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師父救了我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七日】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七日晚,我和幾個同修去外屯了解頭天一同修被綁架的情況。回來時已是晚上十點鐘左右,我坐在一同修摩托的後邊,由於天黑,車開的又快,在一急轉彎處一下子把我甩了出去,掉進了一條好幾米深的大溝裏。當時我感到全身劇痛,好像五臟六腑都錯位了,稍一動骨頭象碎玻璃一樣直響,肋骨疼的不敢喘氣,尤其左腿和左胳膊疼痛難忍。

當時我只有一念:師父就在我身邊,啥事都沒有。隨後我聽到同修連人帶車也掉到這溝裏。他見到我就問:「怎麼樣?哪疼?」我平靜的說了句:「沒事,哪也不疼。」這時師父的話浮現在我的眼前:「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如果她躺在那兒說:哎呀,我不行了,這不行,那不行。那麼可能就筋斷骨折了,癱瘓了。」(《轉法輪》)我是個修煉的人,我的一切都由師父安排。所謂的傷痛都是假相,是舊勢力對我的迫害,我不承認這些。這麼深的大溝,想出去很難,又是深夜的野外。這時師父開啟了我的智慧,我突然想到我帶的手電,我摸索著找出手電,把它打開,光亮引來了尋找我們的同修,同修把我們弄上來,送回家。鄰居和家人看我這樣都問:你覺得哪疼?我說:大家不要著急,我哪也不疼。還有人說:趕緊去醫院拍個片吧。我說:哪都不用去,就是在家學法、煉功、發正念、向內找。

頭兩天我躺不下,坐不了。第二天晚上,可以在別人幫助下躺一會兒再起來,第三天我就能坐著了,也能連續的說一會兒話了。第三天晚間我明顯的感覺到師父那溫暖的大手在我的身上抓了三把之後,感到五臟六腑又復原了,裏面也不怎麼疼了,全身感覺很舒服。我的眼睛一下就濕潤了,我知道是師父在給我調整身體,師父又為弟子承受了許多許多,又給了我一次生命 。

師父給我調整身體後,我也敢咳嗽了,而且還帶出一些淤血,淤血逐漸的排出後,我感覺更好了。通過學法、煉功、發正念,真是一天一個樣。開始發正念時我都讓家人幫我把腿搬上來,有人說:不行就單盤吧。我說:不行!一定得雙盤。並堅持煉第五套功法,就這樣第四天我已經能下地走動了,疼痛漸漸的消失了。在第十一天時我已經奇蹟般的能和同修去市裏營救被綁架的同修了。

所有知道這事的同修和常人都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我今天把此事寫出來就是和大家共同分享我的體悟:師父就在我們身邊,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我們。同時我也要證實大法的超常和神奇。只要我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關,大法的美好就會展現在我們的面前。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