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體配合是解體一切邪惡因素的關鍵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來自歐洲的學員。二零零五年和二零零八年,我經歷了兩次新唐人的歐衛事件。儘管此次歐衛事件還沒有最後結束,但身在其中的我,最大的體會是整體配合是解體一切邪惡因素的關鍵。

我想從以下四個方面談談修煉的體會。

一。新唐人在正法時期的作用

新唐人建台的宗旨就是讓受中共邪黨毒害最深的中國大陸十幾億人,能夠看到法輪功迫害的真相,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從而得到救度。新唐人對大陸的播出,是唯一一家不受中共官方過濾的海外獨立電視媒體。新唐人的大陸觀眾群,據不完全統計,在中國大陸有一億多人。這些觀眾的分布,不僅在中國的城市,而且廣泛分布在大陸的邊遠山區和廣大農村,同時還有廣播媒體以及網絡媒體通向中國大陸。從新唐人《熱點互動》直播節目的熱線電話的數據顯示,在大陸除了西藏和新疆之外,其它省份均有觀眾打進熱線直接參與我們的節目。也就是說,新唐人的觀眾遍布大陸各地。

幾年來,新唐人以敢言而著稱,新唐人已經成為大陸觀眾的依賴。正像一位大陸觀眾形容的那樣:「看不到新唐人,就像人呼吸不到新鮮空氣一樣。」

在每個重大的歷史時刻,新唐人電視台為中國廣大民眾及時報導了事實真相。五月十七日,中共有預謀有目地的製造了法拉盛事件,事件發生後,新唐人在第一時間組織人力,對此事件進行連續報導,請專家評論,使中共想利用這一事件攻擊法輪功、進一步毒害中國大陸老百姓的卑鄙陰謀破產。正像一位中國大陸的觀眾反饋說,當看到央視的法拉盛事件的新聞後,一頭霧水,深感困惑,怎麼國外也開始反法輪功了?但當看到新唐人的相關報導後,才真相大白。新唐人的真實報導,無疑是給邪惡的中共以巨大的震懾。

新唐人在正法時期起到了巨大作用,小小平台,凝聚了成千上萬觀眾的心聲。小小平台,成了億萬觀眾的希望。正因為如此,新唐人成了中共的眼中釘,肉中刺,這些年來,中共從未停止過對新唐人的打壓。歐衛事件就充份的說明了這一點。

對於此次的歐衛事件,一些歐洲學員在交流中悟到:邪惡利用歐衛公司總裁的利益之心,關閉新唐人對中國大陸播出信號。其目地很明確就是不讓中國人民知道在中共的暴政之下到底發生了甚麼,從而進一步毒害眾生。這一事件的性質和法拉盛事件是同樣的。可以說是「歐洲的法拉盛事件」。從表面上看,這是一個壞事。但是,如果我們能夠按照師尊的要求去做好「三件事」,我們就一定有能力否定舊勢力的因素在這件事情上的安排,把這件事變成好事:利用這件事講真相,救度那些能夠被救度的眾生。還有的大法弟子說,能否恢復新唐人的對華廣播完全取決於我們的正念有多強,我們的正行是否到位。

二。歐衛事件的結束必須靠整體的力量

隨著正法形勢的不斷推進,在證實法中,我越發感到現在幾乎是所有的大法項目,只靠幾個人做是很難做成的,很多時候是靠大家的配合。師父在《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中明示道:「他們是甚麼心態呢?是寬容,非常洪大的寬容,能容別的生命,能真正設身處地的去想別的生命。這是我們在很多人修煉過程中還達不到的,但是你們漸漸的在認識、在達到。當一個神提出來一個辦法的時候,他們不是急於去否定,不是急於去表達自己的、認為自己的辦法好,他們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辦法的最後的結果是甚麼樣。路是不同的,每個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證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結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們看其結果,他的結果達到的,真的能夠達到要達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這樣想的,而且呢,哪塊有不足,還要無條件的默默的給予補充,使它更圓滿。他們都是這樣處理問題的。」個人理解,越到最後,法對我們的要求越高。在整體的配合上必須達到法對我們要求的那樣,才能圓滿。

二零零五年第一次歐衛事件我們的整體配合至今仍記憶猶新。我們不斷學法,在法上交流,我們知道,從地理位置上看,歐洲自然就是這次戰役的主戰場。我們打破了國家的界限,法國的學員、英國的學員、比利時的學員、德國的學員、瑞典的學員,很多歐洲學員不約而同的走到一起。我們明白,這是給我們講清真相救人的好機會。通過交流,很快所有歐洲學員都動起來了。當時我們歐洲的全體學員,在各自的國家,去給政府打電話,向媒體發邀請舉辦新聞發布會,在民眾中徵簽講真相揭露中共在背後操控的陰謀。並且寫信發傳真,向歐衛的工作人員講真相,讓他們覺醒制止公司上層的錯誤決定。信像雪片一樣寄給歐衛,有來自學員的,有來自民眾的,有來自議員的,當時北美學員也作了大量的工作,最後在美國政府的施壓下,歐衛與新唐人續簽了合同書。在這一過程中,我們深深感到整體配合是多麼重要啊。那股勢不可擋的氣勢,來自哪裏?來自於宇宙更高層次的神的力量,他能讓一切邪惡膽寒。

此次的歐衛事件,自六月十六日至今已過去一個月了。歐洲佛學會在接到新唐人緊急事件處理小組的通知時,立即召集學員開會,交流討論如何行動,找政府議員、大眾媒體、人權組織講真相共同向歐衛施壓,儘早恢復播出信號,以滿足大陸觀眾的要求。特別是在七月十五號,在記者無疆界公布了歐衛公司切斷新唐人信號的調查報告後,一些學員立即投入到了向歐洲議員,向本國政府,向歐衛的員工講真相的工作。

以英國為例。英國的新唐人協調人和員工們不斷向英國大法弟子們通報歐衛事件的進展情況,與大家交流歐衛事件給向可貴的中國人講真相所帶來的困難。交流之後,有西人大法弟子站了出來,擔任在歐衛公司英國分部前講真相小組的協調人。在倫敦,街頭講真相已經有兩個小組了:中共使館前的二十四小時抗議和唐人街的三退服務中心,而且還有很多的大法弟子每週還要幫助大紀元發報紙。這些項目已經牽扯了一些老年退休和一些不工作的同修的大量時間和精力了。如果再加上一個歐衛事件項目是不是人力上能排得開?但是,經過和有關同修的交流與協調,大家都認為歐衛公司前的講真相是必須做的,只是我們再多吃點苦而已。其實,這正是我們擴大容量的一個好機會。擔任協調人的西人同修也說,如果需要我去做,我就去做。他想辦法克服了與不會講英語的同修的溝通困難。從六月底到現在,由於大家的齊心努力,我們的這個項目沒有一天中斷的。除此之外,很多平時不能參與歐衛公司前講真相的一些同修,在斯特拉斯堡歐洲議會全體議員會議期間和巴黎歐衛總部新聞發布會之日,很多英國大法弟子克服了家庭和工作方面的各種困難,奔赴歐洲大陸參加與歐衛事件有關的活動,有的甚至在一週中兩次奔赴歐洲大陸。

在學員們的努力下,歐洲議員們發出了正義的聲音。瑞典駐歐洲理事委員代表團團長及歐洲理事委員會(PACE)副主席林德布勞德先生(Lindblad)致歐衛總裁的親筆信中指出:「(歐衛)必須遵守國際和歐洲的協議,以及自己公司的準則──不歧視、平等對待和尊重媒體多元化的經營,立即恢復新唐人信號的播出。」

通過整體協調與配合,在過去的兩週裏,歐洲學員徵集到九十名歐洲議員的簽名,法國學員徵集到了一百八十多位議員的簽名。在比利時多黨派歐洲議會議員就此事與歐洲新唐人和記者無疆界、國際記者聯盟在歐洲議會舉行聯合新聞發布會,到場的多位議員表示他們將本著歐洲之人權、民主、法治的理念,向歐洲衛星公司施壓,儘快恢復新唐人信號。

三。利用歐衛事件講真相,並在此過程中得以昇華

一位西人學員說,在斯特拉斯堡向歐洲議員們講真相中的最大收穫是,要對著他們的心,他們明白的、正義的,也就是正的一面去講,而只有我們的心純時,我們的念正時,我們的正念強時,我們才能做到這一點。在做講真相的事情時,修好自己是非常重要的。保持正念也是非常重要的,就像師父說的那樣,「金剛不動」。我還悟到,舊勢力的因素時時刻刻都在盯著我們,只有我們走出人,才能真正走在師父安排的路上。

英國的Rob得法只有三個多月,也參加了對歐洲議員講真相。他在離開斯特拉斯堡後說:我看到了我在很多方面的變化:我的態度、我的信心、我的層次和我保持內心平靜的能力等等都有了改善。我相信這些變化的產生是因為我決定在我面對我的一些不良個性和心態時我決心要承受和忍受,並且請師父幫我,我也從師父那裏得到了鼓勵。說實話,因為我修煉的時間不長,我還時常在對師父的信這個問題上掙扎。這次(斯特拉斯堡)經歷大大的加強了我對師父的信,也教育了我,使我相信只要有正念,心態平和,我甚麼事情都能做。

還有一位西人學員在交流中說:第一天在議會裏我們的工作好像不好,我覺得有壓力、怕,不知道應該怎麼向議員們去講真相。在回旅館的路上,我們遇到了一個華人大法弟子。她自己一直在議會外面發正念。她告訴我們,她看到一些BBC記者在等車,她就和他們談話。她還給他們一本《九評》,但是他們不要。她又對他們講真相,他們接受了。我問她,「你對他們說甚麼?」她說,「我就告訴他們中共殺死了八千萬中國人」。我能感覺到她那強烈的正念和慈悲之場。在此之後,我悟到,她的心態很純,她的信息很清晰---就是要救度他們。我知道我第二天應該如何做了。心中抱有一念:我是來救你們的。這就足夠了---師父和宇宙中的正的生命都會幫我的。第二天就大不一樣了。我不去擔心歐衛事件的技術問題了。我悟到向議員們講真相是最重要的。我告訴議員們,「這(新唐人)是唯一不經過濾的向中國播放的電視台。我們的信號被切斷是因為我們的衛星發射商受到了中共方面的壓力……。我們到這裏來是來尋求你們的支持。」「中國人民能看到我們的電視是很重要的,因為這是他們唯一能看到的獨立電視。」

四。歐衛事件進展緩慢的思考

在此次歐衛事件中,通過學員的努力,雖有了一定的進展,但個人覺得這個速度還遠遠沒有達到法對我們的要求。冷靜下來認真思考,就感受到我們整體的氣勢還沒有起來,整體的配合還沒有達到無漏。據一位在第一線講真相的學員說,我們去歐洲議會外請願的人太少。一位議員告訴我們的學員說:「我很想幫助你們,可是你們的力量太弱,發出的聲音太小,不能引起其他議員的足夠重視」。或許是這個原因,歐衛事件在歐洲議會上沒有通過決議案,而有關西藏的決議案就通過了。一位遠道去布魯塞爾的學員,在歐洲議會結束前一天找歐洲議員講真相,效果非常好,但遺憾的是,還有一天歐洲議會就結束了,接下來那些議員要休假一個月。這位學員遺憾的說,不是難做,而是我們來晚了。

在這一過程中,或許是由於我們每個人太忙,而無法顧及到歐衛事件。正因為我們每個人都認為自己忙,而不自覺的在我們中間產生了間隔。這種間隔成為我們不能形成整體的阻礙,更為嚴重的是我們丟失了難得的講真相的極好機會。如果我們整體的配合出了問題,我們沒有形成強大的正念之場,僅憑一些人的努力,是達不到整體昇華的效果,所以,歐衛事件就像我們今天感受到的進展緩慢。

這段時間,當我看新唐人網站登出的觀眾留言,特別是大陸觀眾期盼新唐人那急迫的心情,我的淚水忍不住流下來。為了那一方水土的眾生,我們無法停下講真相的腳步。

歐衛事件不是新唐人自己的事,是對我們整體配合是否達到圓容不破的一個大檢驗。不管怎樣,歐衛事件還未結束,接下來我們將以怎麼的心態去面對?這的確值得所有同修思考。在我們修煉結束前,大法會不斷的給我們修煉的機會。希望我們能抓住每一次機會。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二零零八年華盛頓DC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