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金融、企業界高層介紹神韻的心得體會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是一個總體經濟的研究人員,二零零七年八月我寫了一篇報告,發給公司內部所有部門的主管和業務人員,報告中預測全球股市和經濟將同步到頂同步反轉,至少修正十八個月。果不其然,次貸風暴重擊全球經濟,股市崩盤,我的這篇報告一時傳為佳話。公司各單位擠出時間邀我去演講,但市場的掌聲,絲毫沒為我帶來任何的喜悅。當面對生死大關時,名與利的執著都顯的相當的渺小和微不足道。

自二零零八年五月父親住院以來,我經歷了多次生死關頭的考驗。心情迷惘、低落、恐懼,真是求助無門。慨嘆修煉一輩子一事無成,當遇到生死大關時顯的相當的無能,心中之難過,無法向任何人傾吐。父親病情時時牽動我的常人心,痛苦無比。有一天中午學法組時,我突然覺的我真的要這樣過我的生命嗎?這是一個正確的生活麼?這是一個修煉人該有的狀態麼?我一定要走出這樣的狀態,雖然我完全不知道該如何爬出這樣的深淵,但我知道一定不可以再這樣下去。

隔週學法組,同修提到神韻要開始年度的巡迴公演,尤其二零零九年要針對金融業、政要和藝文界人士大力的推廣神韻,講清真相。同修很熱情的分享她們在街頭和任何接觸到的人推薦神韻的情況。我更慨嘆,真相?真相到底是甚麼?學法這麼久了,我還是不知道所謂的講真相到底該怎麼做。有人說講真相就是向世人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有人說,講真相就是告訴世人法輪功的真善忍是最美好的。但事實上,我對所謂的真相,還是不那麼了解。

我公司的財務行銷團隊,突然把念頭動到我頭上來了,他們希望我能幫他們推業務,幫他們到客戶的公司去介紹二零零九年的總經預測,然後再根據客戶認同的金融展望的趨勢去設計商品,賣給客戶。於是他們為我安排了一系列的行程,去和許多金融機構的內部高階經理階層當面講二零零九年的經濟預測。

基本上,在平時我是不願意的,我的主管也是不會答應的。一來這不是我部門內的職責,二來因為我們一直是扮演買方(buy-side)的角色,研究心得用在第一時間內對自家公司資產配置進行調整,進而賺取大量的利潤,這其中越低調越隱秘,越少人知道越好。怎麼會去轉作賣方角色(sell-side),把資訊告訴別人,賺一點賣產品的手續費?真是搞錯方向。

但是因為演講行程中的第一個金融機構在我的公司內有一百億的存款,很難拒絕,我的主管只好勉強答應了。隔天,財務行銷團隊的主管告訴我對方的董事長、總經理都要來聽這場演講,要我好好準備。我突然起了一個念頭,這不就是神韻今年要推廣的重點對像嗎?也許我可以藉機向他們推薦神韻。

這念頭一起,阻礙就來了,我第一次深深感到真實的舊勢力干擾。簡報的時間一直無法敲定,每敲定一個時間,公司內部就有一個重要會議來和它衝撞,當第三次更改時間後,內部有一個重要的會臨時調時間又撞期了。我的主管要我更改外部簡報的時間,跟他留在公司內開會。我想實在不好意思第四次和對方更改簡報時間,就去找主管溝通。沒想到平時溫文敦厚的主管,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滿臉不高興,生氣的說,那是他家的事,大不了找下面任何一個人去就好了。我真想像不到,會有這樣荒謬的事發生,公司內的同修齊力為這件事發正念,說也奇怪,內部的會終於順利的改動時間,使我可以順利成行。

到了會場,開始演講時,我覺的每一個字在說出的當下用詞都非常精準恰當,且如行雲流水,思緒非常清明,時空好像靜止了,每個人都好專心的聽著我的報告,每一句話都不願錯失。我覺的我的思緒從來沒這麼清晰流暢過。這真是奇蹟。

一小時的簡報時間,我特地在四十分鐘內把它講完,在十分鐘問答結束後,我會有十分鐘時間來介紹神韻。結果問答部份非常熱烈,談了十五分鐘還欲罷不能,我急著一定要把問題打住,引到神韻來。

我把原先準備好的介紹神韻的簡報內容展示出來,問他們一九二九年美國經濟大蕭條時,人們都在做甚麼,答案是:看電影、看書等等,尋找正面的心靈力量。現在我要分享最能激發正面能量的藝術表演,震撼所有族裔,具有純真純善純美的力量,登上世界級表演舞台的藝術團體--神韻藝術團。由於前面演講建立了互信基礎,對於這樣突如其來的話題,他們也一併好奇的專心聆聽,最後因時間關係播放了六十五秒的神韻推廣短片,為整個簡報劃下最完美的句點。真是一秒鐘都沒有浪費。

會後一群人圍過來,一個操作公債交易的女經理告訴我說,很奇怪,短短六十五秒的神韻,讓我看了好想掉眼淚,很感動。我有點驚訝,法的穿透力真是令人不可思議。

回公司路上,同行的同事甲說,看您脫稿演出,我真的嚇了一跳,我真怕您不知道要說甚麼(嚇壞我的客戶)。看您平時這麼理性的人,會講那麼感性的話,又推薦的這麼真誠,我一定要買票來看。(事後他真的買了六張票)

同事乙說,我從小在紐約長大的,能在百老匯表演連續爆滿十場,這樣的表演一定很精彩,我一定會買票去看。(後來他真的買了十張票)

我沒想到,大家的回饋很正面。感謝同修一路來一起為這件事發正念,才能如此順利講真相。

隔天,財務行銷團隊的主管打電話來說,客戶反應非常好。他要再幫我安排幾場類似的演講。他一再的謝謝我大力的幫忙,免費的幫忙。言下之意,業績是他們的,工作是我的。

我心裏有點人心出來了,天下還有這樣的事,心裏不大高興,但一回神,想到他已為大法弟子準備了最好的講真相的舞台,我真該好好謝謝他。他已經付了最棒的酬勞,我樂於為法所用。

隔兩天,財務行銷團隊又安排我和五家市值加起來上千億的上市公司財務長一起吃中飯,談談二零零九年的景氣預測。這次是比較軟性的餐敘,不適合使用電腦放簡報,我思索著該如何切入神韻。這些上市公司財務主管每個人都十分健談,大家分享完對經濟局勢等的看法,轉眼間已經到了等待上水果甜品的時候了。於是我提到,現在中產階級擔心失業,人心浮動社會不安,在座各位雖然能掌管公司上百億資產,享有高薪,一樣心煩。因為時勢造英雄,時勢不佳,英雄也無用武之地,現在最需要的是充實心靈的力量。緊接著我把事先準備好的神韻簡報紙本拿出來發給大家,從頭講一遍。其中一家大公司執行長看完後說這是好東西,我也有好東西要分享,也開始宣傳他們關係企業的博物館及音樂會等,還說要送票。我感覺到同行的財務行銷團隊的副總臉沉了下來,有點倍感壓力。

結束後我忐忑的問另一位主管今天這樣的介紹還可以嗎?沒想到他說這是最好的ending(結尾),現在問題這麼嚴重,神韻就是最好的solution(解藥),我們的景氣預測就是跟人家不一樣。此時,才見到財務行銷團隊的副總開始露出笑容,他表示寶貝兒子很好動,想買神韻DVD給他看,我沒有馬上告訴他並沒有DVD,只是繼續分享我看神韻的心得。我說我是一個整天在數據中打滾,一向直來直往的人,看了神韻的表演,從他們的一舉手一投足間,我才知道甚麼叫做女人的溫柔等等。也許是我的話觸動了他心中的某一角落,回到辦公室後,他馬上請秘書告訴我他要買四張高價位的票找家人一起去看神韻。

就在我發出一念,希望能透過我的專業結合神韻向眾生講真相後,前所未有的這類型簡報的安排,就一場接著一場。我由衷感謝同修的支持與交流,甚至親自示範、提供材料影片及交流切入點等等,讓從不知道該如何講真相的我,能夠在講完景氣預測之後,很順暢的提到神韻而不顯突兀,甚至有意想不到的好效果。此外,這次同修們體認到講真相不只是一兩個認識到的人的事,大家充份交流、分工合作,讓我感覺自己並不孤單,即使是單槍匹馬赴約,背後也有無數的正念相隨,幫助我清除不少另外空間的干擾因素。我希望自己能繼續保持正念正行,在千古難逢的機緣裏,為有緣眾生講清真相。

猛一回頭,我發現深陷父親病情而愁苦的我,似乎已走出那痛苦的深淵,心緒上充滿了能量,我相信明天一定會更美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