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法輪功學員揭露中共迫害(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三日】(明慧記者張中正德國報導)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九日清晨,劉光榮坐上了火車,加入了城市上班的洪流,他要去的地方是坐落在德國杜塞爾多夫(Duesseldorf)的「華為」歐洲支部。他今天去那裏不是上班,因為三天前他被公司解雇了。他為甚麼被解雇?被解雇了他為甚麼還要去華為公司?這還得從三天前說起。

劉光榮表示:「公司告訴我,因為員工多需要裁員。但是在我被解雇後,公司卻馬上用新人代替我的崗位。很顯然,人多裁員只不過是一個藉口,我覺得,真正原因就是我和公司員工談論法輪功和在中國的退黨大潮的事情。」

劉光榮於兩個月前加盟華為歐洲支部,在公司食堂工作,劉光榮負責一百四十多名中國員工的飲食。「華為」是中國知名的電信企業,總部設在深圳;但是這家出名的公司,卻讓劉光榮很失望,那就是它在海外執行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政策。

劉光榮是一名法輪功學員。從小神經衰弱就一直折磨他,十多年來耳鳴、心悸如影相隨,讓他很痛苦。他曾嘗試通過跑步、練太極拳和吃各種偏方以重新獲得健康;但都沒能如願以償。二零零一年,他從中國以勞務廚師的身份來到德國打工,巨大的精神壓力和強體力的工作,使他的神經衰弱更加嚴重。零二年法輪功走入了他的生活,給困境中的劉光榮帶來了很多改變,長年伴隨他的神經衰弱不見了蹤影,他也通過修煉法輪功,從精神壓力中解脫了出來。從此他的身影就經常出現在各種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活動中,他說:「我希望更多的人不再受到中共謊言的欺騙,也能夠像我一樣,正面的看待法輪功。」

自從兩個月前來到「華為」的食堂工作,他一直很勤奮,除了幹好本職工作之外,還主動的幹別人不願幹的髒活、累活;接觸他的每一個人都覺的他很厚道。話不多的劉光榮說:「我只不過就是時刻用真善忍來要求自己而已。」

面對那麼多來自中國的電信精英,他利用業餘時間給他們送《大紀元時報》報紙,讓他們了解正發生在中國的迫害法輪功的真相。但是這些中國員工雖然生活工作在自由民主的德國社會,但是,他們受中共長期洗腦,受到的思想控制卻非常嚴重;面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惡行,他們顯出的表情幾乎是談虎色變,顯然「法輪功」在他們腦海裏是一塊禁地。

有一次劉光榮坐地鐵上班的時候碰到一名「華為」中國員工,就跟他講法輪功的真相以及退黨大潮。這名同事回到公司後卻向劉光榮的主管領導報告了此事。領導告訴劉光榮:「你在公司不要在中國員工之間講法輪功和退黨的事情,我們公司有規定,員工不許討論這些敏感話題,如果你這樣去做對你工作沒有好處。」

還有一次劉光榮給同事信箱派發《大紀元時報》報紙被領導知道了,領導威脅他說,如果繼續發《大紀元時報》,將對他工作不利。

劉光榮表示,德國是個有言論自由的國家,「我覺得我沒有錯。」

被解雇後的第三天清晨,劉光榮又出現在華為歐洲支部門口,與以往不同的是,他不是去那裏上班,而是帶著一塊昨日深夜親手製作的揭露中共邪惡和退黨信息的展板;並派發《大紀元時報》給過往的「華為」員工。


華為公司領導試圖強行拿開展板,語言激烈


劉光榮和他的退黨展板(左側為華為歐洲總部)


劉光榮在向德國人講真相,公司領導在旁邊阻攔

很快,劉光榮的前主管出現了,失去了他以往文質彬彬的風度,高聲阻止劉光榮派發《大紀元時報》。許多中國員工因此不敢拿《大紀元時報》,有的只是快速瀏覽一下展板。

和中國人不同的是,雖然受到主管的阻攔,但是大部份德國人都接了法輪功真相,有的還豎起了大拇指。一位德國先生得知事情的真相之後,回到樓裏面,出來的時候和另外一名德國女士,倆人手裏拿著熱熱的咖啡,分別遞給劉光榮以及跟他在一起的另外一名法輪功學員。

談到公司把他辭退了和公司領導這樣對待他,他是否有怨恨心的時候,劉光榮說:「他們也是被中共謊言矇蔽了,我們修煉真善忍,不會怨恨他們,我之所以給他們講真相,是希望他們明白真相,退出中共,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法輪功學員在海外講真相一直以來都是自由的,像劉光榮被解雇這種事情很少見。與劉光榮一同去「華為」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郭先生表示,「中共不僅用謊言控制國內中國人的思想,而且還不遺餘力的把這種控制延伸到海外。劉光榮任職的是和中共有關係密切的華為公司,所以不該發生的事情發生了。在自由民主的社會裏,員工在公司的威脅下主動放棄知情權,這是讓每一名外國人都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

在中國曾經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非法關進勞教所的郭先生認為:「雖然‘華為’是因為害怕得罪中共會帶來利益上的損失,而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但是作為企業,尤其是一個在德國註冊的企業,他們侵犯了一個員工的言論自由,對此這個企業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郭先生還表示,希望能夠在媒體上曝光此事,揭露中共把專制主義輸出到自由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