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戒酒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七日】我是一名九六年得法的大陸大法弟子,剛開始學法煉功時,只是其他人介紹,自己懷著祛病健身的目地來進行修煉的。當時,一種叫做紅斑狼瘡的特異性疾病纏身多年,這種病其實就是血癌的一種。那時候,心理和身體上承受著雙重折磨,曾經輾轉於各大醫療機構,只要聽說哪裏有可以治療此病的神醫,就奔向哪裏,但是每次都是失望而歸,無一例外,而且要吃大量的中藥和西藥,吃到見到聞到藥就想吐,藥雖苦,治病也行,但是無論甚麼方法,吃甚麼藥都不見起色。

自從修煉法輪大法以後我的人生道路卻發生了根本的改變。記的初見《轉法輪》,遍遍細讀,字字如金,自己悟到只有走上修煉大法之路才能改變以後的人生,只要誠心修煉大法,師尊會為我們安排以後的路,看到真正修煉的人,師尊會把我們的身體淨化下來,我馬上放下了吃藥這顆心,停止吃藥,一直堅持下來,到現在已經十二年了,身體健康,自己感覺到走路很輕鬆,做全家的家務活,每天堅持早上煉功,白天有時間學法,一直都不覺的累,別人都說我年輕很多。我雖然一直閉著天目修煉,但身體倍感輕鬆,意志堅定的走著修煉正法之路。

正法的力量

自從修煉開始我一直學法煉功,同時也向其他人證實大法,帶動了周圍的很多親戚朋友一起來煉功,但唯獨我丈夫例外。雖然我們不是同修,他不抵觸大法,也不干擾我煉功,但是他二十多年的酒齡讓我煩惱,最近幾年更是嗜酒如命,一直都是每天三頓飯,頓頓不離酒,喝多之後盡說些離題的話,有時自己不受主意識控制,影響到了我的修煉,奇怪的是清醒時他還幫我為同修送去大法的資料,保證準確無誤送到,以前一直以為他在為我提高心性,也就沒有在意他的喝酒狀態。

二零零八年五月中旬的一天他又喝多了,但與往次不同,他的頭深深低下,怎麼也抬不起來,他讓我打電話叫他親人,說自己快要不行了,最後有幾句話要交代下去,我意識到可能魔在干擾,馬上給同修打電話,同修馬上趕到詢問他是怎麼了?他說覺的心裏難受。因其未修煉大法,所以大家商量送他去醫院,但又怕中途有甚麼意外,馬上拿來救心丸讓他服下。過了一會意識逐漸清醒過來。這時我才意識到可能是邪惡的迫害,所以同修們馬上發正念,求師尊來幫助,我們發完正念時他就好了,但是在我頭前有一團黑色物質,像氣球那麼大晃來晃去的隨著我走,我就問同修,大家都說沒看見(因為我是閉著天目修的,這次卻是親眼所見),我就把窗戶打開讓它出去,它也不走。後來我和同修把師尊的法像捧在手裏,對著這黑色物質求師尊,當時師尊就收走了,還有點散的幾天後才慢慢離開。

第二天晚上,三位同修來到我家共同發正念,一個開著天目修的年輕同修看到了我們發正念的全過程,他說我們找了很久,在一個空曠的空間裏,有一個披著黑色斗篷的邪惡生命,長著尖牙利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很像是動物,長的很噁心,我們把力量合在一起共同清除這個惡魔,但是我們用足了勁也沒有它跑的快,最後急的只能在思想中想:「師尊,快點,快點」。突然間師尊就打出一個大火球飛過,同時前面一個透明玻璃一樣的間隔擋住了惡魔,然後火球就砸在了它的身上,只見那個惡魔貼在間隔上吐血了,一動不動。到了整點,再次發正念時,發現那個惡魔像死屍一樣趴在地上不動了,大家一起想徹底銷毀它,後來就看不見甚麼了。

說來也奇怪,從那天起我丈夫再也不想喝酒,也沒有再提過喝酒的事,就像從來沒喝過酒一樣,這次是自己不喝的,從此就過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巧遇安排明真相

有一位以前單位的同事,她的母親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曾學法煉功,後來因害怕遭受邪黨迫害不敢煉了,自此病魔又開始纏身,特別是在二零零七年又添了多種病,如:糖尿病,受風(面癱),三個月內又是針灸,又是吃中藥,也不見效。她的女兒心裏很著急,心裏想母親之前學法輪功時身體挺好的呀,母親應該再去修煉大法。

一天,我和她在浴池洗澡時相遇了,同事問我挺好的吧?還說見到我身體特別白,光滑,一點也不像得過重病的人,我想這正是講清真相的好機會,於是和她講起了「三退」之事,她很爽快的同意我幫她退了團和隊,她還想讓我說服她母親繼續修煉大法,我就向她母親講了大法真相,勸其繼續走上修煉大法之路。在佛法的感召下,本來沒有修煉的同事一家三口,也開始走上了修煉道路,成了最幸運的生命。

千言萬語表達不了對師尊的感恩之心,再次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