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就得用正理修煉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七日】今天碰到一位女同修,她向我訴說這段時間狀態很不好,學法不入心,很長時間沒有出去講真相、發資料了。她說是因為丈夫這半年只收入了三千元,生活很難以維持,她思前想後的放不下。聽完她的話,我不禁想起我最近修心去執著的事情。雖表面上不同,但是實質上都是對錢的一種執著和不能正確認識修煉內涵而造成的困惑。

孩子上學,老人要奉養,物價又高,生活要維持可能是許多同修面臨的問題,而工資收入又不高,怎麼辦?有的同修就人為的想辦法多掙錢來維持生活或者使生活更好,作為常人當然就是這樣,但是我們是大法修煉者,是放下世間一切執著者,是救度眾生者,難道我們就和常人一樣的去想去做嗎?

我這裏談一談我在類似一些事情上的心得和悟到的一些法理,希望對同修能有一些幫助。

我從事低收入工作已經三年,每月僅收入五百元,加上妻子的打工收入也不過每月千把元。以前我也是心放不下,想另找一份工作多增加點收入,心越放不下,有些常人和某些同修越是當面說我掙的少,有的常人說:「那倆錢兒還不夠我孩子花的。」一次,一個剛剛走出來的同修對我說:「你掙的實在太少,你怎麼負的起對老人、妻子、孩子的責任?」我說:「人各有命。」當時是那麼說,但是隱隱覺得他說的有理,由於法理不清,心裏有了壓力。回家後,與妻子(同修)談及此事,妻子說:「你掙的是不多,但是你三件事哪一件事影響了,咱家又不缺甚麼,怎麼還不知足,做好三件事才是主要的。」

妻子的幾句話點醒了我,我知道,平時不善言談的妻子是說不出這樣的話的,這明明就是師父借妻子的口點悟我。是啊,大法弟子當前甚麼最重要,當然是做好三件事。回想起來,這幾年由於我的工作比較清閒,在廠子也有的是學法的時間,由於大量學法,有時會明顯感覺到迅速的昇華。回到家又可以專注於我負責的講真相的項目,和找同修去做證實法的事,並且在工廠也勸退了從廠長到工人許多人,不退的和沒入過邪黨組織的人我也讓他們明白了大法真相。可以說,三件事做的很實在,這難道不是師父安排的嗎?

師父說:「人有難、有痛苦是在為人還業,從而有幸福的未來。那麼修煉的人就要按照正理修煉。吃苦受難是除去業力、消除罪過、淨化人體、提高思想境界、昇華層次的大好機會,是大好事,這是正法理。」(《越最後越精進》)掙的少,生活清苦一點,這不正是大好事嗎?同時我也找到自己許多執著心,比如好面子的心、攀比心、妒嫉心、自卑心、和對親人的情等諸多不好的心,在師父的正法理下,這些心如陽光下的積雪,消融殆盡。我的心也輕鬆了。

師父說:「你要知道,我一直在講,大法弟子看問題一定要反過來看,因為三界是反的,但是你們要走正。常人認為不好的,作為修煉人──想離開這裏的生命,就是好的。你要認為是和常人一樣的想法,你就永遠是個常人,你就永遠離不開這裏。所以你碰到魔難那正好是你提高的機會,如果你能向內找,那正好是你走過難關、進入一個新的狀態的機會。為甚麼不這樣看呢?碰到魔難就往外推。」(《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常人都在想怎麼多掙錢,生活的更好,我們大法弟子也這樣想嗎?我們應該想的是怎樣提高自己,怎樣多救人。魔難來了,生活中的矛盾來了,無論是個人修煉方面的還是證實法方面的,我們都應該以修煉人的正念坦然面對,能夠清醒的認識到這是好事,是師父給我們提高安排的,透過紛繁的表面現象,是是非非,找到那執著,去掉它。而不執著於事情本身的改變,一切由師父安排,隨其自然,而不是魔難來了就說:「這在干擾我證實法,我不能承認。」拿「證實法」當了走過難關的擋箭牌,心性沒有得到實質的提高,這不等於沒修嗎?難道都舒舒服服的修成,沒有痛苦與過關和去執著心的剜心透骨嗎?怕吃苦,怕不舒服,把困難當作不好,這不和常人一樣了嗎?所以我們就應該徹底轉變觀念,用師父告訴我們的正理修煉,自動在法中歸正自己的思想和言行,我們沒有了由私心而產生的執著,舊勢力的因素也干擾不了我們。當然,我們也不能走極端,對嚴重干擾我們做三件事的邪惡也必須嚴肅正念鏟除。

再進一步講,我們大法弟子無論甚麼時候,甚麼情況下都要把證實法做好三件事放在第一位,而不是一有魔難就懵了,就放慢或停下正法修煉的腳步,把常人的事放在第一位去了。有時想一想,我們能在這裏修煉、證實法、救度眾生是一件多麼榮幸而又難得的事情啊!師父曾經問我們救度眾生再有十年幹不幹,我們同修回答說幹。我現在覺的,一直救度下去,直到眾生全得救我都願意幹。

當我們把心放在證實法、救人上,個人的一切得失和利益的享受便都不重要了,那時個人的魔難又算甚麼呢?還有甚麼心那麼難去呢?

個人層次所悟,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