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緣一線牽

記一個西人大法弟子修煉故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題記:受這位西人大法弟子之托,由她本人口述,筆者整理成文。她說想告訴同修她的故事,因為大法給予了她一切,她還想告訴中國國內的大法弟子,作為西人學員,他們同樣深信大法,感謝師父的救度。)

我曾經苦惱我要怎麼去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但是,我發現只要我這麼想了,而且只要我出去,不管在哪,都會神奇般的遇見中國人,而且有機會去講清真相。我真正的感受到了師父的慈悲。感謝師父,感謝師父的救度。

我得法一年多的時候,同修們經常去外面洪法,我當時並不居住在那個城市,不能常去。一次,不知為甚麼,我很想去那裏洪法。我去了那裏,我們有功法演示,還有說明天安門自焚騙局的錄像,吸引了很多中國人駐足觀看。我看到一個人看得很認真,我想我們應該給他真相資料,但是我發現同修好幾次從他身邊經過,似乎沒看到他的樣子,我有些著急,就直接過去向他介紹大法。

我告訴他可以向一位中國同修詢問大法真相,他說他並不是中國人。於是,我與他用英語介紹了大法真相,接著他問我,「如果我學法輪功,我可以成為覺者嗎?」我很吃驚,因為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過,「我告訴大家,這個「佛」不是迷信。這個「佛」是梵語,古印度語。當時傳入我們中國的時候兩個字,叫作「佛陀」,也有把它譯作「浮圖」的。傳來傳去,我們中國人就省略了一個字,把它叫成「佛」了。翻譯成中國話,是甚麼意思呢?就是覺者,通過修煉覺悟了的人。」

我告訴他可以的,並且約他第二天見面,我在網絡上下載了他母語的《轉法輪》並且教他功法,他第一次打坐就可以堅持一個小時。之後,我們學法、煉功,並且參加講清真相的活動。大概一年後,我們結婚了,並且一起去美國,見到了師父。

之後,我隨丈夫回國。二零零六年底我們有了孩子,女兒會說的第一個單詞就是「佛法」。一開始,我並不太習慣我所在的城市,語言也不通,還要照顧女兒;我甚至不願意去超市,我覺得那是浪費時間。我覺得我應該為大法做甚麼,而不是把時間浪費到這些瑣碎的小事上。漸漸我發現,每次我帶女兒出去,很多人包括中國人,都跑來說想和孩子合影,你知道每個大法弟子的孩子都很可愛,而我總是在女兒的兒童車上擺著《九評共產黨》,我就藉機和他們講真相。

我們去幾乎任何地方,都能很奇妙的遇見中國人。有次,我們開車出去,開進了山裏,那裏並沒有人。但偶然間我看到有群人在幹農活,詢問下果然是中國人。我們很順利地給了他們大法真相資料。我知道,一切都是師父在安排。今年「奧火」來我們這裏,我當時只是帶女兒去超市,竟然碰到了五隊要坐飛機去看「奧火」的留學生,他們和女兒打招呼,於是我告訴她們我是多麼的熱愛中國,法輪大法是多麼的美好,並且給他們看了九評。他們雖有所顧忌並沒有接,但是我知道他們聽得很認真。

我家住在機場附近,有很多中國遊客來這裏。我最近常去那裏,我舉著「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的牌子和接機的人站在一起,我看到幾乎每個人都在盯著看,很多人都會讀出聲音來,我知道他們在說法輪功,有人說「在哪裏都可以看到法輪功啊」。我現在正準備為女兒做寫有「法輪大法好」的T恤衫,更好的來講真相。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