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修煉家庭的遭遇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六日】做人善良、真誠、忍讓本是好事,這樣的人,無論對己和社會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然而在共產黨執政的中國,這樣的人卻無端受到迫害,甚至迫害致死的都大有人在。看看發生在我們雞東縣的事吧,這只是中共對法輪功殘酷迫害的冰山一角。

王佩金,57歲,黑龍江省雞東縣煤礦工人。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功。煉功前煙癮很大,嗜酒如命,脾氣暴躁,因此經常胃痛,身體瘦弱。修煉後煙酒戒了,人健康了,脾氣好了。過去經常打妻子,現在改了,做事還知道時時想著別人。在單位裏兢兢業業的工作,領導分配甚麼活從來不挑,經常加班加點不要報酬,年年被評為勞動模範,變成了一個公認的大好人。

就是這樣的一個好人,今年九月十九日那天,在紅旗礦講法輪功受迫害真相時被八五一零農管局警察綁架,送到了雞東縣公安局,當晚被關進了雞東縣看守所。當晚八、九點鐘,雞東煤礦保衛科王元福與雞東縣公安局國保大隊何文明、韓恆昌及一名司機,逼著王佩金的兒子帶他們去王佩金住處,用從王佩金身上搜到的家門鑰匙入室非法抄家。他們搶走了法輪功師父法像、大法書籍等物品,使這個原本因為修煉法輪功被迫害的支離破碎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

事情是這樣的:

王佩金有個女兒叫王文成,聰明善良。她看見法輪功改變了她的父母,也跟著父母修煉了。煉功後品學兼優,美術作品曾獲中日韓國際比賽三等獎。文成煉功前曾得過不治之症--肺化膿症(金葡萄菌症)。這是一種非常特殊的怪病,它會造成患者渾身潰爛,衣服碰到身上就掉層皮。父母帶著她到處醫治無效,醫生說這種病國內外好像還沒有一例治癒的。可是修煉法輪功後王文成的病竟奇蹟般的全好了!然而,這麼好的功法卻無端受到迫害,王文成心裏非常難過:我的命就是法輪功和師父給的,我必須要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

王文成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二日進京上訪,澄清事實,但半路被劫回雞東縣看守所,並被非法勞教了一年,送到了哈爾濱萬家勞教所迫害。當時王文成才十九歲,正在雞東縣二中讀高中。就這樣,她被迫輟學,失去了上大學的機會。

勞教回來後警察經常來家騷擾。二零零三年三月份,王文成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在雞西恒山區再次被綁架。她在恒山公安分局和雞西市第一看守所受盡了酷刑和非人的折磨,惡徒曾十天十夜不許她睡覺。年紀輕輕的她,這次竟被邪黨重判九年,至今還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女子監獄遭受著非人的迫害與煎熬,不知她知道爸爸的事後會怎樣的傷心。

王佩金的妻子於春珍有原患神經官能症、風濕、心臟病、腰椎盤突出等疾病,藥沒少吃,病卻見增不見減。修煉大法後,她身上的一切疾病不治而癒,身體非常健康,家務活也都能幹了。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由於法輪功蒙冤,她也去北京上訪時,半路被劫回雞東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四個月。二零零三年的四月份,晚上九點多鐘,於春珍正在睡覺,以李清華為首的公安不法人員開了三輛警車,十多個人闖入王佩金家中,不分青紅皂白,將於春珍綁架,並被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其間,於春珍身心受到了極大的摧殘,回家後很長時間才恢復正常。

王佩金突然遭綁架,於春珍忍著內心的劇痛帶著兒子於九月二十一日早八點來到雞東縣公安局,要求無罪釋放自己的丈夫王佩金。她說,他是個好人,沒有做任何危害別人的事,不該被關押迫害,要求放人,她的兒子也說:「你們不是說在家煉功不管嗎?為甚麼還抓我爸,搶走他的書,你們這是真正的違法犯罪。」但不管母子倆怎麼講道理,他們就是不肯放王佩金人。

強烈呼籲那些還有良知的公安人員,別再給這個家庭製造苦難了,別讓這一家好人再傷心了。迫害善良人是違背天理的,會遭報應的。你們也有父母兄弟、妻子兒女,不要等著災禍降到自己頭上方知後悔,那時就晚了。停止對善良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吧,給自己選擇個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