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出不純因素 發正念顯神奇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日】我是大陸大法弟子,2002年得法,得法以來,雖然從來沒有停止過修煉,但因在人中污染太重,不純正的思想太多,魔難一直不斷。尤其是從去年參加晨煉以來,病業的干擾,長達一年多。這兩天終於找到問題出在哪裏了,發正念展現了不可思議的神奇效果,我將事情的經過寫出來,與同修共勉。

我剛得法的第一個月從無法單盤苦煉到能夠雙盤,常常疼得哭出聲來,也要堅持。不久就能跟音樂煉完第五套功法。這樣我一直堅持到2007年,也沒有甚麼問題。從2007年知道晨煉後,就打算早起晨煉。可是第二天就雙膝劇烈疼痛,不能雙盤,接下來就單盤也不能,再接下來就不能散盤!再接下來就不能正常走路!因為常人知道我修煉後健康了,為了不讓常人看見我走路是跛的,我強忍著劇痛儘量不跛,走樓梯更是疼痛難忍!不是感到有人推,而是感到雙腿如灌了鉛一樣沉重。有時就是坐著,都疼的流口水。我上半夜幾乎不能入睡,有時通宵疼得不能翻身,這樣晨煉就沒有實現。今年新年後,我下決心忍痛參加晨煉,有時可以單盤煉完第五套。然後發完正念就去上班,於是就不是特別疼了。

今年五一放兩天假,我就製作幾十盤《九評》,到外面一個人發完了。一回到家雙腿的劇痛又開始了。因為通宵的疼痛不能睡眠好、上班的強度也較大,我的晨煉就中斷了。可是我覺的這樣不行,我還是要晨煉。但有時因疼痛而每煉完一套要立馬倒在床上休息一下才能繼續。有時上半夜疼的睡不著,下半夜睡著了就沒有醒來,或者聽到鬧鐘鈴聲也疲憊的不願起來。在做三件事方面,因動作遲緩,也受到限制。

這兩天疼得我哭出聲來,特別是一個人的時候,哭著喊「師父」,但沒有一點緩解,我靜下心來向內找:我一定欠下過不少命債,我就對那些我傷害過的生命說:我對不起你們,我在無知中犯下大罪。今天我有幸得法輪大法,我要好好修煉,直到圓滿,那時我請你們做我天國的眾生。現在你們不要對我發怨恨,不要干擾我做三件事,不然我修煉不成大家都沒有好的去處。這樣,我等著疼痛的緩解,可是絲毫沒有,還更加疼痛。我又想,是不是我因為修煉後身體健康了,有顯示心,舊勢力看見了鑽我的空子?是不是有歡喜心?好像真的有!那我就徹底放下這些可笑而低能的人心!可是還是疼得無所適從。難道是業力太大?師父通過這個方式給我消業?那我就安心承受,對師父無比感恩。但這個業為甚麼要消一年多?而且有時在關鍵時候,比如要去講真相時來得更猛烈?到底是消業還是舊勢力在幹壞事?於是我寫了一篇文章投到明慧網,希望同修幫我分析一下,可是過了好幾天,文章沒有見發表。我想一定自己悟的不好才沒有發表。但是我還是因疼痛沒有緩解而十分難受、著急。

我丈夫說:「你就否定舊勢力的迫害。」我說我一直都是在否定舊勢力,但具體怎麼否定?我是哪裏沒有做好?我不知道。但我相信即使是舊勢力在迫害,還是我沒有做好,它才鑽得了這個空子。關鍵是我不知道我是哪裏做的不好。」

當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在夢裏,有一個很難看的男鬼,裸著身子,一直在我身邊,我厭煩它,討厭它,可是我的辦法不是發正念消滅它,而是躲避,我看見它來到我的房間,我就跑到另一個房間把門關上,可是關上以後,我發現它已經比我先到該房間。於是我就爬上二樓,結果它就飛到了我的前面,比我還先上二樓。看到我比它慢,它得意的哈哈大笑。我不想看到它,我就把頭伸到窗外,結果我看到,它已經到了窗外的草地上,並且它將自己變成了兩個鬼,一個男鬼,一個女鬼,在地上做著低級的動作,我想那些動作我有點熟悉。就這樣上半夜基本就是被那鬼追著,逼著我看骯髒的東西。可夢裏我並沒有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沒用正念清除它。

在3點半的時候我就醒過來了。我想我怎麼沒有發正念呢?在夢中給人講過真相,勸過三退,制止過「610」。可對於淫鬼,我怎麼不發正念呢?它可以打敗我一定是我思想中有符合它的東西,比如過去在常人中,比較感興趣夫妻生活的所謂「知識」,修煉後覺的自己已經沒有色心了,慾望也越來越輕了,比如時常分房睡,覺的自己願意分房睡就沒有夫妻慾望,更沒有色心了。但夢中說明我的空間場是存在很兇的淫鬼!想到這我大吃一驚!而且一定是我的思想中還有對所謂「夫妻知識」認可的邪惡因素,我仔細體會,確實有!我真的很是吃驚自己多年為何對此不在意!

3點50了,我開始煉功,雙腿依然疼痛難忍。5點50了。我開始發正念,這一回,我前10分鐘的正念,就是清除我思想中對「夫妻之事」以及所謂「技巧」的骯髒念頭。我用強大的正念滅那些十分骯髒的想法,我發出一念:我的空間場是真、善、忍造就的空間場,除了純正,還是純正,我的空間場容不下半點垃圾,讓不好的思想、骯髒的念頭徹底燃燒成灰燼,化成原始之氣!我相信我的思想純了,我的空間場範圍才會純淨!

6點15分,我發完正念,站起身來,怎麼我的腿不疼了!我試著踢了一下腿,啊!不疼了!我試試下樓的感覺,啊,不跛了!我再上樓,啊,可以一次跨兩步了!我忍不住泣不成聲!

我丈夫也見證了這一神奇過程。這是佛法的偉大與殊勝!這是正念的神奇!這是向內找的嚴肅性!為何我天天發正念,腿還是照疼不誤呢?而一旦挖出了隱藏的執著和不純的因素後,正念的效果是多麼的神速啊!

師父啊!我要怎樣感恩您偉大而嚴肅的大法啊!快一年半的嚴重病業,怎麼都清除不了,是因為為發正念而發正念是不行的,一定要找準問題的所在。不要以為自己已經很純潔了!大法有多麼嚴肅純正,我們永遠想像不到!

到了11點,我的腿又開始疼,11點50 ,我開始發正念,清除我自己認可常人「夫妻生活和諧」的低級骯髒的因素。發完正念,腿又不疼了!到了下午3點,又開始疼,我又發正念,15分鐘後,又不疼了!看來我的思想中還沒有清理乾淨,才會有反覆。

通過這件事我更加見證了佛法的嚴肅和超常。讓我們回顧師父在2002年3月《北美巡迴講法》中的一段法,與有病業的同修共勉:「遇到任何事情先看自己,這是大法弟子和常人不同的最大特點。如果我們自己真的沒有問題,那就一定是那些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特別是在現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業力已經不是問題。要清醒的認識邪惡生命的迫害,它們是真正的在幹壞事。大法弟子最好是走正自己的路,別叫邪惡抓到迫害的藉口。」尤其大家不要忽略了師父最後那句:「大法弟子最好是走正自己的路,別叫邪惡抓到迫害的藉口。」

不把自己不純的因素找準,不把埋藏極深的低級骯髒的根子拔出來,為發正念而發正念,效果當然不好。完全的純正,邪惡決對鑽不了空子,病業的迫害就會立即解體!

在此提醒還對「夫妻生活」留戀的同修借鑑我的例子,邪惡的迫害不一定用同一個手段,你也許沒有意識到你的病業或其它魔難是慾望方面造成的。

感謝偉大的法輪大法!感謝師父!願同修走正自己的路,找到自己不純的因素。雙手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