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執著後的輕鬆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一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在修煉前,多年疾病纏身,抱著治病的想法走進了大法。學法後才知道世間還有真正的修煉,我既驚又喜,知道自己找到了人生的答案,因此對修煉非常投入。

當時人的情非常重,所以一走入修煉就開始過情關,修的很苦。特別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更是苦上加苦,開始一段時間幾乎是每天都痛哭一場,心裏喊著:師父你在哪裏?師父的經文《走向圓滿》發表以後,我又開始執著時間,每當自己想像的時間到了,而迫害沒有結束時就很失望。如此不斷的反覆,以致對師父及大法產生了疑惑,有時甚至還冒出抵觸情緒。但我修煉的心還是非常堅定,後來通過看《明慧週刊》上同修的文章,悟到這是一顆很不好的人心,就在發正念中排除它,但卻不能根除,所以一直修的很苦很累。

這次邪黨開奧運,我又開始對結束迫害抱很大希望,當奧運如期開幕,我的狀態很不好,總有一股無名的怨氣,思想中冒出許多不好的念頭,雖然三件事照做,但心情鬱悶,身體也開始退化,表現出來就是精神不振,兩腿沉重,記憶力也開始減退,丟三落四,做常人的事總出亂子。

這時我開始向內找,為甚麼希望奧運開不成?這不是爭鬥心和妒嫉心在作怪嗎?你迫害了我,我就不讓你得好,這不是和常人互鬥嗎?不管常人怎麼邪惡,可修煉人這些心都是應該去的呀,修煉人是脫離世俗的,為甚麼那麼在乎常人的事呢?

我悟到:常人不管發生了甚麼事,都是給我們修煉的,你只要動了人心就達不到標準,再大的事發生了,修煉人的心都應該是平靜的。只要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不求結果,我想這就是最好的無為狀態吧。

通過這次反思,我徹底修去了幾年來困擾我的執著時間的心,也修出了對師對法百分之百的信。現在我身心出現了從未有過的輕鬆與平和,也不覺得修煉苦了。

個人體悟,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