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商場售票的幾點體會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四日】我地區神韻演出即將開始,在大型商場售票正式結束,在本地同修的努力下,超過百分之九十六的票已經售出,回想近一個月來在商場售票的經歷,願與海外同修分享售票的點滴體會。

眾生等著來交錢取票

本地售票工作開始較早,有計劃的發放傳單、張貼海報,加上報紙、電視廣告的宣傳,取得了一定效果,後來又陸續在一些商場設立了週末售票點,售票工作持續進展,但始終沒有達到理想狀態。

第一次去商場售票,有點顧慮,畢竟語言能力有限,也從來沒有過銷售的經驗,但很快放下人心,第一天就賣票了,感到並不是想像那樣難,想買票的人會自己來。第二次到另一個商場,一位女士只聽我說了兩句,就問價錢,我馬上給她看座位圖,她立刻就買票了。

臨近演出前一個半月,售票還未過半,大家決定在商場整個星期連續售票。當時我正趕上期末考試階段,沒法參加售票,很著急。一天晚上做夢,夢見演出即將開始,同修各自分工,我在分工表上找到自己的名字,發現後面只寫了「收錢」兩個字,當時很奇怪,收甚麼錢呢?醒來後悟到是師父點化。

我們表面是在售票,其實眾生等著來交錢取票,我們只不過是在收錢,把他們的票交給他們,師父早已安排好了一切。如果我們心裏想的是如何去吸引常人,單純靠技巧來說服他們來買票,就陷入了人中的法,自然沒有超常的效果。

吃苦當成樂

考試結束後,我馬上參加商場售票,一個月下來,除聖誕節和新年外,幾乎天天在商場裏,因為怕錯過有緣人,儘量減少休息的時間和次數,吃飯越簡單越快越好。有時感到腿疼腳疼了,但想到師父就在身邊,又覺得能堅持了。

我幾乎每天在商場裏,其他同修不斷輪換,我漸漸主動承擔了負責人的角色,儘量考慮好每個細節,物品交接、同修的站位和互補、展位的整潔、售票流程的改進等等。每天我都儘量安排其他同修先輪換休息吃飯,自己總是最後一個休息。

想起師父《洪吟》中的第一首詩〈苦其心志〉,真是「吃苦當成樂」。又想想大陸同修在迫害講真相吃的那些苦,這點苦真的算不了甚麼。

排除邪惡干擾

剛剛開始在商場售票,本地就來了入冬最大的雪暴,交通嚴重受阻,很少人去商場。大家知道是干擾,齊發正念,售票數量很快連破紀錄。

聖誕一過,常人購物熱情銳減,離百分之百售票還有距離,連續的商場售票,不少人都接近疲勞極限,一些同修出現了嚴重的病狀。但大家仍然堅持正念,最多一天同時在10個商場同時售票,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出現了,原來認為賣不動票的地方也賣票了,劇場票房的售票數也跟著大法弟子的心走。

連續去商場售票,家人有些不理解,我就和她們講了神韻晚會救人的目地。原來擔心講高了,但在師父加持下,家人明白了,干擾很快排除了。其間邪惡雖然數次干擾,家人也有反覆,但我去商場的心不可阻撓,每次都正念化解。

眾生在等待

在售票過程中,深刻體會到有緣人的等待。我的英語不好,可是從我手裏買票的人都沒等我講幾句,就表示要買票,這時我往往速戰速決,很快的幫他們找好票,收錢送走,再找別的有緣人。我的經驗是,當顧客要買票時,要立即進入售票流程,也不要花很多時間選票,有票就是福份了,儘快向他出示選好的票,馬上收錢或卡,更多的話可留在後面講。

有緣的人經過時,往往會對我們保持注目,儘量上前搭話留住他們,要買票的人往往會停下來看或聽。不要以貌取人,穿著一般的人可能肯出錢買好票,衣著華貴者可能只是擦肩而過。一次,碰到一對老夫婦,衣服老舊,看似貧困,卻要買最高價票,很著急的買走了最後兩張高價票。

有的人當時沒有買,但聽了介紹,與家人商量後,回來直接來買票。我還碰到這樣的人,聽完介紹,沒出商場就打電話去劇場訂票,多付了服務費,座位還沒有我們手裏的好。

有的人雖然當時不買,但願意聽介紹,可根據條件介紹大法,會遇到很有緣的人。更容易的是揭露邪黨破壞傳統文化,因為很多人會問演出是否來自中國大陸,基本個個明白,即使不看演出,也是表態了。

總體感覺,眾生確實在等著神韻,因為是師父親自在做,他們也不是一般的常人了,緣份大,我們要做的就是找到他們。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