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修煉的反思

讀《不精進的從今天做好》有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看了明慧網文章《不精進的從今天做好》,引起我對自己修煉的諸多反思。

我是二零零五年走入大法的。之前我看過有關法輪功的小冊子。母親學法後,我在她的引導下開始學法,每天吃著早飯看一張講法光盤,看完就去上班,也不煉功。不久後,單位裁員,我這個自認為兢兢業業,很得部門經理賞識的員工,居然被分管經理炒了。我忍著淚打車回家哭了一場。晚上做夢,一位高大的男子把我帶到一根柱子上,像坐電梯一樣往上升。自此,每天在家看大法書,心中的屈辱時不時也冒出來。過了不幾天,和丈夫在一起經營三年的合伙人又把丈夫踢了出來。因為一切設備在那位合伙人的家裏,丈夫只拿著大打折扣的資金回了家。

就是修煉到今天,丈夫的許多地方我還是自愧不如。他老實忠厚,不善言談,在個人利益上很少與人爭。為了生活,我們用有限的資金,建了一個小小的庭院加工廠。由於幾個關係戶只和以前的合作人聯繫,所以丈夫從零開始,從低利潤或沒有利潤中建立新的關係戶。也就在這樣的環境中,我的許多執著心暴露出來。

那時我也能看到另外空間,師父指點我要多學法,可是在切身利益面前,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當中,我不時守不住自己的心性,私心雜念太多,很少靜心學法。在一次以我的過錯為起點的微不足道的言語衝突中,我嘗到了無法挽回的悔恨。丈夫進的貨價高了,結算一看沒有利潤,或許還要貼上加工費。我就嫌了他幾句,他沒言語,我認為他理虧,就提高了嗓門又說他。他瞅了我一眼,說:算個甚麼事兒,至於嗎。我的火就大起來了,認為他應該服軟才對,就人為的把事情擴大化,好像我很委屈,等著他來哄我,道歉。我在家裏使慣了性子,心想,這次就得要個尖兒。結果他仍一言不發,默默的去洗漱,準備睡覺。我等來等去,覺的虛榮心要泡湯了,哭了起來,魔性的一面促使我歇斯底里的舀了三瓢涼水,劈頭蓋臉的朝他潑了過去。寒冬臘月,他打著冷戰說了一句:「你愛上哪上哪去吧」,就去睡覺了。我翻開《轉法輪》,看見師父一臉悲傷的看著我。晚上,我在夢中從很高很高的樓上掉下來,那種身心俱沉的感覺終生難忘。早晨起來,我知道自己白修了,又氣,又恨,又悔,但還不知醒悟,上前踢他一腳說,都賴你。他又沒言語,出去了。接著,我夢中看到自己流產了,看著一寸來大的小嬰兒死去了,我卻無多少惋惜。

由於學法少,不實修,致使自己在矛盾面前還不如常人。記得丈夫曾說我:在外面像隻羊,在家裏像條狼。師父看到了,讓我在家中實修,可是……唉!我對丈夫說,你學大法吧,像你這樣的人不學法真可惜了。他說:我不學,你師父就讓我看著你,讓你時刻記著,你連我這個常人都趕不上,還算個修煉人嗎?有幾次,我添枝加葉的在孩子面前說些不修口的話,他就說:這裏不只是我們三個人六隻眼,你頭上還有你師父的一雙眼,他在那看你怎麼說。我立刻承認錯誤。

掉下來之後,我的天目就看不見了。我仍然看書學法,但有時也想,我這麼不爭氣,師父還管不管我呀?有一次,我對著師父法像說:師父,您讓弟子再看一次,讓我知道您還管弟子。不過即使不看,我也不會放棄的。結果,我真的又看了一次,我站在曾經見過的那片無邊的地方,只不過原來那種生機勃勃的景象變成了滿目秋草。

第二年,丈夫想買台電腦。我隨口說,好啊,我也試試在上面講真相。他一下不敢買了。過了一個月,收購我們產品的客商為了表彰我們的產品質量好,突然獎了五千元。他說:這錢是額外給的,那就買吧。電腦就這樣買回來了。可這又讓我執著於常人聊天一個多月,也沒勇氣講出一點真相。

隨著借閱《九評共產黨》與《明慧週刊》,我知道了救人的緊迫性。自己不善言談,平時很少出門,和鄰居都少聚,怎麼講啊,很著急。甚至煉功的時候都在想怎麼講。頭一回和親戚講,臉漲的通紅,一股腦把自己想說的都說了,然後叫他「三退」,他不退。第二次和小店的店主講,講完了,他說他早退了,我的心卻連怕帶緊張的都快跳出來了。隔幾天我到鄰村,回來時轉迷路了。順著河邊走,一個老太太在洗衣服,她先開口和我搭話,我就停下和她聊了幾句。她看著我後背說,你的衣服太緊了,再鬆一松就好了。其實我那天穿的運動褲,上面著一件夾克式羽絨服,哪裏談得上緊。我回家一想,是師父借她口提醒我別太緊張,放鬆一下就好了。

最近,我又陷入一種安逸心當中,不時貪玩,懶魔與睏魔干擾的厲害。而自己又苦於三件事沒有做好,時時自責,卻無法突破。我也很少看到師父對我笑了。有許多天都不敢看師父法像,覺的無顏面對。師父還是在時時提醒我,讓我堅定正念,指點我如何講。有幾次在夢中,我在和別人講真相,一言一句清清楚楚。第二天,準會遇到相似的人,可是在顧慮心與怕心的干擾下,常常錯失機緣。

師父曾說,大法弟子有三種。我總覺的自己就是那第三種。如果是前兩種,我想是絕不會這樣不知精進,正念不足,讓師父操碎了心。但不管是哪種我都是為法而來的。師父給了我好的身體,好的家庭環境,好的一切,所有的都安排的那麼水到渠成。面對這浩蕩佛恩,我做了甚麼?我有時想,如果師父說,誰能從這山上跳下去,就能回家,我一定會跳的。但這又何嘗不是自己用狹隘卑瑣的妄念來掩蓋不想修去執著的私心。連真相都不敢去講,三件事都沒有做好,又何談放下生死呢。

做的好的地方我就不說了,少的我都寫不出手。我想寫的只是,無論我做的多差勁,師父從沒有放棄我。寫出這些,一是與不精進的同修共勉,我們在最後的時刻真的不能毀了自己,否則就再也不會有機會了。師父不忍心放棄任何一個弟子,我們也要珍惜這份機緣;二是找出自己諸多不足,從今天做起。既然我是大法造就的,那麼正法結束的時候,我也要跟師父回家。

所悟所寫若有不當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