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大法弟子談修煉中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一日】我是九四年得法的一名老年大法弟子,曾經歷過人生中許許多多的酸、甜、苦、辣。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磕磕絆絆的才走到了今天。下面就談談記憶猶新的幾件事:

師父時刻都在呵護著我們

有一次,我到菜市場買水果,衣兜裏一邊裝著五十元,另一邊裝著五角真相幣。心想:早點發出去,叫有緣人早得救。念頭剛一閃過,一位賣主叫道:「大姨,買橙子吧!這橙子新鮮,味道好,二元錢一斤。」她就是有緣人。我想買五斤得整十元錢,這五角錢她也得不到啊。賣主邊說邊給我稱水果。稱完了水果,我問她多少錢,她說:「七元五角」。我一聽,當時就想,真神啦,謝謝師父的安排。

還有一次,我進菜市場,一位賣主笑著對我喊:「阿姨,買菜嗎?」我想買個白蘿蔔,順手撿起一個放到秤上,告訴我:「二元四角錢」,打開錢包一看,只有一元九角,算了,錢不夠,不能買了。突然,好像有人提醒我,另一個口袋裏不是有五角錢的真相幣嗎,加起來正好二元四角。真是太神奇了!

師父就在我身邊,呵護著我們,還引導著我們救度眾生。

深刻體會到修煉的嚴肅性

零六年三月份的一天中午,我打開電視,正好是某某的講話,聽著聽著覺的挺好,很願意聽,很感興趣。突然「喀嚓」一下,電視關了。當時,我心裏一怔,怎麼會突然關機呢?是執著了嗎?能嗎?不會吧?正聽在關鍵口,怎麼關機了呢?心裏著急,心想:如果電燈也不亮了,那不是我的問題,打開電燈也不亮,原來停電了,心想這是電業局的問題。於是我把電視、電燈全打開,等來電了我馬上聽。停了不到五分鐘,真的來電了,我很高興,但我要聽的那段話已經講過去,正在懊悔時,突然間,從身體的頸部到後背,並牽涉到左側手臂,肌肉裏面像岔了氣似的鑽心的劇痛,頭和身體不能轉動,不能彎腰,左手連帶著也不能動,只能用右手托著左手,痛的全身是汗,內衣都濕透了。

我這時才悟到由於自己的執著心,叫舊勢力鑽了空子,後悔不已,傷心難過極了。想把制止對法輪功迫害寄託於常人,這不是本末倒置嗎?常人中的一切都是為法開創的嗎?這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我發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的一切,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的修煉道路是師父給安排的,我要按照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一修到底,跟師父回家。漸漸的疼痛有所減輕,我慢慢移到師父的法像前跪下,止不住的淚水流下來:師父,弟子錯了,我一定改。請師父加持弟子,但決不允許舊勢力來考驗我。

我慢慢挪到床邊坐到床上,帶上MP3準備聽法,這時又一陣子鑽心的疼痛,好像不行了似的,而且一個聲音提示我:快給孩子們打電話,萬一……「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正法時期的一個粒子,我的身體從微觀到表面都在被高能量物質改變著,是光燄無際的,金光閃閃的,怎麼會有病呢?!決不打電話。」我繼續聽著師父講法,大約半個多小時,疼痛全無,全身輕鬆。而且又一次去掉了多個執著心和常人對利、情的執著,怕心、擔心、潛在的顯示心和妒嫉心,感到思想境界有了昇華,思想純淨的多了。再次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我寫出來望同修引以為戒。修煉是嚴肅的,決不是兒戲。

從家中兩個小弟子過關的體悟

我有兩個小孫女,大的梅梅,小的蓮蓮,從小就跟著學法,後來也學會了煉功,但都不能持續,情緒化的時候多,守住心性更不明白。在我的思想中總有疑問,她們到底算不算煉功人?師父管不管她們?有弟子曾問過師父,師父也講過這方面的法理,但還是放心不下。

一次,梅梅將剛燒開的水不小心洒在胸前,燙起了水泡。因為怕胸前的衣服把水泡磨破,找了一塊乾淨的紗布蓋在傷口處,我也想了一下:此塊紗布好長時間沒有消過毒了,會不會感染?又想:她是個小弟子,煉功人沒有事,況且水泡也沒有破,就這樣包扎上了。直到第三天,打開一看,傷口上面盡是膿性分泌物,嚇的我趕緊帶上孩子,坐出租車來到了醫院,一路上埋怨自己,就讓我給耽誤了,心裏難受的不用提了。到了醫院,把紗布揭開一看,傷口長的可好了,甚麼事也沒有。當時我感到無地自容,愧對師父,非常內疚,這不是自己求來的嗎?花了錢不算,還虛驚一場。

時間長了這件事就淡忘了。又有一次,梅梅發高燒,咳嗽幾天也不好,因為她有高熱抽搐的病史,又因為孩子小,就去了醫院,連續打了一週的吊瓶,但發燒的更厲害,我的心七上八下,擔心合併成肺炎,給孩子耽誤了怎麼辦,在醫院查了血、胸部拍片,檢查結果是「上感」,孩子回家以後很快就好了,甚麼事都沒有了。這時我才悟到,這是自己的心促成。

上學後,梅梅也知道守心性,做個好孩子。一次,學校組織到農村軍訓兩天,回家時,梅梅額頭上貼上了一塊紗布,我打開一看,眼睛旁邊一塊青紫,我問怎麼會這樣?眼睛看東西模糊嗎?她告訴我她在等車返回學校時,正坐在那看書呢,一位外校初中同學踢毽子,一腳踢著她的眼睛部位,眼鏡被踢飛了,疼的她用兩手捂住眼睛,心裏立刻想:「我是煉功人,沒有事。」對方班主任看到當時的情況嚇的夠嗆,趕緊道了歉,並說回去後趕快到醫院檢查,一切由對方承擔,並將雙方的電話留下。這時梅梅想:我是師父的小弟子,是個煉功人,我沒有事。堅決不去,他們只好答應了。梅梅對我說:「奶奶放心吧,我是煉功人怎麼會有事呢!遇到不好的事要忍嗎?!說不定是我以前欠他的,欠債要還嗎!」我們把這個心也就放下了。然而雙方班主任及對方孩子的家長幾次打電話,催著要到醫院查檢,都被我們謝絕了。到了學校,同學們甚至連班主任老師都說:眼睛多重要啊!都成這樣了,還沒事,真是個傻孩子。梅梅笑著說:「沒事的,過幾天就好了,他也不是故意的。」真是師父的小弟子,我們打心眼裏高興。

再說蓮蓮。蓮蓮提前三週出生,體重才四斤六兩,因臍帶繞頸兩圈,第二產程延長,生下時差點窒息,立即放在保溫箱裏輸氧、消炎,後來情況越來越差,還有低燒,醫生餵奶也不吃,缺氧症狀加重。第二天,找了醫院一位熟人打聽,告訴說如果明天醫生要和你們商量,你們可得果斷點。因為考慮孩子可能心肺有病,缺氧時間長了,擔心智力有問題,怕將來成為傻子,這樣要養她一輩子,就不準備繼續搶救了,把氧氣給拔了。我當天下午看望時聽孩子爸爸告訴這一消息,我差一點暈倒了,她來到這個家庭是來得法的,怎麼可能出現這個情況。這時她爸爸已哭成了一個淚人。我們商量好,決不能終止她的生命,傻子也要養著。

我回家後,跪在師父的法像前,雙手合十,師父啊!這是怎麼回事,弟子悟不透,請師父救救孩子吧。一夜翻來覆去睡不著,突然悟到,這是自己對情的執著。如在常人中對孩子們的冷、熱、溫飽這些小事情都執著的不行,還怎麼修啊?!師父告訴我們「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轉法輪》)於是我把心放下了,一切順其自然。一早就起來打坐煉靜功,在出定前不長時間,突然有一信息告訴我,孩子肺裏有點小毛病,已經好了,沒事了。我馬上雙手合十出定,正準備打電話去問問,電話鈴聲就響了,告訴我孩子病已經好了,也不用氧氣了,精神也好了,也能吃奶了,一切都正常了。我懷著激動的心情給慈悲的師父叩了三個頭,師父是無所不能,大法無所不能,永遠跟著師父,按照師父給安排的修煉道路一修到底。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