講清真相,我們切不可有絲毫懈怠。記的前些天在路上,偶然遇到一位做出租車司機的朋友,我不失時機的對他講真相勸「三退」,談到近年來天警世人的各類奇征異象時,我特別提到了貴州平塘縣的億年藏字石「中國共產黨亡」,我原以為這早已成為世人盡知的「大石話」了,沒想到他還對我說「這個圖片我倒是見過,因為我車上經常有真相小冊子和傳單,不少大法學員在車上也跟我講過,並勸我「三退」,聽的多了,也就沒太把這個當回事,唉,整天疲於奔波,哪有時間啊?」

我一聽真是有點心急如焚,因為是朋友的緣故,當時我急切的對他說:「你以為那些大法學員勸你‘三退’心裏不急啊?他們救人容易嗎?對迷中生命的珍惜和救度,那是他們的慈悲;漠視真相,無異於拿自己的生命當兒戲,作賭注。咱就說這個億年藏字石吧,邪黨對石頭上‘中國共產黨亡’這六個字,它在電視上播放時,為甚麼單把那個大大的‘亡’給悄悄的隱去了?這不是欲蓋彌彰、不打自招嗎?現在邪黨就像那個‘豆腐渣’危樓一樣,已是搖搖欲墜,眼看轟然倒塌,裏面的人如還不趕快退出,你說將會帶來甚麼嚴重後果?若不聽真相不快「三退」,就像身處危樓而不自知一樣,你就是再忙,眼下還有甚麼事比這保命的事更緊迫,更重要啊?誰都知道大地震之前及時預警通告,以恰當的方式有效的離開危險地帶,最大限度的防範和避免人員的傷亡。今天天滅中共的警報早已拉響,也給國人留下足夠逃生的時間和機會,這就是退黨自救!你說還有甚麼理由不快抓緊退出呢?誰願意給這個邪黨去陪葬呢?我對你說的是急了些,可是三退保命當下已是迫在眉睫了!因為它不是一句簡單的口號,而是涉及人的生死存亡的根本大事,你說能不急嗎?」

說到這裏,我也覺察到自己的語氣顯的是急了些,覺的是熟人,是朋友,說的急點慢點都無礙,所以言語口氣就不像以往那樣「平和」。但我一句接一句的這一通講述,還真衝破了他心靈的麻木和淡漠,使他一時竟無言以對,只在點頭應聲,由此我也猜想到其他同修對朋友、熟人講真相時,他可能壓根就沒太當回事,或只當耳旁風,未必悉心傾聽,而無視同修平和言語中救人的焦心,和對其沒有退出邪黨而性命難保的憂心。

隨後,我又向他說了歷史上不同時期的預言家們對當今的預言,像《梅花詩》、《諸世紀》以及聖經《啟示錄》等有關預言的內容,以及佛教中記載的三千年一開的「優曇婆羅花」在各地盛開等等。隨後我說:「這些近在眼前的異象和現實,都是上天與神佛對世人的慈悲點化,千萬別不當回事,千萬別錯過自己得救的機緣啊!」

至此朋友不再猶豫,退出了邪黨的一切組織。整個過程再次讓我感到了講真相救人的急迫。朋友不止一次的聽過真相,知道今天的「退黨自救」就是大難來臨之前的「逃生之路」,但他為甚麼一直對此置若罔聞呢?我想,根本原因還是黨文化的矇蔽和薰染所致。面對同修今天在救度眾生中所表現出的平和慈悲,不是引以為重,警覺自省,而是一笑了之,一晃而過,從而在越來越近的危難面前一次次的錯失了得救得度的珍貴機緣。

今天在搶人救人的緊急時刻,我們在正念把握好心態的前提下,就要清醒而智慧的全面講清真相,快救多救那些迷失了的世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