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回歸之路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四日】在迷中修,一切對我來說都像是夢,因為記憶被封存,只知道我是一個修煉者,其餘甚麼也不知道,甚至很多很多時候,我的大腦都是一片空白的,修多少年,修的如何,一無所知。有的時候覺得這樣很苦,但大多時候覺得很快樂,很輕鬆,因為我一直都憑對師父的堅信,憑對法理的體悟,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做的好的時候師尊會在夢中點我,我會夢到我在向上飛,或者是我攀越了一座又一座高山。做的不好的時候,會夢到我的天空一片昏暗,或者是從高處往下掉,很驚險很恐怖。有的時候會在夢中過一些心性關。感覺師父在牽著我的手在往上昇華,好溫暖,好幸福,我樂顛顛的跟隨師尊回家。

在千年輪迴的滾滾紅塵之中,在三界內瀰漫著情的粒子和敗物遍布的空間,我很慶幸,我沒有迷失,沒有被紅塵污染的掩埋了真性,而且在現在這萬古不遇的時刻,能夠跟隨師父回歸,寫到這裏,我已經是淚流滿面了。

這一世,我投生在了一個貧苦的人家,小的時候,家裏真是一貧如洗的,吃了今天的米要想明天吃甚麼。在這樣的環境裏,我小的時候吃了很多苦,體弱多病,經常看病吃藥。經常發燒,有的時候還抽搐,發燒燒的誰都不認識了。我沒有自己的衣服穿,撿親戚送的衣服,別人家的孩子有好吃的好玩的,我只有看的份。由於窮,有的時候會受到別人的嘲笑和侮辱,上學的時候我為了給家裏省錢,減輕爸爸媽媽的負擔。別人都花錢住宿,我一個人無論嚴寒和酷暑都騎著自行車,每天都披星戴月的上路,北方的天氣溫差是很大的。尤其冬天的氣候是非常惡劣的,刺骨的寒風刮著我瘦弱的身軀,每天要騎十五里的路,路面很不好,冬天總是冰雪覆蓋,總跌跤,摔的很痛。在摔摔打打中我一個人走過了幾個冬夏。下雨天我沒有雨衣,全身都澆透了,然後在教室裏穿著濕漉漉的衣服和鞋子直到自然幹。班級裏只有我一個人每天從家裏拿個飯盒帶飯,飯也只是母親每天早晨給我蒸的饅頭。到了中午的時候已經冰冰涼了。每次都是藏在桌堂裏偷偷的噎進去的,因為怕別人知道我家很窮。有一次被老師看到了,老師心疼的看著我,以後就對我格外照顧,也加上我的學習一直都是名列前茅。每次我寫作文,由於沒有稿紙,我認真的用尺子和鋼筆畫著格子,語文老師發現了,送我一大摞稿紙,還給我寫了一封信,對我說她好感動,鼻子酸酸的那種感動,不是施捨,而是希望我把這份純真和堅忍永遠保存下去。從此我就記住了純真和忍耐。

在這樣的環境下我鍛煉了堅強的意志,不怕苦的堅忍的性格。也許這些都是為我以後的得法奠定基礎的吧。

我家是世代信佛的。奶奶會一些小能小術,我很小的時候她就給人家看病。由於我的字寫的好,他們大人總讓我抄寫一些道家的咒,佛家的經,還有民間世代秘傳的所謂天書的東西。我看了很多佛教的經書,由於小時候記憶力很好,還能背誦。從此我對神呀佛呀,一些修煉界的術語很懂。十多歲的時候,由於我的生存境遇與別人不同,對人生就產生了很多疑惑,讓我常想:人為甚麼會有窮富之分,聰明與愚笨之分,甚至為甚麼會有人,人活著的意義,人生短短幾十年,為甚麼要生老病死……小的時候看到過很多生離死別的揪心裂肺的場面,想到人死了會去哪裏呢?人活的其實是很痛苦的,看到釋迦佛當年放棄了太子的榮貴,只為尋求一種解脫生死、超越輪迴之苦之法,為參悟宇宙人生之真相。許多不解的問題困擾著我,眾生真的很苦的,我憐憫小動物,看到小老鼠會和它說話,給它吃瓜子,所以它們都不怕我。每當夜晚遙望星空的時候,看著天上群星閃爍,聯想到,人是多麼的渺小啊,在整個宇宙空間當中,人仿佛被圈在牢籠裏的鳥,每天為衣食奔波,其實人是沒有自由的,還覺得很快樂。於是我開始很虔誠的信佛,親自去城裏聽了很多次「道人」的講課,但講的都是很低的理,沒有超出輪迴解脫的,甚至那些我在經書上都能看的懂的,真是儒家的孝敬父母都摻在裏面的。那個時候抄寫「天書」的時候,偶然看到「天國兒女誤落凡塵」一句頗為不解。還有說現在是末法之年,將有未來佛彌勒佛下世傳法度人,但算來算去不知道甚麼時候到那個時候。當天籟之音般的佛樂傳到我的耳畔,我就會莫名其妙的哭,我的心底仿佛感受到了天那邊一種召喚,很奇特,很美妙。記得在抄寫《老母十盼家書》的時候,裏面有一句意思是說在末劫之年想修煉非常難,得尋、得明師指引,我就想,我去哪裏拜師呢?

我有個表哥就曾經想隻身一人去山西五台山拜師尋真法。我在經書中看到,末劫之年佛教中許多法門都不能度人了,只有淨土宗能度人,一心不亂的念佛號直到在彌留之前會有西方三聖接引帶業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才能離苦得樂,於是我很虔誠的拜佛磕頭燒香。但後來拜來拜去發現一個問題,佛法是釋迦佛傳下來的,我應該拜的是它,可是我還相信未來佛彌勒佛,因為將來是彌勒佛主掌乾坤,但是現在我家真是甚麼佛菩薩都供,我到底要去哪個佛的世界?

後來我考上了城裏的重點中學一直到大學,在這期間我還勸我的同學和我一起每天早晨都念大悲咒,我說你要念就能考上好大學,於是那個朋友很信我的,可是最終她沒有考上好大學,我也意外的落榜了。在此之前有人給算過命說我要復讀的,我還不服氣,我從此明白了人的一生是由因緣決定的,是命中註定的,不是求來的。

由於這些世間小道修心性不是很明顯,在常人的洪流中,我受到了一些污染,秉性像變了另外一個人一樣,我開始抱怨命運的不公,開始羨慕別人家的榮華富貴,開始學會和別人爭名奪利,為了達到一個目標我會爭強好勝,總以為自己會幹一番大事。對父母也是動輒發火,抱怨我怎麼生在這樣的人家,因為小的時候我多才多藝,就想如果是出生在富貴人家我今天一定會青雲直上。因為從小到大我一直都很優秀,但是人生難免有失落的時候,這個時候我還會靜靜反思人生。還想找到一些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的答案。所以在這一點上我和其他的孩子在思想上還是有些不同的。我會經常給他們講一些我那個境界所了解到的所謂的佛法,告訴她們人要重德,因為那個時候我就感覺到這個社會有些世風日下,我覺得關鍵是人心不好了,人不重道德了。夜晚做夢的時候總能看到另外空間的一些美景,有一次還採摘來了另外空間的花籽,心想這下可好了,我可以永遠擁有這美麗的花了,每次醒來後都有一種空的失落,枕邊還是枕邊,空空如也。唉!真想待在那樣的境界裏不出來,我感嘆於人間的空無和短暫,美好東西的易逝。

記得一九九九年我剛上初中,中共開始在全國鋪天蓋地的迫害大法,那個時候,由於我的文章寫的好,在徵集文章的時候,老師還讓我寫文章「批判」法輪功,那個時候我被謊言所矇蔽,被邪惡所煽動的仇恨心帶動著寫了一篇誹謗大法的文章(我現在嚴正聲明所寫的全部作廢)。但是從那個時候起我就對法輪功特別感興趣,一直想搞清楚他到底是怎樣一回事,想看看法輪功的書,弄清楚一個很奇怪的事情,人怎麼會「走火入魔」呢?在高中的時候有一天早晨我在家念佛,突發奇想,修行好像得打坐,於是我坐起來開始自己盤腿立掌,那個時候感覺我前世好像就是這麼修行的。但是苦於沒有正確的方法,心裏陣陣哀嘆。後來我想起來法輪功有一些功法的,他們還打坐的。想知道他們是怎麼弄的。恰好那天家裏來了親戚送給我一本《轉法輪》要我看。我一口氣把他看完,當時只是感覺腦袋好痛,好像裏面在激戰一樣的難受。我還是堅持看完了,感覺這本書真好哇!裏面講不二法門,你修淨土的就不能兼修法輪功。我真是難以取捨,腦袋痛死了。後來我拉著兩個小孩說,走!我們去看看那功法怎麼樣。當我第一次煉功的時候,那種感覺真是美妙,我心裏一個勁的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很輕鬆的就學會了這五套功法。從此我就走上了真正修煉的路。當我第二次看《轉法輪》的時候,我的佛性終於和佛法相通,我忍不住淚流滿面,這就是我要找的啊!我等待他好久了啊!這就是我苦苦尋覓的啊,只感覺到我吃了無數的苦才找到他,早已泣不成聲。

從此師父就幫我淨化身體,曾經有一次,一個月我排了三次污黑的血,每次都好幾天,而且是硬梆梆的血塊。每個月都有一次最難過的身體上的消業狀態,常常痛的想死過去,我心裏默默對師父講弟子不怕苦,我會承受過去的,但是一想起師父在另外空間為我承受的更多,我的眼淚就來了,疼痛的眼淚、沐浴在佛恩浩蕩之中的感恩的眼淚交織在一起。以前檢查身體我有肝病,是終身乙肝病毒攜帶者,而且脾胃神經都有毛病。從那個時候起我甚麼病都沒有啦!每天非常輕鬆,同學都說我怎麼走路輕飄飄的感覺啊!我就笑,這都是師父為我做的啊!我堅持每天都看書,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修煉人,每當過心性關的時候,我就想師父的法,按照真善忍來做事。由於剛得法我就一個人在外地,甚麼都要自己把握,我甚麼都沒有,只有一本書,沒有人來鼓勵和交流,有一段時間在考驗中我被舊勢力安排的一些不好的東西帶動,差點滑下去,慈悲的師父在夢中不斷的點化我,那個階段我差點被舊勢力奪去了生命。是師尊救了我,他不記過往之過,我跪在師尊的法像前痛哭流涕,心裏發誓要痛改前非,一定堅修大法到底,圓滿隨師還。

我雖然得法比較晚,但是我很幸運,是慈悲的師父在苦海中把我們撈起,還洗淨我們身上的骯髒的污泥,指引我們找到回家的路。在塵世的污淖中,迷中的人們追名逐利,早已迷失了先天美好的東西,人在迷中造下了罪業,只能在無邊的痛苦中與無明中償還,不得法的人、不能被救度的人是最可憐而可悲的。而今我們都深知這部法的可貴,這萬古機緣的難逢,千萬年的輪迴與千萬年的等待的艱辛,這塵世中的風風雨雨,歷史的滄桑變換,盛衰榮枯,早已看透,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還有甚麼能阻擋我們修煉勇猛精進的步伐的呢?惟有謹聽師言,助師正法,救度更多的眾生才不負我們史前的誓約,不負師尊的苦度,不負眾生的渴盼,才不愧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全宇宙最光榮稱號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