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妹終於相信大法的神奇了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四日】琴妹是我年輕時的同寢室友,小我兩個月,她為人善良、正直,極富膽識和頭腦,不是那種遇事驚慌、人云亦云的人。比如文革中對單位頭頭的批鬥和揭發,很多人是大幫哄,隨幫唱影,牆倒眾人推,這種事情絕對找不到她。還比如她知道八九年「六四」屠城殺害學生是真的,知道「天安門自焚」是假的。

再比如對法輪功的認識,她不是聽了媒體的報導就相信,而是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頭腦去思考,更主要的是她要親自找出證據,因為她知道我是煉功人,故她常找到我了解法輪功真相,各種光盤、明慧週報、「九評」及各種真相小冊子她都看,有時她也經常提出疑問:像遇到危難時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事情都是真的嗎?我告訴她是真的,因為我們修的是真、善、忍,所以必須講真話。看得出她還是存有疑慮,對我的回答沒加反駁,但卻是將信將疑。直到有一天她自己親身經歷了一件事之後,她專程找到我告訴我說:「這回我可真的相信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的是很神奇!」下面是她講述了她親身經歷的一切:

我是退休工人,每月只有幾百元的退休金,只能維持一個人的最低生活水平,常常過的是捉襟見肘的窘迫日子,所以我這六十五歲的老女人,為了生計,還要再外出打工,比如給住戶家送牛奶或做清掃工,掃地、擦廁所,這對自尊心很強的我,自覺有失自尊且又很辛苦,但為了生存也很無奈,誰讓我生不逢時,生在中國這麼一個不幸的年代。這樣的生活就很怕生病,因為現在醫生不講醫德,醫院只看重金錢,根本不尊重生命,所以有點小病我就挺著。

近半年以來,眼睛經常疼,我也沒當回事,想挺挺也就過去了,因為現在看病也看不起,後來發展到頭疼,我才去醫院,經檢查說是青光眼,還很重,讓住院,必須立即手術治療。無奈之中我只能聽醫生的安排,可五、六千元的手術費卻讓我很為難,手術費是幾個朋友湊齊給交的。術後我的痛苦並沒減輕,頭疼的像要裂開一樣,眼睛不敢睜開,有時還伴有嘔吐,真的是吃不香,睡不著,病痛加生活的艱辛折磨的我幾次都想從樓上跳下去,想一死了之,可每當想到還需要我的親人,我連死的勇氣都沒有。

出院一週後的一天,一個法輪功朋友來看我,見我如此痛苦,就告訴我說:你只要有時間,就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痛苦就會減輕。就在她向我講述法輪功真相時,我的眼睛半睜開點縫,突然間我發現這個法輪功朋友的頭的四周有一圈亮亮的光環罩著,我這個從來不相信鬼神的人,被這眼前的景象驚呆了,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景象。為了證實自己看到的是真實的,我就又用眼睛仔細看了一次該法輪功朋友,又一次見證了剛剛看到的景象,那真的是四週圍繞著一圈亮晶晶的光圈。我想這是大法師父的慈悲,讓我這個不相信有神的人看到這神奇的景象,顯現出這奇景讓我看到是來救我的。我也真的走投無路了,因為甚麼方法都不好用,也就誠心誠意的每天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就這樣,幾天後,奇蹟出現了,我的頭首先不疼了,接著我的眼睛痛也消失了,眼睛還敢睜開了,真是吃的香,睡的著了。我這回可是從心裏感激大法師父,是他的慈悲救了我這個可憐的人。我還要把這好消息告訴和我同時住院的病友,她們也都是些掙扎在社會最底層的人,沒錢,沒權,又有病。

琴妹在明白了真相後,不但自己做了三退,還把自己的親戚勸退了好幾個人。她還要抽空到更多親朋好友家勸三退。她的做法,不僅給自己積了功德,還救了更多的有緣人。前幾天我去看她,她急切的向我提出,她要學煉法輪功。我慶幸又一個有緣人得救了,謝謝師尊的慈悲救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