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煉道路上奮起直追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一日】我在一九九六年接觸法輪大法,讀完《轉法輪》後,覺的大法讓我明白了許多人生的道理,當時二十八歲的我迷於名利之中,想等退休後再煉。在此後的九年裏,與周圍的大法弟子不斷的接觸,使我受到很大觸動,終於在二零零五年得法。三年來,我在大法中修煉,勇猛精進,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我漸漸明白了:所有的眾生都是大法創造的,當今的世人都是為大法而來的,不論他是正面的還是反面的,整個宇宙、天體都是大法開創的。

幾年來,我遠離了世俗的浮躁,讀完了碩士、博士、博士後,以自己的路在證實大法。回想當年,偉大的師尊在長春傳法時,我就在那上大學,可惜沒有學法。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每個生命能趕上大法洪傳是萬古機緣,能夠修煉大法是生命的最佳選擇。我不能再錯過了,周圍的每一個有緣人也都不應該失去這千萬年的等待。我要叫醒他們,一起回歸。家人和鄰居先後有十多人走上了修煉的道路。

今年過年,九十五歲的爺爺來家裏過年,他非常高興學大法,讀起《轉法輪》幾個小時不睏。爺爺在東北長大,年輕時讀過書,在張作霖父子時代、偽滿時代、民國時期、共產邪黨的早期都工作過,五十年代就回鄉了。他說,共產黨一點好事沒幹,總整人鬥爭,把人都變壞了,不講天地良心了。一個月的時間,我們七個人學了三遍《轉法輪》。

在我小時候就知道,爺爺很喜歡京劇,卻一直不喜歡樣板戲。他說:現代戲不能看(充斥黨文化)。爺爺那個年齡的人受傳統文化的薰陶很重,本能的對共產邪黨的宣傳一直反感和不接受。他曾經多次說過,共產黨比日本人還壞。我上學時期,一直認為爺爺很反動。現在明白了,我在學校接受共產邪黨系統的黨文化灌輸的同時,爺爺一直潛移默化的對我們兄弟進行了傳統文化的教育;父親也常常給我們兄弟講古書和傳統故事;母親教會了我們善良和吃苦。以至於,我小時候就對傳統文化、氣功之類的事情很感興趣。今天我們能走入大法,也許都不是無緣無故的。

妻子、兒子和姪兒也都走入大法中。我利用許多機會講真相。使周圍一些人退出了共產邪黨。當然,也遇到許多魔難,這也正是提高自己心性的好機會。對於我這樣的後得法的大法弟子,個人修煉和證實法是結合在一起的。師父說,不會落下每一個弟子。我們應該信師信法,走正自己的修煉道路。正念正行。多學法,向內找。在正法進程中勇猛精進。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