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迫害性灌食和虐待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

一、長期迫害性灌食 塑料管不消毒

從2008年3月7、9、10日,被非法關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一監區的大法弟子張力、盧梅、胡愛雲,分別開始絕食抗議非法關押,絕食已長達數月。張力、盧梅、胡愛雲在絕食10天後,惡人們給灌食時,大法弟子就問她們,為甚麼不消毒,她們才象徵性的把管子拿回去「消毒」。

從2005年末開始,女監給絕食的法輪功學員灌食就用一次性的塑料管,本人就親身經歷過,當時,我問給灌食的犯人商小梅:「為甚麼不用膠管,用這麼硬的塑料管」?犯人商小梅辯解說:「現在買不到膠管,這是塑膠嗎。」而且一管多用,不消毒,給一個法輪功學員灌完後,用冷水沖一下就給下一個灌,根本不消毒。這種管本身就硬,插一次就出血,時間一長越用越硬。管子用完後,就放在監舍屋子裏,下次用前,用冷水沖一下。絕食一個月,這根管子就用一個月,絕食二個月,就用二個月。(這些是我在05年親身經歷的)

這個犯人商小梅是原女子監獄衛生所院長趙應玲親手栽培的灌食「高手」。只要出現絕食的法輪功學員,都是犯人商小梅去灌。一監區在六樓,犯人商小梅不願爬六樓,就在灌食時,變相的折磨法輪功學員。給灌食時,用的是饅頭加菜湯。

原女子監獄衛生所院長趙應玲更是殺害法輪功學員的兇手,在幾年前法輪功學員親眼所見,趙拿著手電對準法輪功學員的喉嚨,教唆犯人先把管子插進氣管,問煉不煉了,再把管子拔出來,插到食道管去,這樣反覆的進行,二、三天後,那個法輪功學員就被迫害死了。後來聽犯人說:法輪功學員王芳死的時候,管子拔出來時,是綠色的。

2006年夏天,金力紅被迫害的舌頭又大又紫,總是往外伸。當問衛生所院長趙應玲時,趙臉一板厲聲吼道:你板著點。在2007年,金力紅被迫害的總是頭暈,經常摔倒,大腦就失去知覺,趙應玲只說是神經衰弱。金力紅要求查腦血流圖,趙應玲之乎者也,開點藥應付了事。女子監獄衛生「院」只有心電、血壓計等簡單設備,就這個地方,在2007年還被晉級為「幾等幾級醫院」。 其實這裏就是個衛生所。

現在趙應玲也遭到惡報,於2008年初被撤掉院長職務,在衛生院裏管衛生。

二、原四監區副隊長惡警董麗華虐待法輪功學員

自2005年11月15日,周巧航被打後,四名法輪功學員以絕食來抗議迫害,要求懲辦打人兇手,因打手是董麗華找來的,最後董麗華脅迫周巧航只接受賠禮道歉了事。自此事後,董麗華借監獄對大法弟子嚴管之機,虐待、體罰法輪功學員,要求每天早晨5點起床坐小塑料凳子一直坐到晚上8點多鐘,期間不讓做任何事情,並揚言作息時間是監獄規定的。特別是在金力紅臥床不起的情況下,也被強迫每天從早坐到晚上,只說照顧她叫中午休息一個小時。

到2007年6月,法輪功學員李冬雪無故被打,金力紅出面干涉,董麗華大怒,把中午一個小時休息也取消了。

2007年下半年,金力紅頭暈舌麻嚴重,說話都說不清楚,金力紅把身體情況給董麗華寫了封信(董麗華是醫生出身),董麗華大罵包夾的犯人:你有甚麼權力給金力紅拿紙寫信?

到2007年10月份以後,金力紅左眼疼痛加重,就和董麗華說給家裏寫信要診斷,董麗華都不讓寫。包夾的犯人向董麗華報告說金力紅病的起不來了,董麗華罵包夾的犯人:「誰叫金力紅躺著,誰批准了?」

到2007年12月20日,金力紅左眼左頭疼痛難忍,都看不清人臉,得用塑料袋裝冷水壓頭部和左眼部位,才勉強維持、緩解。曾多次向董麗華反映,董都根本不理。

2008年1月6日家屬來看金力紅,金力紅告訴家人萬一死亡,就解剖眼睛和左腦,在這裏整天坐著頭暈受不了。1月8日早晨,一個姓路的警察帶金力紅去了衛生所。醫生說:「她腦供血不足,必須找院長到外面治療,衛生所只是猜病。」金力紅要去找院長,姓路的警察說先回去與董麗華商量。次日早晨通知金力紅繼續坐好,第二天還要把她送到小號去。

金力紅到6月22日出獄後,去省醫科大二院檢查身體,醫生診斷為雙眼肌性視疲勞,雙眼外隱斜,左、右眼視力分別為0.3和0.5,心臟病、高血壓、腦梗、左椎動脈血流不足。

三。惡警皮帶綁坐法輪功學員 長期坐「凳子」

被關在省女子監獄四監區的法輪功學員巴裏紅,多次遭到迫害。2007年春天,巴裏紅頭哆嗦、嘴歪、頸椎痛,衛生所說是甚麼肌腱鈣化。巴裏紅要求躺在床上休息,找到副隊長董麗華、隊長趙賓均無效,又給監獄寫信也沒有回音。她們以不服從管理為名,把巴裏紅用皮帶綁坐在凳子上七天,這是惡人們慣用的手法。

在2006年末,惡警強迫犯人給法輪功學員念污衊大法的「陳斌」報告,法輪功學員胡桂豔把報告撕了,他們用皮帶把胡桂豔綁在凳子上半個月,夜間睡覺,不准脫衣服,兩手仍綁在身後。金力紅因抗議整天坐凳子,也差一點被綁。

2007年7月末,張秀英(齊齊哈爾)血壓很高,仍被強迫坐凳子。一天,張秀英在屋裏煉功,被犯人張麗娟、楊露、孫淑梅發現後,毒打的血壓升高和腦梗,住公安醫院一個月,後被保外回家。

聽犯人說:掐周巧航脖子的犯人徐力輝刑滿釋放當天,在監獄門口被人打得鼻口出血。張麗娟也遭惡報,糖尿病已三個「+」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