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受假經文干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五日】四年多以前就開始寫此文,但由於自己的求安逸之心導致多方干擾,使此文一拖再拖未能完成。當看到最近假經文還在某些地區某些人中流傳,我於是著手完成此文,旨在與同修切磋、交流,不受假經文干擾。

第一次遇到假經文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我從中南海回來後,感到自己學法不夠,就從第二天開始背誦《精進要旨》。

大約一個月後的一天,隔壁寢室的同修告訴我,早晨煉功時本地區一輔導員給了他一張紙條,並讓他轉達給其他學員,他照做了。他說那輔導員把紙條給他後就騎車離開了,可能是繼續去另一個煉功點傳紙條了。

我知道了紙條上的內容後(與小說《蒼宇劫》中紙條上的那段話不同),我感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紙條上的具體內容不久我就忘了,只記得好像是以師父的口氣寫的,卻沒有署名和日期,由於當時我正在背誦《精進要旨》,馬上想起了剛背誦過的《法定》中的內容:「告訴大家,除了我正式出版的幾本書和我署名有日期的短文由研究會發到各地的之外,私自整理的都是在亂法。」於是,我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不應該傳那紙條上的內容。

不久在一次學法時,又有人拿出那紙條來念,我本想當時指出來,但感到自己心中十分不平靜,有爭鬥心、有怨氣,於是就努力克制自己,但由於當時在想要維護法的同時,太執著於別人的錯誤,導致始終平靜不下來。我在學法結束時說出了自己的看法,而念紙條的人中途已經走了,在場的人幾乎都不同意我的觀點,可能是因為我當時心態不好所以說出的話沒有力量。

有人認為這是特殊時期所以這樣做,還有人說:沒說這是師父的話呀!但我看到這些都是人心:大法就是堂堂正正的,在所謂的「特殊時期」也一樣是堂堂正正的;既然不是師父的話,為何要熱衷於這樣傳播?說這話的人其實已經把那些話當作是師父的話了。然而,由於我也是用執著於別人的錯誤的不平靜的人心對待同修,同修也沒有接受我的意見。在幾天後的一次大規模集體煉功、洪法時,我見到了當地的輔導站負責人,我又一次談出了自己對假經文的看法,負責人想了想,說他再核實一下。

放假回家後,我去農村洪法,與同修接觸中也聽到了很多類似的傳言,因為絕大部份同修都把那當作是師父的法,我就把這些都稱為「假經文」,提醒大家不要把那些當作經文來對待,該煉功的時候還是煉功,要上訪的時候還是去上訪。

一個多月後,共產邪黨對大法的造謠、誣陷、迫害隨之而來。

九月份開學了,我回到北京,發現環境變了很多,通過與進京證實法的外地學員接觸,才知道當時全國很多地方都有假經文流傳,而且很多是有署名、有日期的,也許是「假經文」被揭穿後,又變幻了一個更不易覺察的形式出現了吧,但此時周圍的同修都已開始自覺抵制假經文了。

二零零零年上半年的一天,一位同修拿出一篇「經文」讓我看是否是真的,我看完後覺得不太對勁,大意是不要走出去證實大法,文章末尾除了師父的署名和日期外,竟然還加上了某年某月某日修改。我對那位同修說:還是看海外的大法網站吧,如果師父有經文發表,那些網站肯定會刊登。

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二日下午,我去食堂吃飯,路上碰到了同修W,他見到我馬上停下車,從包裏拿出了師父的經文《心自明》,並說:這是今天明慧網上發表的,國外的學員也通過電子郵件寄了給我,這次是真的!

我當時想:大家經歷了這些事情之後,不應該再拿到假經文了。二零零零年六月,師父的《走向圓滿》發表後,我與同修交流時說:從現在起不應該再有假經文了,因為真的已經出來了。但有同修不同意我的觀點。

就這樣我一直沒受「假經文」干擾,後來「假經文」變幻的各種形式也都遠離了我。

這裏並不是證明我如何如何,而是因為我有過相關的教訓,後來在這一個問題上能始終用大法來衡量,所以「假經文」就永遠的遠離了我,我也從不受「假經文」干擾。這也證實了師父在《排除干擾》中所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

用法破除傳言干擾

二零零零年夏,一同修對我說:有人說師父要先帶一部份人(輔導員)圓滿。從他的語氣中聽出他對此說法深信不疑,我當時想給他指出這是錯的,但礙於情面,怕他不好意思,猶豫了一會兒,我還是給他背誦了幾句《肅清魔性》中的法,師父的法使他立刻明白了那種說法是錯的。

二零零二年夏,在我被邪黨惡徒劫持期間,有一位同修對我說要做好準備,修煉到哪天就要結束了之類的話。幾天後,我通過意想不到的方式得到了《肅清魔性》的經文,我把這篇經文給了那位同修,再一次見面時,他對我笑著點點頭,他的神態告訴我,在這一點上他已經清醒了,不再去想哪天結束。

要對法負責

一九九九年十月,一些同修去天安門證實大法,其中有的同修被放回,有的被綁架至某分局」,其中一位被綁架的同修其家人都在海外,她的家中還住著其他同修。後來同修C告訴我,她的住房可能會被抄家(因為該分局曾經對被綁架的其他同修那樣做過),讓我轉告在那裏住的其他同修離開,並讓我把她家的大法書籍和資料等全部轉移。同修小黃和我一起去了她家,讓住在那裏的其他同修趕緊換地方,並把她家裏所有的大法書籍、資料全部拿到我那兒。後來那位同修家果然被抄,避免了一次損失。

我們在轉移資料時發現了好幾套師父在海外的講法磁帶,而那些講法當時都已經整理成書了,不應再保留。我回到住處時也在進行思想鬥爭:是我幫她把這些磁帶抹掉呢,還是等她從看守所出來後讓她自己抹呢?最後我選擇了後者,我想:還是讓她自己提高吧!

一個月後,那位同修回到了家,當她到我這裏拿這些書籍和磁帶時,我給她指出了這些問題,結果她不同意抹去那些錄音,執意要保留。我當時非常後悔:早知道這樣,我就給她抹掉了,應該對法負責,讓我看到了,也許就應該由我來處理。現在回想起來,那時我的想法與舊勢力的想法是一樣的:把同修個人提高看的太重,而把對法負責放在了次要的位置。

《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有這樣一段:

「弟子:我想把您所講的新經文錄音後自己聽可以嗎?是否可以做成光碟給同修聽?」

「師:不行,錄下來自己聽也不行。我已經就這個問題講過多次了,任何人都不能隨便錄,更不能拿去散發。所以我每次講完了我都要整理成書,就是這個目地。因為這兒講的就是針對這地方的學員講的,對其它地區就沒有直接作用。整理成書就不一樣了,就帶有普遍性了,所以我書要修改。書一出來,修改的地方與錄音錄像不同的地方,就會造成亂法。誰在亂法,眾神都在看著你們的一切行為。就包括錄像,一會兒你們統統都要交給大會。大家不要做這些事啊,應該要重視啊!常人亂不了法,我說就是大法弟子自己做不好才造成危害。有人說我這有誰也沒有的師父在哪的講法錄音,就我自己有一份,他沾沾自喜。那是非常不好的心,完全是在用常人心在對待修煉的問題,其實就是在亂法,就在預示著準備亂法,那個東西一旦拿出來就是亂法,儘管是師父講的。大家知道,現在的這個技術啊,甚麼東西都可以造假、偷天換日,錄音甚麼東西都可以從新銜接,邪黨迫害法輪功不就這麼幹的嗎?你以為那玩意兒保險哪?只有正式在明慧網上發表出來的、正式印成書的,這個是有據可查,誰也亂不了。舊勢力現在沒動你,等你走向圓滿最後階段時一定會因此事而阻擋你,那時後悔也來不及了。」

每當我看到這一段法時,就會想起上面這件事情,也不知道這位同修現在怎麼樣了?

不能私自整理講法相關錄音、錄像

去年師尊《對澳洲學員講法》DVD發表之後,我當時用人心對待大法,為了學起來方便,就自己轉換了mp3,轉換出來的mp3有點問題,我們地區有的同修還自行錄了音,明慧網上同修就相關問題的交流使我們清醒:不能私自整理製作講法mp3。後來都已銷毀,萬幸的是我們都沒有傳給其他同修。

另外,對於師尊正式發表的廣州、濟南、大連的講法錄音,明慧網上可以直接下載mp3文件,但我們地區還是出現了私自製作的雙聲道mp3,一套大約一百八十多兆字節;在明慧網上只有單聲道的mp3文件下載,也許同修會找到各種藉口:立體聲的更好聽啦、明慧網也是同修製作的啦,等等。

但是,明慧網提供由同修製作的是經師父授權同意的,我們得到師父允許了嗎?「立體聲的更好聽」也是人心!還有的同修因已經有了講法錄像,不願再下載mp3文件,想自行轉換。

以上種種亂法行為歸根到底都是各種各樣的人心促成的:好奇心、歡喜心、顯示心、求安逸心……

另外,對於這兩年的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大家都看到了有的歌曲是「大法」作詞,大法弟子應該都知道這意味著甚麼。二零零七年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那四首「大法」作詞的歌曲,我知道不能自行轉換,於是上網搜索那四首歌曲的mp3,放光明、新視覺上都沒有找到,倒是在一個博客網站上找到了,給出的歌詞和mp3的鏈接指向論壇網友上傳的文件,而且給出的歌詞中還有與實際演唱時不同之處,那麼這是否造成了混亂?

在此,再次提醒所有大法學員:請勿擅自截取神韻晚會光盤中的鏡頭、音樂和圖片,自行製作的請立即自覺刪除,已經傳出的請挽回已造成的影響。

看到同修存在的問題要及時善意指出

前面我多次提到給同修指出問題他們當時都不接受,我向內找發現是我自己修的不紮實,說出的話沒有力量,也沒有做到完全為別人著想,所以同修不接受。

但是從另一方面講:如果看到同修有問題,不能因為自己善心不夠就不指出,就像前面提到的指出「假經文」的問題,雖然同修們當時沒有接受,但不久都認識到了。

二零零一年,我地區遭邪惡瘋狂迫害,之前我看到了存在的一些問題,當我看到兩位主要的負責人之間有很大的矛盾、會影響整體證實大法時,我沒有向內找,也沒有給兩位負責人當面及時指出這樣可能帶來的危害,而是礙於人的情面,和另一位同修講了,希望他去和當事人說,而自己在一旁當和事佬。最後我們全都遭到了邪惡迫害。

一年多前,我看到一同修在修口方面存在問題,每次想給他指出時總是礙於情面,他會不會受不了啊?會不會影響我們之間的一團和氣呀?直到前些天我想到為同修負責,珍惜彼此之間的緣份,下了幾次決心,終於笑著給他指了出來,原來,一直沒有同修提醒他。結果並不像我原來設想的那樣會影響和氣,而且同修虛心接受也決心一定要改。

面對最近出現的「假經文」的問題,已經有了很多的交流文章,各位同修應該都已經認識到了,問題是我們如何在法上提高上來,讓邪惡沒有市場,讓類似問題永遠不再發生。

一點個人現階段的認識,寫出來與大家探討,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