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重獲新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一日】我叫王新生(化名),99年7月20日以後,大法遭到了邪惡的瘋狂迫害,鋪天蓋地的謊言欺騙了許許多多不明真相的世人。我也由於不明真相和有怕心,一直抵觸大法,不接受真相,甚至說過一些對大法和李老師不敬的話。妻子是修煉的人,曾多次給我講真相,可我就是不聽,一意孤行。

2008年5月份,我突發腦梗塞,半個身子不會動。家人把我送進醫院治療。此時,妻子又給我講真相,叫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每天細心的照顧我,讓我聽師父的講法,我似信非信,但我的病情真的有了好轉。可自轉入另一所醫院後,我思想上出現了干擾,再加上本來不是全信,就既不聽老師的講法,也不念「法輪大法好」了,不管妻子怎麼勸說,我就是不聽、不念。結果轉院的頭一天下午就不大舒服,到了半夜難受極了。第二天早晨一做CT檢查,發現腦出血60多毫升,生命垂危了,家裏的親人都來了。醫生請了專家,提出了兩種治療方案:一是保守治療,二是開顱手術。幾個哥哥考慮再三,不想讓我做手術,怕留下後遺症成植物人,可保守治療,因腦出血太多,可能會有生命危險。考慮再三,決定還是先保守治療,實在不行再做手術。

在這危急關頭,女兒從外地趕回來了。孩子從小就跟隨她母親在公園煉功,聽過老師講法,知道大法好。後由於上學忙,沒有堅持下來,但她明白真相。99年7月20日以後她知道是邪黨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學校搞揭批法輪功活動,讓學生簽字,我女兒從來沒有參加。她很支持她媽媽修煉,外出時也講真相,不論走到哪裏,身上都裝有大法的護身符。這次孩子聽她媽媽說,我病的厲害,急急忙忙的從外地坐飛機趕了回來,一進病房就先把大法的護身符從自己身上取出,裝在我的上衣口袋裏。孩子兩眼含著淚水並嚴肅的對我說:「爸爸,現在只有師父和大法能救你了,你只要誠心誠意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就會救你,你的病才會好。你要相信我和媽媽對你說的話。」

望著期盼的妻子和焦急等待的女兒,我從內心相信了大法能救我,就又開始念起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一遍一遍的念,孩子又給我讀了真相小冊子,我更加相信李老師和大法了。好幾天不吃不喝的我開始想吃東西了,病一天比一天好起來了。

就在這幾天好轉的過程中,女兒還做了兩個夢。第一個夢是,在我念「法輪大法好」的第五天吧,女兒似睡非睡中看見我躺在病床上,師父坐在我的床邊,慈祥的看護著我;第二個夢是夢見女兒和我在一個五六層樓高的一個房頂上站著,她媽媽在離我們不遠的另一棟比我們高好幾層的樓頂上,正看著女兒和我,可樓下是萬丈深淵,雲遮霧罩看不見底,樓牆邊有一個梯子,我不小心掉了下去,正抓住了梯子底下的一根橫桿,梯子開始傾斜。孩子嚇壞了,拼命的抓住這傾斜的梯子的頂端,並大聲對我說,「爸爸,抓緊梯子,千萬別鬆手。快點往上爬,掉下去就沒命了。」我聽著孩子說的話,拼命的抓住梯子,拼命的往上爬著,終於爬了上去。這時我和孩子已是大汗淋漓,都嚇壞了。夢到此女兒也驚醒了。她馬上把夢中可怕的一幕講給我和她媽媽聽。

她媽媽說,你爸爸得救了,是師父和大法救了你爸爸的命。為此,我們全家人特別激動。

之後,我的身體恢復的很快,臨出院時做CT檢查,腦子裏面出的血都被吸收了。醫院的主任和主治醫生都說是出現了奇蹟,不可思議。可我們全家人都明白,是法輪大法救了我,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現在,我的胳膊、腿都已正常。我也開始學法煉功了。

在此,我嚴正聲明,我以前不明真相時所說所做的對大法的一切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相信法輪大法好,支持法輪大法,彌補過錯。並將這一段經歷告訴世上所有善良的人們,請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要聽信邪黨欺騙世人的彌天大謊。趕快三退自救,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