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經文是怎麼傳到清華大學煉功點的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四日】約在一九九九年九月至十月,北京紫竹院煉功點劉輝帶著假經文來到了我家。一共有幾篇我記不清了,一見面她對我說:你不是盼望著師父的新經文嗎?這會兒來了。

劉輝把假經文拿出來了,我問劉輝你這經文是從哪裏來的?劉輝回答說從原來給師父開車的司機(註﹕總參特務)那拿來的,說是「師父傳真傳過來的」。

當時我人心怕心很重。假經文說不用走出去(講真相、證實大法)了,正好給自己不敢走出去了找個藉口,符合了自己沒有修掉的執著心。我的頭腦被邪惡因素控制,因此就沒有看出假經文的問題,把假的當成真的,傳到清華大學煉功點。

原輔導站一位負責人經過核實說是假經文。同修告訴我是假的,我還是聽不進去,還在傳。後來我才認識到,邪惡的假經文說不用走出去了,想達到法輪功已經被消滅了的目地,製造它打壓法輪功已經成功的假相。

約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劉輝又來了拿來了幾篇假經文說:這回可是真的經文,複印紙上還有傳真的號碼等東西。由於我當時被情控制著,判斷的標準是「劉輝她不會欺騙我的」。當時在場的還有一位博士生同修,他打字快,我讓他趕緊打出幾份後先拿到學生煉功點學法小組去看一看。結果他全拿回來了,他說:學生煉功點學法小組的同修說是假經文。後來我把它全部銷毀。第二次假經文是讓同修走出去,目地是元旦到了,公安要抓法輪功學員,具體內容我現在沒印象了。

連續出現這兩次傳假經文事件,完全是舊勢力安排中共利用邪惡的生命達到亂法和毀掉大法弟子修煉的目地。當時我因主意識不清醒,不知不覺中被利用著,起到邪惡破壞正法所起不到的亂法作用。當時有的同修說我是魔。我不是魔,但也幹了魔的事。我痛悔自己走過的彎路,幹了違背大法,幹了大法弟子不該幹的事。深深對不起師尊,對不起大法,對不起曾經被我所傷害了的同修,這是沉痛的教訓。

兩次假經文事件後,警察不斷到我家裏和我所在工作單位騷擾。我再次被綁架進洗腦班、看守所、勞教所。我深深感到這些魔難是自己執著造成的,被邪惡鑽了空子。

後來我找出自己有漏的根源:學法不入心走形式,心不靜是看不到法理的,滿足表面上在修大法,只是停留在對法的感性認識上,表現出情重,常人的慾望心也沒完全斷掉,執著自我,幹事心,主意識弱,怕心,有時也沒做到真,有共產邪靈及邪黨文化的干擾,自我保護的根本執著當時還沒有認識到,背著太多人的觀念,修煉狀態是在為私的基點上。

我被抓被洗腦被強制勞改,被邪惡迫害時先是講真相,後來主意識不清承受不住了,在變異觀念控制下就犯糊塗了,向邪惡妥協,還做了所謂的「幫教」,給自己修煉留下了更多的污點。

從傳假經文事件挖出我根本上的執著,我認識到,沒有在法上認識法也是造成我多年的魔難的原因,走的是舊勢力安排的路。師尊說:「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清醒》)當我真正從法理上認識必須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堅定按照師尊給我安排的修煉道路走到底的時候,我的身體一下子出現很大的變化,邪惡的干擾因素在我頭腦中解體了。

師尊慈悲的一次次把我從地獄裏撈出來洗乾淨,仍給我機會返回到大法中修煉。我必須加倍努力精進實修,每天做好三件事,開闊胸懷,把所有心思投入到更廣泛的救度眾生上,這才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感謝同修不斷的鼓勵和幫助,不斷與我交流,我感到整體力量威力無比,感到在師尊無量慈悲包容中。

前幾天我們同修給大陸打電話講真相也遇見上海地區有人還在看假經文所謂的「十講」。還在看假經文被欺騙的同修,趕快清醒過來吧,不要再被假經文迷惑了,趕緊返回大法中修煉。從我傳假經文事件中吸取沉痛的教訓,兌現史前誓約,圓滿隨師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