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省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報告(節選二)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善良而被施以毒刑,不是今天才有,但今天的中共邪黨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卻是集古今中外之大全。這是一群因信仰而入獄,也因不放棄修煉而被迫害至生命垂危、仍滿懷慈悲善念的人們,即使在堅持自己信仰的過程中,經受了難言的集古今中外之大成的迫害和冤屈。

一、毒刑

註﹕以下為酷刑演示圖片,均為貴州各勞教所、各監獄慣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

在貴州中八勞教所五大隊二中隊,一間只有2.5平方米的小屋,也就是大約寬1.6米,長1.6米,一個超過1.6米的人無法躺下的地方,法輪功修煉者吳忠然在此被關押了48晝夜。在這48晝夜中,邪惡不斷的叫犯人輪值來折騰他、打罵他,不讓蹲下,不讓睡覺,兩腿站硬了,僵直了,趴不下,走不動……再強拖至院子裏跑步……跑不動倒地上就被拳打腳踢。

一張只有三根橫方的鐵床,躺在上面的人只能勉強被支撐住頭、臀、腳三個部位,兩頭各有兩個鐵環,被捆綁在上面的人,兩手兩足被固定在鐵環裏,呈大字形分開……不可轉側,不可排泄,難以進食,痛楚淋漓虛脫至極限才鬆開。修煉者如不「轉化」妥協放棄修煉,待體力稍有恢復就再綁上繼續折磨。

於黑暗的監屋,被監閉、攻堅,數天、數月,酷刑、高壓下寫下違心的「轉化書」,對修煉者而言,痛心疾首無法形容;往往此時已家產全破,家庭成員四分五裂……中八「育心學校」裏,奴役勞動時間17小時以上,早上5點半到半夜2點(最長時間連續達35小時)。女子勞教所內,血腥裹屍布、垃圾布生產勞保手套,病菌遍布……。

還有一份奇特的「菜單」,來自貴州都勻水泥廠監獄的高牆重鎖,展示著奇特的內容:
1. 「夾心餅乾」:罪犯1人用雙肘猛擊被害人的背部,用膝蓋頂擊其胸口,肘膝瞬間同時用。
2. 「爆炒腰花」:罪犯2人或1人將被打人的手提起,用肘猛擊腰腎處,輕者吐血。
3. 「宮保雞丁」:罪犯用手把被打人的下胯提起,然後用拳頭猛擊胸口。
4. 「定心丸」:… …折磨胸口。
5. 「洗折耳根」:… …折磨頭、臉。


6.針扎: 圖片說明

……
據說這來自犯人中進過二次、三次,甚至四次、五次的人,「總結」出的整人酷刑和各種手段,不勝枚舉。

想來這些小屋、鐵床、刑器、工場布滿了斑斑的血跡,迴盪著修煉者聲聲痛苦的嘶吼……在都勻水泥廠監獄,有一處疑被隔為活取器官處。試問那些一批批從外省被秘密轉到貴州的人到哪裏去了?中共是否在貴州設立秘密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集中營?如果事實果真如此,……上蒼豈能等閒視之?縱觀這些年來天警世人,各地異象頻生,作惡者大量遭報。天若怒,人憂否?

至此,修煉者被迫害的信息艱難、倔強的向外界突破,霧繞煙封一萬重!人們還在堅忍著、承受著、甚而不畏生死去揭露著。

二、黑窩在哪裏?

在法律上,任何迫害事件的證實有一個先決條件,即迫害之地點。那麼,這些悲劇產生於哪裏呢?請跟隨我們的目光來追尋,由於迫害發生地的隱秘和取材極為困難,目前僅能列出我們所知道的貴州省五大黑窩。

1、貴州省女子勞教所

簡介:貴州省女子勞教所位於貴州省清鎮市中八鄉,於1997年4月成立。該所追隨江氏集團,對堅持信仰自由,不放棄修煉的法輪功修煉者任意毒打、辱罵、體罰,戴腳鐐、手銬,強迫長期做各種痛苦姿勢、關禁閉(廁所間)等,將女法輪功修煉者投入男禁閉室,讓吸毒流氓男犯任意強姦污辱,用冰塊塞陰道,拔陰毛,用煙頭燙敏感部位。該勞教所強迫法輪功學員做奴工生產,每天勞動十六、七個小時甚至到二十個小時。 這裏的一切管理方案甚至資料都是兩套。一套全按所謂的文明條框編寫用來應付上級檢查,而另一套就是如何實際有效地管好利用好這些「搖錢樹」。
目前負責人:糜運秋、吳春榮、張琴、張黔平、楊祖龍、高翔

迫害死亡人數:至少4人

韓 銘,30歲2003年3月20日被迫害致死
鄒黔珠,44歲,2004年10月22日被迫害致死
詹業安,57歲,2005年6月被迫害致死
張 燕,2003年8月被迫害致死

貴州省女子勞教所之惡人榜:何姍、鄧珺、顧興英、王瓊、李劍瑩、許仁芬

2、貴州省中八勞教所

簡介:貴州省中八勞教所長期殘暴打罵、血腥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其方式集古今中外迫害之大成。所、大隊、中隊都設有「牢中牢」,並建立了所謂的「監管隊」、「談話室」、「攻堅組」用以迫害法輪功修煉者。警察唆使、操控勞教人員充當打手,對不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施以酷刑迫害,如長期捆綁在死人床上、毒打、強逼吃糞便、用針刺、罰跪、不准睡覺,最後把人逼瘋等等。另外,該所警察還發明一種酷刑:在大熱天,用棉絮把法輪功修煉者全身纏緊,在30多度高溫的烈日下讓勞教人員拖拉著跑步,迫使許多法輪功修煉者當場昏倒在地。強制給法輪功修煉者注射不明藥物及興奮劑。用布包裹磚頭、石塊猛擊胸、腰、背等部位,造成體內重傷外部顯不出來,用強燈照烤雙眼;長達19天不讓睡覺,強逼看聽誹謗大法的錄音、錄像。搞疲憊麻痺戰術,逼迫法輪功學員在昏迷、神志不清時寫「保證」,強行灌食,非法加期,扔進污水池,雙手反剪捆紮,24小時監控,超負荷勞動等。在如此種種殘酷折磨下,許多法輪功修煉者被迫害致殘、致死。

迫害死亡人數:至少3人

葉逢林,45歲,死於2002年6月27日(於中八六大隊)
蔣成剛,62歲,於2004年10月18日被迫害致死
武善松,43歲,2007年10月23日被迫害致死

貴州省中八勞教所之惡人榜:黃先躍、楊仁壽、徐發元、塗重久、潘忠、錢慶楠、宋雪飛、黃光輝、劉雲鶴、左衛林、劉遺瑞、葉雲

3、貴州省都勻監獄

地址:貴州省都勻市廣惠路451號(都勻劍江水泥廠)

簡介:貴州省都勻監獄是司法部所謂的省級「文明監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也是極其殘酷。為逼迫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修煉者放棄信仰,不斷指使、脅迫利誘服刑人員對法輪功修煉者實施暴力洗腦。其迫害手段:對法輪功學員實施長期跟監及拳打腳踢、上死人床、長時間蹲、吊銬、強制灌食、用大燈泡直射眼睛、強行「轉化」逼寫「五書」、往臉上吐口水、用鞋墊打臉、每天毆打或暴踩若干次、晚上用煙熏、澆冷水搖床不讓睡覺等等。

迫害死亡人數:至少為1人

吳伯通,74歲,死於2005年9月11日

貴州省都勻市水泥廠監獄之惡人榜:侯立德、喻文林、文勇、劉士民、於新忠、蔣鳳鳴、王華川、左勝利、王世軍,李時宏、鐘山、鄭家軍、黃遠嬌 

4、貴州省羊艾監獄

地址:貴州省平壩縣馬場鎮

簡介:羊艾監獄多年來殘酷迫害了眾多法輪功修煉者,毫無人性,邪惡至極。法輪功修煉者經常遭到惡警和惡警指示的包夾人員毒打折磨,並被強迫奴役勞動。多名法輪功修煉者因絕食抵制迫害,被長期捆綁在死人床上不能動彈,並強行灌食,被殘留食物長時間浸泡,致使身上皮膚腐爛,長蛆。羊艾監獄一直對法輪功修煉者實行包夾制度:兩名或兩名以上刑事犯包夾一名修煉者,每天二十四小時監視,禁止煉功學法,限制與他人說話,上廁所也隨時跟著,真可謂是牢中牢。其間,法輪功修煉者因為反迫害而被辱罵、毆打、灌食等時有發生。最為悲憤的是,這種毫無人性的精神迫害卻被那些參與迫害的獄警們稱為人性化管理。

迫害死亡的人數:至少為3人

徐家榮,61歲,2008年5月13日離開人世
魏亞蘭 40多歲 ,2007年離開人世
楊紅豔,2004年7月29日被迫害致死

貴州省羊艾監獄之惡人榜:甘明慧、田維維、孫鳳雲、白菊、周孔仙、吳祥芬

5、貴陽市爛泥溝洗腦班

地址:貴陽市爛泥溝洗腦班位於貴陽市金竹鎮爛泥路,它的對面是貴陽市公安局保安培訓公司,側面是看守所和一所學校,它的門口無任何標誌,只掛了一個「請出示證件」的牌子。

簡介:貴陽市爛泥溝洗腦班對外稱「貴州省法制學校培訓中心」,是貴州省迫害法輪功修煉者持續時間最長、最陰毒的黑窩,隱蔽在貴陽市金竹鎮爛泥溝貴州省看守所附近。自2001年建立以來,成批不斷的監禁大量的法輪功修煉者,有七、八十歲的老人,也有二十來歲的學生,凡是送到這裏的法輪功修煉者,都是被強行綁架去或被欺騙去的。洗腦班核心組成是貴州省政法委「610」,協同的是公檢法、國安等機構。

洗腦班採取各種滅絕人性的手段「轉化」法輪功修煉者,如謀殺、酷刑、把破壞大腦神經的藥物偷偷放進法輪功修煉者水裏、威脅強姦;三個包夾人員與一個法輪功學員同住一個單間,24小時寸步不離逼迫寫所謂的保證,天天逼迫看污衊法輪功的音響製品和書籍,甚至長期讓男包夾與年輕女法輪功修煉者同住一屋任其迫害;長期把人關在悶熱的房裏,而到冬天房裏卻沒有任何取暖的設備,只許你坐在一條冰冷的板凳上;用殘酷的灌食來折磨絕食抗議的大法修煉者,直至灌食致死。對身體被迫害不行了的人就送到位於貴陽市太慈橋公安醫院的五樓禁閉醫療區去強行治療,完了再接著迫害。對堅修大法,決不轉化的修煉者,就以「莫須有」的種種罪名非法送勞改、勞教,甚至迫害致殘、致死、逼瘋。

迫害死亡人數:至少為4人

高茂森 46歲,2006年11月17日被迫害致死
劉遠珍 62歲,2006年5月11日離開人世
包麗群,56歲,2005年8月20日被迫害致死
石通文,67歲,2007年5月6日被迫害致死

貴陽市爛泥溝洗腦班之惡人榜:林青

(註﹕惡人榜列之惡人,均為黑窩裏已經證實的窮凶極惡之徒,緊緊追隨邪惡團伙,極盡手段,殘忍迫害善良之民眾。我們將其列出,一方面表明無論天涯海角,誓追到底的決心;另一方面也寄望其人性中的善心、正念之甦醒,痛悔己過,並在以後的日子裏將功補過。同時,對於一些積極參與迫害但還沒被列入惡人榜的惡警,我們希望其好自為之,沒被列入,也許就是一個機會。)

三、禍兮惡所伏

2005年9月初,遵義市歷來負責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負責人之一的市委副書記,51歲的陳平安,忽然暴死於貴陽市,死時舌頭伸出來很長,死因不明。此事在遵義市委、市政府眾人中引起震動。一晨之間,眾說紛紜,有說其一貫在迫害法輪功中壞事幹盡,像老百姓說的罪業深重、終遭惡報的……有說當局為掩飾內心恐慌,將此事當作重要機密不得泄漏的……

1999年7月20日以後,中國大陸全國各地就陸陸續續發生了看似偶然實則有著聯繫的大大小小事件,最初是一些說不出的、看不見的驚恐,出現在大陸最早、最直接、最殘酷迫害法輪功的人中,如《關於瀋陽蘇家屯集中營的調查報告》所述:「……由於過程極其殘忍,參與(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醫務人員大多出現嚴重的心理問題,存在普遍做惡夢,精神壓力過大而自殺的事件」(精神實則是最可怕的折磨)。在獲得金錢物慾等利益的同時,伴隨著迫害者的冷顫、噩夢,類似民間傳聞的鬼魅纏身,如患重症,不可解結……

同時同地,隨著邪惡的瘋狂迫害,貴州各地也相繼出現了一些看似偶然實則有著驚人相似的或死亡或疾病等事件,這些事件的主角都不約而同地有一個共同點:參與迫害過法輪功或誹謗過大法。老百姓們習慣把這樣的事稱為「報應」,謂之「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從整理的事例中,有因積極迫害法輪功修煉者遭遇飛來橫禍的;有因污衊法輪功而遭惡疾斃命的;有因助紂為虐舉報法輪功修煉者而遇惡疾纏身的;有因迫害修煉人禍及親人的……整理這些惡報案例,我們心情沉重!我們想做的,只是想用這些不忍睹的事例告訴人們:一些看似偶然發生的事,其背後肯定有必然的原因,而分清事實的真相,憑自己的良心做出的選擇對於一個生命而言有多重要。

報應!有沒有這一說法呢?這是個還將在理論上討論的問題,現況中那些適逢或是巧合?還是偶然?

在貴州,我們僅列了九例,讓人們看看,這是不是報應,報應是不是這樣來的?

1、勞教幹警出車禍----2004年10月30日上午,貴州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中八勞教所一車幹警從外地返回途中與一大客車相撞,車上21名幹警全部受傷,一人重傷。

2、迫害正熾卻自殺----趙運濤,原中八勞教所政治處主任、政委,後又被調入中八女子勞教所任黨委書記、政委。在趙運濤任職期間,勞教集中營的惡警一直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後來,趙運濤患了一種不知名的甚麼疾病,於2005年9月在身體極度痛苦之下,自殺於自己的辦公室,時年48歲。(非法關押很多法輪功修煉者之貴州省女子勞教所的王副隊長、新收隊隊長顧新英等也因竭力迫害修煉者遭墜樓骨折等惡報。)

3、怒雷擊中惡人房----2004年5月,家住貴州省金沙縣趙家灣的張金榜(生產隊長)舉報法輪功修煉者張紅,並給惡人引路,導致張紅被非法拘留。一週後,張金榜家的住房遭雷擊,磚被擊落幾塊。據其鄰居說當時事發地周圍電閃雷鳴震得人心驚,擊中張金榜家後發出了巨大的響聲。

4、多次迫害招癱瘓----貴州省都勻市115廠保衛科科長徐顏仁,男,56歲。從99年法輪功受迫害起,徐帶上本區派出所羅某等人多次到法輪功修煉人馬代蓮家恐嚇,非法抄走法輪功書籍等。2000年1月馬代蓮與都勻其他法輪功修煉人上京請願被關押,徐逼迫馬代蓮家人交了一千四百七十元說是給去接他們的人坐飛機(有兩位修煉者共被勒索將近三千元)。從看守所回家後,徐無理地叫馬代蓮家人帶馬代蓮一天兩次到廠裏報到,逼馬代蓮寫不煉功保證書。由於馬代蓮本人堅決不寫,徐和派出所羅某,第二次送馬代蓮去收容所,又送去洗腦班。不久,徐顏仁得腦血栓,癱瘓了,半年之後,徐才扶著拐棍出門。

5、污衊修煉惡疾亡---- 廖小平,天柱縣法院警察,仇視法輪功,謾罵法輪功,其岳母病故,他誣為因修煉法輪功不肯吃藥所致,2004年遭報得惡症,醫治無效死亡。

6、逼善還債自損失---- 家住貴州省金沙縣紅岩村2組的辜碧珍,反對丈夫鐘大剛修煉法輪功以及向世人講清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經常將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交給惡人,並多次燒掉大法資料。在她丈夫被非法勞教前後,她一直病魔纏身,多次險出車禍。2002年中秋,不慎強盜入室,辜碧珍夢中驚醒已被刀架脖子,雖多次遇險卻都化險為夷,但辜碧珍仍不醒悟,不知道這是其丈夫修煉法輪功給自己帶來的福份。為了阻止她丈夫講大法教人向善做好人的真相,辜碧珍將其丈夫趕出家門,還讓她丈夫在生活、住所無著落的情況下逼迫他離婚,讓其還10800元的債,事後不到3個月,辜碧珍家中失火損失上萬元。

7、逼善悔過身遭亡---- 黔西南州610辦公室從文化部門抽調出來專門做洗腦的古見紅,在2002年4月歷時一個多月和「十六大」召開前舉辦的兩期洗腦班上表現非常賣力。她逢人便說:「這一次省裏撥款10萬,州裏撥款10萬,市裏出10萬,合計30萬。有單位的由單位出錢每人2000元,都是為了轉化幾十個學法輪功的。」她採用誆哄訛詐等卑鄙手段,強迫修煉者寫所謂洗腦綜合材料:保證書,決裂書,批判書,檢舉揭發材料,悔過書等等。當修煉者們表示不寫或不會寫時,她就說:「我幫你們寫,你們只要簽個字就行了。」為了完成洗腦任務,她和其他幫兇一起強迫修煉人在她們早已寫好的洗腦材料上按手印。2003年新年前她到貴陽開會,一家人坐的小車鑽到了一輛大車下面,40多歲的古見紅當場身亡。她丈夫受了重傷,兒子和駕駛員受輕傷。

8、追尾肇事懲惡人---- 鄧勇,男,42歲,貴陽市南明區看守所所長。此人身體非常強壯,只因長期迫害法輪功,於2004年元月18日下午18點左右在大南門附近出車禍。知情者都感到蹊蹺,一追尾肇事就怎麼死人了,馬上送醫院開刀搶救,肝、脾臟都已破碎無法醫治,當即死亡。

9、害人終究害自己---- 林科俊,威寧縣公安局局長,因多次主持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造成10多個學員家庭妻離子散,家庭生活困難。對於威寧縣屢次發生的重大案件破案率卻很低。在他三次準備升遷前,均因內部管理不嚴造成公安內部人員犯法案件而負連帶責任,停於原職。後他準備再做升遷美夢之際,在威寧縣中水鎮發生一起綁架案,7月份縣城戒毒所又發生30多個犯人集體越獄之重大案件,這兩起惡性案件讓他焦頭爛額,無法善後。此案件中,主管戒毒所的局長王義國(610辦公室副主任)也脫不了幹繫。

…………
古語道:多行不義必自斃。

中共從產生的那天起,就註定了它嗜血和漠視生命的本質。所以,對於共產邪黨滅亡,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天理昭昭,善惡分明。不管人們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罷,宇宙的規律與法則是從來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人類的歷史也告訴我們:迫害正義的從來沒有成功過。

站在歷史的轉折點上,必須清楚的記得,我們是中華兒女,不是馬列子孫,中國不等於中共!希望所有善良的人們,都能謹記古羅馬帝國滅亡的慘烈,真正分清是與非,做出自己由心而發的選擇──摒棄邪惡,回歸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