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不正招來迫害」有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七日】看了《由於念不正找來的迫害》與《由變色的刻錄機說說運用神通的體會》後,深有感觸。我覺的正法到了最後的最後了,我們每一個大法修煉者都應該注意自己的每一個念頭,從我經歷的幾件事充份證明了修煉者的一念何等的重要。

第一件是有一老同修,修煉前腰腿疼的下不了地,心臟病弄的口袋裏常備的急救藥。修大法後甚麼也不需要了。7.20後,一直很精進,八旬老人,每次來了經文,都是她用複印紙一式三份,手抄下來,分發給別人的(當時她們那兒還打印不出來)。三年前,有一個信佛教的人,常和她來往。有一天,她正在抄寫,這個人又來了,進門就說:別寫了,整天也不知道寫的些甚麼,遲早把你的眼睛看瞎呀。這時同修符合著說了一句:是哇,休息休息再寫吧。就這隨口的一句話,第二天就開始眼睛出眼屎、模糊。幾天之後,正好我去了她哪兒,她跟我說是否與那句話有關係,我說是有關係,趕快否定它。結果我走後,她去找那個人吵了一陣,怨人家給她說壞了。從那以後時間不長,眼睛就越來越看不見了,一年以後乾脆就不能看了。

第二件事是:我家蓋樓房時,和我同時蓋的還有我的老三家,用的是同一個民工隊。從挖地基時我就開始單個的給民工講真相,隨著我講,那房子蓋的也很快,氣氛好,質量也好。周圍的人無不誇房子蓋的好。而且每蓋一層頂,都是熱的不行,大晴天。而第二天給老三家蓋的時候,每次都是下雨,下一天。三次下來民工也有了規律了,一說明天給老三家封頂,就說又下雨呀。因每次蓋頂都要貼對聯,我寫了個對聯,結果大不一樣了,我家蓋頂時下了一天雨,而老三家反是晴天,而且還反映到常人中來,我丈夫跟那個工頭因一件小事吵了兩天。我當時就知道是自己一念不對找來的。從那以後我就特別注意,不用任何舊的觀念。現在如果有同修跟我說有甚麼病,哪疼呢,我就提醒同修別說「病」這個字,舊勢力就等著你說那個「病」字呢,否則它沒有空子鑽。我認為正法到了最後的最後了,我們也不管修的好與不好,師父都要往高層次上推弟子。那些修的好的同修,就會不斷的顯現功能。這樣就要求修煉者的心性也得跟上,首先不能像當常人時那樣,甚麼都想。

另外,我覺的有些同修功能出現了,也不敢接受。尤其是在黑窩的同修,我認為有些都是修的很不錯的。我知道有兩個同修跟我講了在裏面手銬自動打開的事情,有一個順勢就出來了,有一個不敢出來,說是怕連累了她的哥哥,後來還是在一年以後,她哥哥用八萬元把她買出來的。其實我知道是她那一念壞了事了。如果我們今天在裏面的同修都能用正念、用功能走出來,那不也是一種證實法的方式嗎。師父不只一次的講到了運用功能,發揮威力的事了,我們就是不敢想像,其實,我們修到了今天,我看到每個修煉者都有自己的侷限性,有的這方面做的很好,但那方面卻不太好,有的那方面做的很好,而這方面卻不行。而且對於自己的缺陷,有時也知道,但是卻不願努力彌補。比如有的面對面講真相講的很好,而對於發資料卻不擅長,也不願努力彌補,滿足於現狀。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